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呆」健保將讓人民背債兩千億

二代健保改革實施上路一年,果然讓健保署荷包滿滿,今年結餘共超過八百億元,其中貢獻最大,爭議也最多的就是補充保費。有人形容它是「惡」代健保,是窮忙族與非典型就業的剝皮寮,健保署卻說實施滿意度達八成;打著公平旗幟的健保到底讓誰掏了錢?又有誰獲利?你,真的懂補充保費了嗎?

全民健保到底是社會福利 還是社會保險?

「趴呆」健保將讓人民背債兩千億
滕西華表示,政府不增加公共投資,反而拿去增設自由經濟示範區、國際醫療服務中心,完全是緣木求魚,診斷錯誤還亂投醫,簡直是毒藥!(黃瑋瑜/攝影)

二代健保政策實施的旨意是否與原先背道而馳,有必要從一代健保談起。一代健保開辦時就是因為「吃緊弄破碗」,倉促上路以致弊病叢生,其中,財務危機正是二代健保補充保費制度實施所要解決的重點。
二○一○年行政院提出二代健保(家戶總所得)修法草案,卻因該制度建構於綜合所得稅基礎上,可能發生扣繳及結算程序繁複、行政成本龐大、結算時點延宕、家戶狀況變動頻繁、財源較不穩定等情形,在實務上難以施行在立法院被推翻。

「當初在提出這個概念時,因二代健保爭議條文高達二十六條,適逢選舉敏感時刻,國民黨擔心這些條文爭議大到可能影響五都選舉,就急著送出委員會。」於是,二代健保就在一個抗議的狀態,而不是表決的狀態下通過了,前民進黨立委、民間監督健保聯盟召集人黃淑英無奈說道。

「這個事情國民黨立委應該要負很大的責任,應該要倒閣的!」督保聯盟發言人滕西華抨擊健保政策一向不遺餘力,她怒指當初贊同家戶總所得制的委員們不但不倒閣,結果等到立法院通過現在的二代健保版本,才在外面罵說「兼職所得不要課,放過那些可憐的打工族」,實在荒謬。

補充保費的費率不符合社會保險精神,其結構也不符合公平正義,形成水平與垂直的不公,一樣賺新台幣、一樣要繳健保費,要負擔的保費義務竟不同。

當年衛生署抱持著「寧願錯殺一百也不要放過一個」心態在收補充保費,以達到有錢人多負擔一些健保費的公平原則,結果炒樓、炒房、炒股不必課徵,利息、股利和兼職所得卻要課徵,抗議聲滿天飛,這些早就可能衍生出來的問題,立法院和行政院都不知道嗎?還是明知道卻存心拿弱勢人民做實驗?

衛生福利部部長邱文達表示,起先看二代健保改革內容時,也和民眾一樣覺得「怎麼會搞這種東西?」仔細了解後才發現,補充保險費是很公平的制度。「二代健保是很多的觀念的組合放在一起,是一項重大的改革,不只是補充保費,對弱勢有更加優越的待遇,這是台灣健保獨一無二的地方」。

他解釋,過去健保費是只收薪資,大老闆付的保費約只比員工多一些些,收入比較高的人大概只有三成是薪資,其他有七成是屬於額外所得,補充保費就是把這些額外所得分成六大項去課徵。「雖然大家罵得半死,但其實是收不到多數族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