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地研究‧看見彼此 政大東南亞研究中心

一個多小時飛行時間,菲律賓與台灣在同一時區內,竟然在社會、經濟、勞工等議題上,也有著相似的問題。政大東南亞研究中心的青年學者,正透過學術圈平台鏈結的力量,扣敲問題的核心,希望為亞洲的土地改革、貧窮與文化保存等問題,找出一條解決之道。

移地研究‧看見彼此 政大東南亞研究中心
研究員王雅萍與來自泰國的青年學者丁永興合作,促成台泰學術圈交流。(林旻萱攝)

車子出了馬尼拉市區後,終於脫離塞車的噩夢。
去年,來自台灣、菲律賓、柬埔寨、越南等共15名學生,參加了首屆的菲律賓研究冬季學校工作坊系列課程。這場別出心裁的課程,由國立政治大學東南亞研究中心與菲律賓東南亞研究區域學術交流基金會(Southeast Asian Studies Regional Exchange Program, SEASREP)、國立暨南大學東南亞學系,以及臺灣亞洲交流基金會合辦,旨在培養台灣與亞洲熟悉東南亞事務的年輕學者專家。
各國學生們在菲律賓進行為期九天的系列課程,探討菲律賓的社會變遷現況,也體驗一下亞洲有名的馬尼拉大塞車。而為了更深入當地的人文參訪,課程特別安排同學到碧瑤市參訪。碧瑤市是菲律賓有名的避暑勝地,氣溫比馬尼拉涼爽很多。
從馬尼拉到碧瑤市約六到八小時車程,車行相當久。窗外飛掠景色從繁華的城市漸入鄉村,一路北行所見城鄉差距,讓同學們有相當強烈的感受。類似菲律賓冬季學校這樣的工作坊,是政大東南亞研究中心與東南亞學術圈相互交流的一部分。
2016年政大成立東南亞研究中心,目的是強化對東南亞區域研究的能量,並培養更多青年領袖。東南亞研究中心旨在推動東南亞國際關係、外交政策、政治經濟、社會文化與族群語言等跨領域的區域研究計畫,也積極強化政大與國際東南亞研究頂尖學術機構間的雙邊合作與交流。

移地研究‧看見彼此 政大東南亞研究中心
政大青年(中)拜訪泰國NGO組織LPN,聆聽WinTing先生(右)現身說法,從受難漁工轉為LPN的一員,為其他漁工而努力。

快速串聯世界頂尖研究中心
「政大加強東南亞研究,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與全世界十個最好、最頂尖的東亞研究中心簽訂備忘錄。」政大東南亞研究中心兼任研究員王雅萍形容,這就像是學術圈版的區塊鏈連結。2015年政大成立「東南亞研究中心籌備處」,透過中央研究院社會學研究所特聘研究員蕭新煌教授的促成,與執國際東南亞研究領域牛耳的日本京都大學東南亞研究地域研究所共同合作,由政大國際關係研究中心副主任楊昊教授擔任執行長,並進一步與越南社會科學院東南亞研究所、菲律賓東南亞研究區域學術交流基金會等單位建立夥伴關係。政大東南亞研究中心不只與各國學術圈交好,彼此交流頻繁,更常年舉辦論壇及工作坊,快速深化整個東南亞研究領域。
在政大東南亞研究中心舉辦的各類活動中,菲律賓冬季工作坊就是其中一項人才交流的實踐場域。這項工作坊除了強化夥伴關係,打造多元學術網絡以外,更有助於青年學者以不同角度來觀察每個社會的問題。「青年學者需要到當地去做田野調查、做移地研究。」這項課程把青年學子送到海外,透過當地頂尖大學師資授課,並有機會接觸當地人文風情,了解當地社會所面臨的挑戰。「在課程中,學生先學習到『觀點』,然後再到田野現場實察。你會發現,原來台灣與東南亞國家有很多共同的議題。」王雅萍說。
以王雅萍及同學們曾造訪的伊富高梯田為例,1995年伊富高梯田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認證為世界文化遺產,這套以人類智慧結晶建構的龐大灌溉系統,卻不敵社會快速變遷的衝擊,梯田所在區域正面臨著青年人口外移、梯田崩壞、祭典文化消失等打擊,「而這些都是台灣與菲律賓共同面臨的處境。」
這樣的課程以更深層的方式去了解菲律賓的政治、社會、文化、教育及經貿發展,上完課後馬上有實際參訪的機會,能夠與來自各國的博碩士生交換意見,因此可以更貼近當地,而不會一直以外來者的觀點來思考。

移地研究‧看見彼此 政大東南亞研究中心
菲律賓冬季研究工作坊,青年領袖特別走訪菲律賓的聖地亞哥古堡,了解當地歷史文化。

心與心貼近,才能了解土地的溫度
此外,真正的移地研究有許多好處。除了讓青年學者不會閉門造車,也創造了許多在研究室埋頭苦讀所不能感受的體驗。例如在深入的學術交流中,台灣的青年學者更加了解菲律賓的土地問題。菲律賓土地改革失敗,大量的農村人民流浪到馬尼拉,在過度擁擠和失控的城市中,讓碧瑤的原住民更加喜愛自己的原鄉。對家鄉的依戀,以及回家後的那種安適自在,只能意會,不能言傳,書本無法傳遞這種情感。
「我們在書本閱讀這些知識時沒有感覺,但是來到這裡,就比較能夠貼近當地人的所思所想。」王雅萍看到學員回傳的照片,有時會會心一笑,「到了這裡你才會知道,這裡的梯田是這麼漂亮。」「聆聽傳統『呼得呼得』(hudhud)吟唱,感受人與土地結合的力與美,這就是移地研究迷人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