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書法家何景窗】讓生活小事成為筆下一扇扇風景

「細細刷牙 慢慢洗澡 好好睡覺 靜靜生活」、「晚安 夢到我」……何景窗總能在一筆一畫揮毫間,勾勒描繪出屬於他獨特風格的作品。不論貓狗朋友或是社會地球,都能成為筆下一扇扇風景,在他獨特的字體、時而幽默時而溫暖的字句下,生活小事以溫柔姿態綻放,深刻記憶。

何景窗與文字的淵源,自小時候讀家中水果箱開始。電視兒童的他,第一份工作是廣告文案,這份工作鍛練他在有限字句中捕捉人性、表達想法。當年紅極一時的「飲冰室茶集」系列,正是所屬的團隊代表作,四年廣告公司經歷所摘下的廣告獎項不可勝數。生涯規劃漸漸感到迷惘的時候,他選擇回學校念書、繼續文學創作,並考取南藝大音像藝術管理研究所,想不到因此遇見董陽孜的書法作品,創作方式受到啟發。

【專訪書法家何景窗】讓生活小事成為筆下一扇扇風景
「未曾想過自己會走向結合文學與書法藝術創作的路。」他說,「以前寫詩,電腦打字只能吸引有閱讀習慣的人。當我開始使用書法,原本習慣圖像式思考的人也注意到了,出現很多沒有想到過的讀者。」

英國旅居時期,他持續研究不同展覽型式,並逐漸形成屬於俱有個人風格的字體骨架。此外,因為長時間使用英文,久而久之,連帶影響了自己的中文文法,「透過另一種語言、文法的檢視,你才會去思考平時是如何使用自己的語言。」

「背包裡有一張都市氣味繁複錯植的地圖,一枝毛筆,一盒墨水,一捲紙」,他在自述中這麼寫著。或許來自創作者共有的特性,何景窗對於日常生活感受也極為敏銳,因此任何感受總有放大效果,快樂是十倍,傷心時亦然。每當這種時刻,創作就成了他的出口。去年,心愛的貓咪離開,為了宣洩悲傷,他的臉書專頁發佈量暴增──「我們會在一起很久很久 直到有一個人先走了 另一個人想念 然後也走了」,一幅幅沒有間斷的書寫,都是數不盡的思念。

「我可以到對面公車站寫字嗎?」訪談進行到一半,他突然提議。雨滴滴落落,天氣酷寒,他有感而發。於是在寒冷的台北早晨,他在信義路上的公車停靠站,寫下了一首關於台北、關於雪,也關於流浪貓狗的即興詩。

【專訪書法家何景窗】讓生活小事成為筆下一扇扇風景
「我們都在尋找出口,」在公車站寫下最後一個字的何景窗說道,「生活中總有一些事會打到你的心底,打到的是今天,不是昨天,也不是明天。我們都有各自記憶當下的方式。」

何景窗
1976生於台灣高雄,祖籍河南/左營。2002年台南藝術大學就讀時受董陽孜與熊秉明啟發,著手將文學和書法結合。07〜10年旅居英國倫敦期間進行深度歐遊,隨身攜帶毛筆、墨水和宣紙。將旅途所感提筆寫作「即事詩」,並進行「即處展」,開啟了書法的全新樣貌。曾獲梁實秋文學獎、教育部文藝創作獎、時報文學獎人間新人獎。著有散文/書法作品集《想回家的病》。

【專訪書法家何景窗】讓生活小事成為筆下一扇扇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