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修」無類 紙質文物修裱專家

「蠹魚是吃書的,你書要夠多就會來吃,書多了以後,我不是主人,我要侍奉這些書,每天看每天整理,所以我是蠹樓僕人。」吳哲叡認為,光有修復的技術還不夠,必須不斷地閱讀與研究來延伸學習,並透過團隊無私的分享,讓創意加成,將技術傳承下去。

走進大師的工作室,牆上有他獨創的永久春聯,「這永遠不會壞,後面是油畫布,油畫布上面刷壓克力顏料……」吳哲叡興奮地介紹他的創作。環顧四周,有字畫、有手作的復刻手卷,甚至是拓片,可見他涉獵之廣,已超過一般裱褙師傅的興趣範圍。現任台北市文獻會顧問的他,是怎麼樣的機緣,讓他一頭栽進裱褙與修復的世界,這要從他小時候說起。

有「修」無類 紙質文物修裱專家
吳哲叡正聚精會神的進行修復工作。


耳濡目染下的身教
鮮少人知道,吳哲叡的爺爺是台灣早期歌仔冊的知名作家梁松林,梁氏是台北萬華人,編寫歌仔冊數量為全台之冠,最著名的是1936 年前後,由台北周協隆書局連續發行的《三伯英臺歌集》(共55 本,各本另編歌名)。因為他是入贅,所以生的第一胎要跟太太姓吳,也就是吳哲叡的父親,全盛時期在萬華西園路一帶,至少有20間房子。
但擁有一個才氣縱橫的爺爺對他們家並沒有多大的幫助,因為梁松林後來沉迷於賭博與抽鴉片,敗光了家產,晚年窮困潦倒。因此,吳哲叡的父親從小就告誡他:「你看看你爺爺,賺了那麼多錢,到後來也是沒有。你是我的小孩,我選擇不貪污,那你們就窮一點,跟著我這樣過。」
服務於中央魚市場的吳爸爸,每天清晨1時就要去上班,到10點多回家休息,一有空就看書、寫字,他常跟吳哲叡說:「做你喜歡做的事,做到鞠躬盡瘁,全力以赴後還沒有成功,那就認了。」當時吳媽媽在家幫人訂做女裝,他從旁看著媽媽幫人打版、縫紉,訂做衣服。從小功課不好的他,在當時萬華龍蛇混雜的生長環境,如果說沒有學壞,很大一部分要歸功於父親的正直與勤勉,而他的好手藝,則是傳承自媽媽的一雙巧手。

有「修」無類 紙質文物修裱專家
吳哲叡親手仿製出中國古代的「龍鱗裝」,舒展時,各頁疊積如鱗狀。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吳哲叡進入格致中學就讀後,上課以外的時間,就跟著在復興美工念書的好友,一起製作當天的作業。當天老師上什麼,朋友就會回來跟他分享,而且常常是做到半夜2~3點才結束。吳哲叡笑說他朋友在學校術科成績非常優秀,一半要歸功於他的協助。但是對他來說,這段期間的學習,奠定了他日後對於調色與色彩運用的基礎。
畢業後,喜愛文具的他,去文具行幫忙送貨,直到入伍當兵為止。沒想到一退伍,文具經銷的老闆叫他回去上班,但這次不是送貨,而是請他當業務。原來吳哲叡在送貨時,不只是貨送到簽了就走,還會主動跟店家聊天,觀察是否還缺什麼,有時還會寫訂單回來。這讓老闆很訝異,因為從來沒有送貨員還寫訂單回來的。吳爸爸跟他說:「你天生就是做業務的,這是遺傳到爺爺八面玲瓏的個性,所以才有辦法打下一片天。」
做了文具業務2年後,發現自己還是比較喜歡做衣服。一開始不知該如何做起,就先從賣服裝雜誌開始。用賣服裝雜誌給服飾店的機會,趁機摸熟了各店家的特色。最後選擇了三重一家專門做外銷的服飾公司,擔任裁剪的工作,學到了許多布料的知識。之後又陸續進修打版與設計,甚至與朋友合夥開了成衣廠,直到要增資時,因為沒錢投資,而被迫離開。
學習裁剪、打板、設計的這些年,除了上班外,吳哲叡一有閒暇,就去進修相關知識與技巧。現在回想起來,這種勤學的個性,實是受到父親的影響,「我爸爸一直給我講一個觀念,你學東西不能只學一樣,你最好是一整個環節都要會。」之後又陸陸續續做了洗皮衣、訂做飯店客戶襯衫等工作,在這時終於迎來了他人生當中的第一個轉機。

有「修」無類 紙質文物修裱專家
去除命紙、留畫心,是維修畫作的重要步驟之一。
本期其他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