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故事】賤藥傷身! 二代健保喊漲,健保藥價連七砍,藥費支出卻更多

12年來,健保局共砍掉572億元的藥費,但整體健保藥費支出不減反增,還出現藥比糖果便宜的不合理怪象!應該「以藥治民」的健保局,如今卻「以藥養醫」,放任藥價黑洞吞噬國民健康,圖利財團法人醫院,更侷限本土製藥產業發展的方向。二代健保明年上路,藥價政策非修不可,請給病人吃最有效的藥,而不是藥價差最大的藥。調漲保費對健保財務改善有限,解開醫院醫生、藥廠業務、健保局的三角習題才是當務之急。

你相信嗎,當你身體不適看完醫生,遵從醫囑服藥,但吞進去的一顆藥竟然比一顆糖果還便宜;萬一你必須躺在醫院裡吊點滴,可是一瓶直接打進你靜脈血管的注射液,也比一罐可樂還廉價!
這是被全世界讚譽有加的台灣健保奇蹟,也是天天嚷著不調漲費率就會倒閉的台灣健保。
「藥比糖果便宜」這件事,用常理判斷,明顯不合理。但問題出在哪裡呢?
在自由經濟市場中,大量生產可以降低單價是簡單易懂的道理。但糖果和可樂任何人隨時隨地想吃就吃、想喝就喝,藥卻祇有「病人」才需要吃,食品和藥品兩者市場規模天差地遠,而且藥的製程比糖果、可樂複雜許多,弄不好還會出人命。可是在台灣健保制度下,攤開給付藥品參考價,一顆零點幾元的藥比比皆是。

藥價差

醫院最主要利潤!

一九九五年健保開辦初期,藥品費用一年約二百億元,但現在藥費支出已高達一千一百多億,約占健保支出二五%,超越美國的十五%。其中,一九九九年到二○○八年這十年間,台灣健保藥費由八○三億元暴增為一二五一億元,成長五六%。但健保局自二○○四年第一次實施藥價調整後,十二年來也砍了七次藥價,一共砍掉五七二億元。這亮麗的數字,成就了健保局的「績效」,但整體健保的藥費支出卻還是愈砍愈多。為什麼呢?
台灣每花掉一百元的藥費,其中就有七十六元是用在重大傷病及門診慢性病患者身上,隨著老年化社會到來、壽命延長,癌症、精神病、洗腎、高血壓、高血糖、高血脂等疾病的藥費支出大增。再加上健保給醫生看診的專業報酬偏低,不管科別或大病小病,一次門診的診察費點數祇有二二八點(健保給付約二百多元),而美國神經外科醫生是二七○「美元」,是台灣的三十倍之多,也難怪會發生大醫院住院醫師年終獎金祇有三萬元的狀況。
因此,健保給付制度就誘導了醫院行為,「藥價差」成為台灣各醫院最主要的利潤來源,醫院、醫生為了多拿一點健保給付,常會多開一點藥給病人吃。所以就整體而言,藥品的「價」雖然下降,「量」卻增多了。

學名藥

本土藥廠削價競爭賺微利

當「以藥養醫」成為醫界通則,「藥價差」也成為醫院採購藥品最重要的原則後,醫院一定會依採購量大小、交貨地點、付款條件……,傾全力向藥商殺價,以得到優惠的價格,或大量贈品與折讓。而必須負擔高額新藥開發成本、臨床試驗費用和後遺症索賠的國際藥廠,競爭力就遠不如祇做學名藥的本土藥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