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變台北:很「醜」卻很酷 灑脫樂活城

表演工作坊創辦人賴聲川這幾年把戰場搬到對岸,一齣齣從台北開始的舞台劇「暗戀桃花源」、「那一夜,我們說相聲」,攻克北京、上海、廣州、貴州……,所到地方,處處爆滿,觀眾反映是「笑完會想哭,哭完會想好好回味一下」。

創作養分來自台北盆地,賴聲川無疑是台北文化的一份子,多元而精緻。

就像最近從北京又將紅回台北的「這一夜,Women說相聲」,裡頭融入黃梅戲、國劇、揚州小調、西北小調,甚至蒙太奇式的轉換。如同台北的多情風貌。

十二歲從美國搬回台北,居住在中山北路三段,四年級的外省第二代長期浸泡在美軍酒吧、盜版唱片行的國際化氛圍裡,讓他不折不扣活出台北人的見多識廣,灑脫與自在。

賴聲川這位在余秋雨眼中最懂得彈撥群眾心弦的創作者,如何看待北京與台北這兩個城市?他又如何詮釋台北這個被低估的城市?以下為專訪摘要。

台灣其實在兩年前就來了一群富豪團,像北京的地產商萬科總裁王石都來了,我有機會帶他們去一些地方。

從台北往淡水的路上,只有半小時,我帶他們去台北藝術大學,之後再到關渡的山下看和信醫院。

在台北藝大,他們看到學校裡的音樂廳,居然一個只有一千名學生的學校能有音樂廳,他們於是覺得自己的中央技藝學院或美術學院做不到,而台灣的學校能辦得如此精緻。

他們對和信醫院的印象更深刻。他們覺得比史丹佛醫院強太多了,漂亮又人性化。

於是,富豪團小聲地偷偷問我,「來這裡看病的都是哪種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