凝結‧茶香的空間

一大清早,大溪老茶廠的製茶師傅就開始工作了。從茶園裡摘採的茶菁,經過一夜的萎凋,依著工序進行炒菁、揉捻、乾燥,不同的階段散發不同的香氣,從淡淡的青草味,到乾燥後空氣中的濃郁香氣。這個凝結茶香的空間,至今還繼續訴說著台灣「茶」的故事。
凝結‧茶香的空間
隱身在桃園山區的「大溪老茶廠」,融合了中、英、日建築風格。外型參考自印度阿薩姆茶廠的挑高式建築,內部請日本設計師操刀,並結合了台灣工兵的施作技術。 (林格立攝)
順著桃園大溪山區的兩線道直上,拐進復興路的小巷,映入眼簾的是一棟外形挑高、幾乎整個立面都以窗為牆的水泥建築。灰藍色的窗櫺襯著天空的蔚藍,在山區清一色的綠意中,給人一種柳暗花明的驚喜。1899年,日本三井合名會社來台開拓茶園,1926年,在角板山興建製茶工廠,這棟建築因之在台灣紅茶史上留名。

融合中、英、日建築風格
台灣紅茶真正被發揚光大是在1895年日人來台後。當時,烏龍茶外銷主要由洋行把持,包種茶則掌控在台灣茶商手中,紅茶是後起之秀,在日本企業的主導下異軍突起。當中最主要的日商企業是三井合名會社,其創立「日東紅茶」品牌,外銷歐美、打響名號。三井合名會社的茶園及茶工廠遍及北台灣,角板山工廠(今大溪老茶廠)是其8座製茶工廠之一,在當時屬新式、機械製茶的現代化工廠。1928年茶廠引進6台英式傑克遜揉捻機後,開始投入大量生產的行列,那時茶廠日夜分三班趕工,一日粗製茶的製造量可達5,000斤,年產量可達600萬英磅,見證了台灣茶葉的黑金時代。
凝結‧茶香的空間
老機器上生鐵外塗的藍漆,與門市櫃台後方的牆壁同色系的青藍色相呼應。
凝結‧茶香的空間
二樓東西向的立面以窗為牆,可90度旋轉的窗戶導引氣流通風散熱,是建築借力自然的一環。
1946年,角板山工廠更名為「大溪茶廠」,出產的茶葉持續為台灣賺進不少外匯。但好景不常,1956年,一場大火讓廠房付之一炬,所幸茶廠地處老蔣總統來回角板山行館必經之地,發現不見熟悉的茶工廠,詢問原委後,老總統下令全力修復。
與舊茶廠的鐵皮建材不同,重建的茶廠是磚造混合檜木屋架的建築體,比原來的小了三分之一,外形是參考自印度阿薩姆茶廠的挑高式建築,內部則請日本設計師操刀,並結合了台灣工兵的施作技術,重建後的大溪茶廠可說是「中、英、日三國、三種文化的融合。」台灣農林股份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劉玲珠表示。

聰明綠建築
大溪老茶廠的空間設計更聰明的引自然入室,「這棟建築在當時就已經有綠建築的概念了」,劉玲珠說。
當時製茶已步入量產的時代,大批的茶菁不可能採用日光萎凋的方式進行,所以當初老茶廠設計二樓空間為萎凋區,一樓則是倉庫和製茶區。萎凋的作用在於讓茶菁水分蒸發,使茶葉柔軟,方能進行揉捻的工序。利用熱空氣上升的原理,當一樓製茶區的機器(如乾燥機)運作時,產生的熱能則透過天井竄升到二樓加速茶菁萎凋。
不只是將機器產生的熱能再利用,二樓萎凋區的南北向牆面各設有4座皮帶動力通風扇,可吸入室外空氣產生對流,亦可配合季節季風調整開關,保持萎凋區氣流的平穩。東西面則是可90度旋轉的窗戶,可導引氣流進入室內,並配合通風扇排出熱氣與溼氣。大溪老茶廠店長萬光久解釋著,穩定的氣流能確保茶葉的品質,氣流如果混亂不一,茶的品質就會被影響。製茶師藉此調節萎凋區的溫度,亦可說是借力自然的典範。
凝結‧茶香的空間
昔日製茶區的一隅變身為門市區,以自屋頂垂吊而下的紅色電線搭配鎢絲燈泡,透露著低調奢華。
萎凋完接續的工序是揉捻,揉捻能改變茶葉細胞的型態,讓茶汁黏附在葉面上,沖泡時茶葉的菁華方可迅速釋出,是茶湯甘甜與否的關鍵。萎凋後的茶菁順著二樓地板上的投茶孔,投入一樓製茶區的6台傑克遜揉捻機中,直接進行揉捻作業,如此又省掉一趟人力搬運的工夫。
儲存茶的倉庫則選在一樓另一側避開太陽直射的角落,牆面上下安設有孔洞利於通風,為防止蟑螂、老鼠竄入,孔洞裡設有紗網、鐵網,層層保護。
從這棟老建築的種種細節,讓人見識到日本設計師如何「適地適性」的運用自然。而後台灣農林接手,茶廠雖因產業蕭條閉廠了15年,但在2010年台灣農林決心修繕整建老茶廠,劉玲珠說:「『台灣農林股份有限公司』的英文名是TAIWAN TEA CORPORATION,如此更讓我們有使命感,思考如何把這個牌子再次擦亮。」

風華再現
2013年,老茶廠重整後開幕,委請擅長利用建築與自然對話的設計師曾志偉改造老茶廠,以「風華再現」為主軸,而「保留」是兩造雙方最基本的「共識」,空間則區分成製茶區、門市區、茶書室、閱讀區、文物區、靜水餐廳(新建)。
茶廠以低調的灰藍為主色,靈感來自二樓、帶有歲月感的灰藍色窗櫺,及製茶機器上生鐵外塗的藍漆,門市櫃台後方的牆壁也刷上同色系的青藍色,佐以自屋頂垂吊而下的紅色電線搭配鎢絲燈泡,在昏黃的燈色下,展現低調中的奢華。
還有許多空間的細節被保存下來,讓人駐足回想昔日茶廠製茶的光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