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科之光 為病人擦亮靈魂之窗~專訪亞東紀念醫院行政副院長 張淑雯

在台灣,說到醫術高超、救人無數的名醫,一般人想到的不外乎外科、心臟科、腫瘤科醫生等,這種需要開大刀、搶救人命的科別,較容易被神化,也經常是病人眼中的超級英雄。

而說到「眼科醫師」,也許你想到的是「很輕鬆,只要看眼睛,病人不舒服開個藥水就好」、「不用開大刀,和其他科別比起來,執業風險比較小」等。我以前也是這麼想的;直到近距離採訪亞東紀念醫院眼科主任,張淑雯。

張淑雯是亞東紀念醫院行政副院長,也是亞東紀念醫院眼科主任,當醫師超過三十年的她,告訴我三件事;而這三件事,不但顛覆了我對眼科醫師的想像,更讓我明白,為什麼曾經受她醫治的病人家屬會說,「張醫師不但有醫德、醫術,還會醫心」。

不甘心只做別人的妻母 考上陽盛陰衰的醫學院
張淑雯是本刊【良醫臉譜】單元,第一位受訪的女醫師;不是因為本刊偏好男醫師,而是醫界的男女比例,本來就存在明顯的落差。根據最新統計,台灣每十位執業醫師,只有不到兩位女醫師。

更遑論三十年前的醫界了。一九九○年代,全台女醫師只占六%,且「男主外,女主內」的意識形態濃厚,醫學院的各種制度,對「女性」並不友善,也因此造就「陽盛陰衰」的環境,進入醫學院的女生,非常稀少。

五十年次的張淑雯,就是其中之一。

問她為什麼想當醫生?張淑雯的回答「很乖」,但也不是無條件的順從;骨子裡的她,對「女生該有女生的樣子」這傳統道理,並不服氣。

「家裡的小孩經常生病,我媽媽希望,家裡有人當醫生,」張淑雯排行老三,家裡共五個小孩,上有一男一女,下有兩個弟弟,而她,是兄弟姊妹當中,第一個考上醫學院的小孩。

要不是因為張淑雯太會念書,否則現在的她,很可能是國小老師,或是專職的家庭主婦。「我媽是國小老師,她本來希望我念師專,以後當國小老師,」但張淑雯考上北一女,就此與教職擦身而過。

「我爸是電機工程師,他希望我念家政系,這樣以後嫁人了,才知道怎麼相夫教子。」還好,當年不甘心只是「某人的太太」、「小孩的媽媽」,張淑雯選擇攻讀台大醫學系,如今台灣才有這麼一位兼具「醫德,醫術,醫心」的良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