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光城市,找回詩意的影子──Let's Sense Light

當光躁動,心情也會跟著鼓噪不安,在人需要安靜的沉澱時刻,只消幽黑處的一抹光,就足夠安慰。光和美一樣,必須自己感受到了才能傳遞出去,於是,我們開始尋找城市裡的光,像個偵探,發現無事在走路時窺見的影子。

華燈初上,照亮內心的暗室,你回憶起童年舊時的小巷,在夕陽逐漸西沉時染上的幾道陰影,宛如日本作家谷崎潤一郎在《陰翳禮讚》所言,「當人們將那冰涼滑溜的羊羹含在口中時,會感覺到室內的黑暗宛若化作一顆甜美的方塊融化於舌尖,即便原本不怎麼好吃的羊羹,味道也會因此增添幾分異樣的醇厚。」日本人將白米飯盛入黑色漆皿中漾出珍珠光澤,讓食材顯得更彌足珍貴,心生感激,這便是光與影的美學,深深影響人類的感知感動。這次,我們步上府城台南,在古廟裡找到人們對光的感激;設計者為國際照明設計大師周鍊,他以光掃去幽瘖與暗沉,添補更多台南人對神靈的人文思量。

切換光影的記憶開關
你第一次對光的感動,是日與月,還是一盞老油燈?明或暗其實是相對的,在颱風襲擾斷電的夜晚,小小一盞燭火就足以燃亮老屋的一角,人的身影隨著燭火晃動;電來了,日光燈的強光從燈管噴射出來,將室內照得明亮刺眼,眾人歡欣重獲光明,但那珍貴的安靜片刻,也隨燭火光影的消逝而消失。周鍊想起在小學五年級時遇到的那場颱風夜,記憶是黑白的,唯有燭光與影的畫面明亮靜美。

數十年後,周鍊在紐約成為獨當一面的照明設計家,曾參與美國紐約自由女神像、中央公園、馬來西亞雙子星塔、北京頤和園等重要地標的照明規劃。這次返台與中光電基金會合作主持「感光台南」計畫,穿梭府城七寺八廟的傳統巷弄中,又回到兒時對光的感動。藉由他的手,台南「風神廟」創造有別過往的面貌,關閉不必要的光源、重新配置,讓莊嚴與溫暖圍繞寺廟四周,像那夜颱風天的燭火,深刻人心。

有感,而光
「感光城市」是一項長遠的、欲以光美學點亮各個城市的計畫。中光電基金會在2012年以「感光台北」、「感光台南」兩大計畫出發,前者邀請照明設計師賴雨農聚焦提升民眾對「光」的自覺與意識,帶領學員走上街頭觀察城市光影並「思考光」,而後者則更深入台南光環境改造,並延伸計畫到2013年,以定點的光環境示範作為反思的範本。「風神廟」只是個起點,近期周鍊與當地文化界人士將在台南實作出永久光改造,帶來「視覺再啟蒙」的光影張力,也讓莊嚴的寺廟空間擴大夜間功能,不再只有白天拜拜、晚上睡覺的古都寂寥。

「還記得那40瓦的四個燈泡垂吊在教室,下午,太陽慢慢降了下來,燈亮,我看見自然光與人造光的交界。」從雕塑跨界到照明設計的周鍊認為,光是慈悲、智慧的層次,是可以讓人安靜下來的力量。在人工照明太過便利的現代,人們逐漸淡忘自然光給予的啟示,而如何以「不過度氾濫」的光設計創造提升「有感」美學意識的光環境,是最詩情畫意的計畫目的。

周鍊擅長以人的關係與美食,來比喻光在生活中的份量。「燈太亮,就像是一群人之中有幾人脾氣暴躁,弄得大家很不安寧!如果他肯降低姿態,大家都舒服。從照明的角度來說,有強光就會有死角,並不是好的光線。」時下流行五彩炫目的LED設計就像是「吃太飽」,缺乏掠影浮光的「減法」美感。如今,光已經不是為了「看得見」而生,而是為了生活人文的品質加分,古人多為此吟詩頌揚,如蘇軾的〈夜遊承天寺逢張懷民〉一詞中寫道,「庭中如積水空明,水中藻荇縱橫,蓋松柏影也」,巧妙地把月下松柏的影子看作了水中藻荇。下回,多觀察身邊的光影關係,連一盞路燈都別錯過,那才是離我們最近、連結最深的環境藝術。

〈感光台南〉計畫
STAGE 1 感光
目的:在地探訪,資料蒐集
時間:2012年8月至2012年10月。基金會團隊拜訪台南市文化局、當地文化工作者與居民,傾聽他們對台南光環境的想法,並組織「台南在地觀察隊」,以一個半月時間深度紀錄、觀察當地廟宇環境與居民作息,作為後續光環境改造之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