濁水溪畔的綠金傳奇──台灣生菜村

位於濁水溪南岸、緊鄰台灣海峽的雲林縣麥寮鄉,地處「風頭水尾」,冬天總是吹著冷冽的東北季風,還常無預警地刮起漫天沙塵。
過去每逢9月開始吹起東北風,農民就得操煩二期稻作後的生計──既擔心種下去的蔬果無法承受惡劣的風土環境,也害怕萬一大豐收,菜價如土,連耕作成本都無法回收,最後往往只能選擇耐旱、耐寒卻價廉的蒜頭、蕃薯、花生等根莖類蔬菜,打發漫長的冬天。

濁水溪畔的綠金傳奇──台灣生菜村

年輕女農譜寫萵苣傳奇
然而,風水輪流轉,曾幾何時,冬天已成為麥寮農民最期待的一季。只要在11月至隔年3月來到此地,放眼所見盡是綠油油的萵苣田,舉凡結球、蘿蔓、皺葉等常在生菜沙拉出現的各式萵苣一應俱全。
「『眉仔包』(即結球萵苣)真好顧,只要45~60天就能收成,利潤嘛真穩定;阮只要負責出地、澆水,其他像育苗、施肥、灑藥等瑣碎工作,阿芬攏會派人來幫忙,」72歲的農婦周喜鵲笑說。
周喜鵲口中的「阿芬」,就是今年獲選為雲林縣優秀青年及全國12大模範農民的年輕女農郭淑芬。
今年才30歲的郭淑芬,圓圓的笑臉看起來仍有些稚氣未脫,極難想像眼前這個鄰家女孩,就是管理140個農戶、300甲菜田的「大掌櫃」;也是將每年萵苣的出口貨櫃,由12個倍增至400個的靈魂人物。

濁水溪畔的綠金傳奇──台灣生菜村

為萵苣量身訂做的寶地
郭淑芬的爸爸郭明鑽,是為麥寮引進契作概念的先驅。1996年,他率先聯合鄰近小農成立產銷班,期以計畫性耕作,解決長期來以來農民盲目種植的困境。
剛開始產銷班的農產品以高麗菜和青?為主,但獲利極為有限。不久後,美國出現生菜欠收的危機,苦等不到貨源的肯德基等西式連鎖速食店,只好轉向採購台灣生菜,郭明鑽看見了商機,開始鼓吹旗下農民轉種。
不過,對於一輩子也不曾吃過生菜沙拉的老農來說,結球萵苣是極為陌生的「舶來品」。他們只能套用過去種植包心葉菜的經驗試種。殊不知結球萵苣不能時常澆水,也不宜像高麗菜種得結結實實才採收,否則口感就會變得又粗又硬。
不過,撇開技術與經驗不論,冬季的麥寮,其實十分適合種植結球萵苣,因為這種蔬菜對環境變化非常敏感,只能在攝氏15~25度下種植;它又性喜8~10度的日夜溫差,麥寮的氣候條件,恰好符合它的需求。
另一方面,灌溉萵苣的水分,也必須嚴格控制在恰到好處的範圍,不能太溼或太乾。而麥寮土質屬排水極快的沙質壤土,再加上海風強勁,可加速蔬菜行使蒸散作用,菜葉的口感也能變得更為鮮脆。
麥寮種種不利作物成長的風土因素,對萵苣來說反而是不可多得的加分。「很多農業專家來考察後都說,這裡根本是為萵苣量身訂做的寶地!」郭淑芬笑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