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算證所稅應是解決爭議的最佳方案

政府復徵證所稅以來爭議不斷,台股量能萎縮欲振乏力,導致證交稅短徵五百五十億元,各方要求廢除的聲浪四起。近日立法院財政委員會初審通過財政部版證所稅修正方案,顯見證所稅是修定了。問題是何時修?怎麼修?

各國課徵證所稅 台灣跟進?

有所得就要課稅,乃所得稅課稅的基本精神,加上目前證券交易所得不課稅者僅台灣和中國大陸等少數國家,香港和新加坡也只對非經常性交易所得者免稅;日、韓則採分離課稅,以較低稅率課徵;歐美各國都併入個人綜合所得,採累進稅率徵收。為回應社會上對於縮小貧富差距之呼聲,為此次財政部稅制改革的根本理念。

設算證所稅應是解決爭議的最佳方案
林建甫主張設算證所稅,表示既然證交稅已含證所稅,就沒有廢的問題,而是檢討調整。

立意雖良善,但未經充分討論,即倉促決定成案。所有版本都是以急行軍方式進行,沒有沉澱的思考、充分解讀,及預測市場的反應。當市場成交量大幅萎縮,還一廂情願存在先求有再求好的心態。依財訊周刊公布的一份證所稅民意調查,結果顯示有八九%的立委認為證所稅應該被檢討,六七%民眾要求廢除或修改。此外,從這次調查中還可以發現,在證所稅開徵後,有近七成的投資人在台股「減量」、甚至退場,近六成的投資人另闢戰場、投資海外,這對國家整體發展相當不利。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也沒有白受的折磨。一年來證所稅的教訓,該做出檢討、給個交代。

證所稅四大問題所在

首先,忽略台股特性。回憶歷史,民國六十二年台股交易熱絡,財政部首度開徵證所稅,政策一出,台股指數由五百餘點回跌到兩百餘點。但在人頭戶猖獗,且當時還未全面電腦化交易、稽徵困難下,政策草草收場,財政部在六十四年底再度停徵證所稅。民國七十七年財政部再度宣布復徵證所稅,當時的財政部長郭婉容信誓旦旦,強調在電腦化交易後,稽徵技術不成問題,政策一出,台股無量崩跌十九個交易日,投資人罵聲四起,一年多後,復徵證所稅再度喊停,併入證交稅,而證交稅則從千分之一點五提高到千分之六。顯然財稅人員並未記取歷史教訓,忽略民眾對課徵證所稅的恐懼與排斥。

此外,台股結構散戶居多,與國外法人為主不同,台灣市場太敏感,儘管近十年來,外國機構投資人進入台股市場,也僅約四分之一,效法國外課徵證所稅也不一定適宜。

其次,證交稅中已隱含證所稅的內涵。國內法人證所稅已經納入最低稅負制,這部分已經做得蠻好;境外法人全球主要國家也都免徵證所稅,因此我們採用全球主要國家課徵個人證所稅稅率與證交稅稅率(或稱印花稅)為分析對象。

美國個人的證所稅併入綜所稅,稅率為一五%~三九.六%,虧損部分可扣抵;日本則分為買賣上市股票和買賣非上市股票兩種,個人買賣上市股票課徵一○%的利得稅,買賣非上市股票的話,課二○%的稅,虧損的話就不用納稅,美、日皆不課證交稅;新加坡、香港原則上免課證所稅,僅對近似營業行為之投資人課徵,至於股市印花稅香港和新加坡買進和賣出合起來皆為二%,但若是透過集保電子交割者新加坡可免課股市印花稅;韓國證所稅採分離課稅,稅率視條件課一一%、二二%及三三%的稅率,KRX和KOSPAQ交易的股票分別課一.五‰與三‰的交易稅;英國證所稅一般是一八%,高所得則為二八%,並針對證券交易課徵五‰的稅率。

由上述資料,除英國外,我國證交稅高於其它國家。從租稅觀點來看,當年前財政部長郭婉容停徵證所稅後,證交稅率從千分之一點五調高到千分之六,現雖已降到千分之三,仍隱含證所稅的內涵。如欲針對證所稅課徵,則同時亦應將這些本已含有證所稅意義的部分予以還原,否則便會有重複課稅的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