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住相機與筆的,是炙熱的心 ─ 報導攝影者關曉榮X林怡廷 (上)

1985年創刊的《人間》雜誌,
揭露了許多不為人知的真相、打開了許多卑微的角落。
這種報導攝影的形式,不僅僅是介入社會,更撼動了人心。
二十幾年過去了,媒體形式日新月異,但報導攝影卻顯得日漸沉寂。
《人間》創刊號的封面故事報導者關曉榮,與剛開始嘗試報導攝影的林怡廷,
他們如何思考手上握住的相機和筆?
面對時代的轉變,他們又是如何看待自己?

握住相機與筆的,是炙熱的心 ─ 報導攝影者關曉榮X林怡廷 (上)
關曉榮

1949年生。曾任《人間》雜誌攝影顧問,並於《人間》雜誌發表「2%的希望與掙扎」(八尺門系列)及「蘭嶼報告」。亦曾任職於《時報雜誌》、《時報新聞周刊》、自立報系等媒體。後期將重心轉為作育英才,曾擔任臺南藝術大學音像藝術學院院長、音像紀錄研究所所長。作品包括:報導攝影集《尊嚴與屈辱.蘭嶼.1987》、《八尺門手札》;紀錄片:《我們為什麼不歌唱》、《國境邊陲1997》等。

握住相機與筆的,是炙熱的心 ─ 報導攝影者關曉榮X林怡廷 (上)
林怡廷

1979年生於台北,政大廣電系畢。曾三進三出《天下》雜誌,擔任過網路美編、行銷企畫,也做過精品線廣告業務,但始終對行銷業務以及主流媒體的本質抗拒。06年拿起父親的老相機後開始拍照,07年離開《天下》後赴法進修,轉型自由文字工作者,期間多次在中國及歐洲遊歷。目前為香港《陽光時務》的台北特派記者,結合文字報導與攝影,發表蘭嶼核廢之島、台北都更影像紀錄等專題。

時間拉到今年的2月20日,這是蘭嶼睽違10年之久的抗議,為的是二十幾年來的同一訴求──將放射性核能廢料遷出蘭嶼。那些為台灣點燃「進步」動力後的殘餘,那些台灣島民眼不見為淨、遺害萬年的核廢料,從1982年起便被傾倒在這塊純淨小島上,汙染了達悟人(昔稱雅美人)的土地、改變了他們生活方式,帶來了無止盡的恐懼與憂傷。而政府原本給予的遷出承諾,也毫不意外地跳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