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方加LINE、零距離溝通 用醫術把情傳下去

大方加LINE、零距離溝通 用醫術把情傳下去
腸道通行無阻,是每個人一天中要辦的「大」事,無奈研究顯示,一般人便秘盛行率約十五%,老年人更高達二四%~四十%。人生大事不順暢,很容易埋下病根。

台灣每年新增一萬五千名大腸直腸癌患者,發生率高居世界第一,為患者健康把關的醫師,顯得至關重要。出生屏東萬巒的台中榮總外科部主任陳周斌,用最堅毅的個性,不斷磨練、精進、提升醫術,克服每個難開的刀,才能讓患者獲得最好的康復機會。

「人家交給我們,我們要給對方好的結果。」他說。

大學運動撞破視網膜 名醫執刀觸動心靈
生長在純樸的屏東,烈炎讓陳周斌對未來充滿憧憬與熱情,「在我求學的年代,醫學系是非常風光的。」沒有父母打罵、逼迫,一路念書都是自動自發,考上陽明醫學系讓家人萬分驕傲,在親友面對走路有風。

把自己照顧好,成為陳周斌隻身北上求學的首要功課,大一就因為闌尾炎住院開刀,讓這準醫師第一次體認到醫師在患者心中扮演的角色。

從小熱愛運動,陳周斌一直到上大學,都維持打排球的習慣,沒想到大四那年,因為球賽太過激烈,與球友發生嚴重碰撞,造成視網膜剝離。視網膜剝離通常發生在近視六百度以上的患者,以及因為外傷所致,是眼科手術中最為嚴重且難處理的疾病之一,處理不好就有失明的風險,所以每位患者都希望由名醫執刀。

陳周斌被送往台北榮總就醫,手術前先回屏東告訴父親狀況,當時陳父只問了他一句「要不要包紅包?」

「當年是由台北榮總一位非常權威的眼科醫師幫我開刀,他現在依然在公部門負責重要的職務,」擔心對方不願提及這些過往,陳周斌始終沒有透露醫師大名,但言談中聽得出對前輩的景仰與愛戴,「我當時只是個學生,沒有財力,更沒有人脈,」早年想要由權威醫師執刀,患者及家屬必須吃不少苦,也難怪陳父直覺要幫孩子打點好。「還記得求診的時候,醫生只用輕鬆的口吻聊到『陽明的?你是我做的第三個』態度一派輕鬆,一點架子也沒有,至今仍不相信他會親自幫我開刀。」

二次手術經驗,讓陳周斌體認到「手術做得好,能讓患者如獲新生。」成為他選擇外科的第一個契機。一九八五年畢業,當時外科非常搶手,陳周斌成功擠進了這個窄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