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共產黨 只是討生活的外勞

  • 遠見雜誌 |
  • 分享
1957年生的張君齡(化名),2015年從台灣中部一所國立科大退休,但晚年得子的他,退休時孩子還小,而教授年金也因年改而大幅縮水,導致他前往大陸尋找第二春。

每次,只要有朋友知道我在大陸的大學教書,都會語帶狐疑地問:「為什麼要到大陸?留在台灣不好嗎?」

這樣的口吻已經算客氣了。有一次,我休假回台灣,和念國中的兒子為了一點小事鬥嘴,他終於按捺不住,將這幾年對我到大陸工作的「不認同」傾洩而出,指著我吼:「你這個共產黨!」

我氣急之下,呼了他一巴掌,忿忿地回:「我還不都是為了你和一家子未來的生活!我60歲了,再教也沒多久了,我不去大陸,靠著台灣愈來愈少的退休金,還能養你多久?還夠過我的下半輩子?」「聽清楚了,我不是共產黨,我只是個外勞,頂多就是個『高級』外勞。」

我不是共產黨 只是討生活的外勞

以為不必煩惱退休 沒想到18%會不見

三年前,我從台灣一所國立大學退休,而目前在華中的大學任教,並且還幫忙該校籌建一個新的學院。

由於目前台灣大學教授來大陸授課議題,正值敏感時刻,尤其我還在領月退俸,更得小心遭到清算,我很擔心退休金會化為烏有,所以,容我匿名受訪。

大學畢業後,我留校擔任講師,工作多年後到英國拿博士學位,回台當副教授,後來某國立大學挖我當系主任,也順利升上了教授,直到2015年才辦退休。

我剛開始在台灣教書的時代,可以說是最美的年代,從沒人想過,將來18%會不見,所以50歲前,我也以為我不用為退休生活煩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