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任教師大清倉,我賺不過家教

台灣的高等教育人才界,正出現兩種強烈對比。一邊,是頂尖大學找不到海外人才,即使有,也不願回來的需求「荒」;一邊,卻是本土博士畢業無處去,找不到講台可以發揮的供給「慌」。

這幾年,台灣出現了一批新科博士,一樣在大學任教,卻沒有研究室、不能參與系務會議,更與一般人認知的「教授待遇好」有天壤之別,上課一小時只領630元鐘點費,比兼家教還少,沒有健保、也沒有退休金。

兼課11學分,月薪不到3萬

魏少君一直要到2009年國內博士班快畢業前,才發覺就業市場不如他的想像,「我很理所當然覺得拿到學位後,就能在大學教書。」

畢業、當完兵後,魏少君足足花了半年,申請從頂尖大學到私立大學至少5所的專任教職,但全部石沉大海。最後他在東海大學取得兼任教師,今年2月也開始在弘光科技大學兼課。

他總共兼課11學分,相當於一般專任教師的開課量。但不同於專任助理教授6萬多元的月薪,他一個月領不到3萬元,「我還有40萬的助學貸款,每月要繳5千元。」

魏少君質疑,上完一堂3小時的課所拿到的報酬,別人買件貴一點的衣服就沒了。這不僅凸顯出兼任教師薪水不合理,也代表台灣自產的博士嚴重供需失衡。

私校一天消失1.1位專任教師

通常私大或科大是吸納本土博士最主要的管道,但過去3年,機會卻在快速消失中。

原來安穩的大學教授光環,變成不確定性越來越高的連環炸彈。2009年,私校專任教師人數原本有31,434人,兩年後卻巨幅減少803位,相當於每天有1.1位教授失業,消失速度令人咋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