她們不到30歲 樂當照顧服務員

「年輕人不做長照」是社會的普遍印象。但台大社工系調查發現,有6成年輕人願意投入長照,2成願意成為照顧服務員。本文採訪兩位30歲以下、長照資歷超過5年的年輕人,一窺他們投入長照第一線背後的故事。

如果沒有目標,你永遠都只能當照服員 八年級居服員 夢想成為「照顧者的心靈講師」
工時長、薪水低、不被認同,是多數年輕人不願投入長照的原因,但對林潔穎來說,這些都不是問題。
長照經驗五年、目前在國內知名第三方預約照護平台「優照護」擔任居服員的林潔穎,平均每天接二~三個案子,日工時約六~九小時,周休六日,月薪大概三萬元左右,案子多的時候,月入四萬元也不是問題。

但年輕人不願投入長照的最大原因,其實是認為這個行業「沒有前景」。

本刊在臉書【愛長照—照顧者聯盟】社團釋放消息,尋找三十歲以下、照顧經驗三年以上的第一線照顧服務員,一一訪談篩選,從中找出兩位照服員。而林潔穎脫穎而出的關鍵,是當記者提出「如果有更好的機會,你會放棄現在的工作,跳到另一個非長照的領域嗎?」大多數符合條件者都回答「不排斥」、「應該會」,但她毫不遲疑回答「不會」。

林潔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彰化縣基督教喜樂保育院照顧智能障礙和多重障礙者;雖然高職念的是和長照完全沾不上邊的美容科,但十八歲就踏入長照領域,其實有跡可循。

時間回到十四年前,林潔穎小學三年級的時候。「班上有一位肌肉萎縮症的同學,他很善良,我很喜歡他。」林潔穎回想,這位男同學話不多、總是面帶微笑,臉色憔悴、但大大圓圓的眼睛很討喜,因為身體不太能動,體育課時總是一個人在樹蔭下,看其他同學玩耍。

「五年級分班之後,我就沒有再聽說他的事了。」原以為只是轉學,沒想到在一次和家人前往靈骨塔祭拜祖先時,意外看到這位同學的名字和照片,「我嚇一大跳,跑去問管理人員『這個人什麼時候來的』,他回答『兩個月前』,我當下就崩潰大哭了,有一種什麼被奪走的感覺。」

面對同學突如其來的死訊,年幼的林潔穎很不能接受,「我是不是能做一些什麼,來延緩(死亡),或讓他在還活著的時候,能活得更快樂一點。」她這樣告訴自己。

上了國中後,因為學校對面就是保育院,學校經常安排學生去保育院當志工,陪伴各種智能障礙和多重障礙的患者。正值青春期,少男少女紛紛退避三舍,只有林潔穎樂在其中,「我同學都覺得很可怕、很噁心,只有我覺得很開心、很有成就感,大家都說我超適合來這裡(工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