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岸貿易自由化浪潮襲台/愛恨ECFA 從雲林縣窺見台灣

前言

第四次江陳會十二月二十一日登場,兩岸雖異口同聲強調這次江陳會不會討論ECFA,然而,ECFA二○一○年簽署態勢已如山雨欲來。對此感受最深、愛恨最分明莫過於雲林縣民,雲林不僅是農業大縣,同時還是台灣石化業重鎮。雲林縣民怎麼看ECFA,其實就是台灣人面對ECFA態度的縮影。

對六十三歲的雲林縣莿桐鄉的蒜農劉木和而言,連二十六個英文字母都不認得的他,ECFA(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等於是「恐懼」的代名詞。

儘管政府已經再三保證,簽了ECFA之後,在一定期間內,絕對不會開放中國農產品進口,然而,政府的保證卻一點也無法讓劉木和安心。「開放後我等於死路一條!」他斬釘截鐵地說著。

面對中國蒜頭的進口,劉木和有著一種既自信又憂心的複雜情緒。他驕傲地說,中國蒜頭不嗆不辣,嚼起來口感又差,與台灣蒜頭品質差太遠了。不過,中國蒜頭平均每台斤的生產成本僅新台幣五元到六元,而台灣蒜頭每台斤的成本,即使在良好的氣候條件之下也高達新台幣十六元以上,幾乎是中國蒜頭的三倍以上,成本的絕對弱勢,讓劉木和對中國蒜頭坐立難安。

逆勢苦撐/蒜農耕田三甲 月入一萬元

六十三歲應該是享清福的年紀,劉木和與老妻不僅死守三甲的農地(一半自有、一半租來)每日辛勤地耕作著,生活的重擔壓得他絲毫不曾有過退休的念頭。

劉木和大兒子在台北擺攤賣衣服,育有三名子女;二兒子在雲林當送貨員,育有二名子女,每月薪資僅二萬元出頭。二個兒子由於自身生計壓力沉重,不但無法寄錢孝養父母,甚至孩子繳學費時還得靠劉木和夫婦接濟。

劉木和種植的面積雖然廣達三甲,其中一甲種蒜頭,其他種稻米,偶爾也種植一小部分的蔬菜,但每年產值僅約新台幣四十萬元,扣除所有成本後,劉木和說,他每年約賺進十二至十五萬元淨利,等於每月約一萬元出頭。「阮夫妻很節儉,一萬元夠用了,甚至還可以存給兒子與孫子花!」他苦笑說。

簽了ECFA後,如果有一天政府真的以零關稅開放中國蒜頭進口,到時候該怎麼辦?劉木和沉思良久後回答:「種的米與蒜頭如果有一天真的賣不出去,種給自己吃總可以吧,這樣至少不會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