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授不點名】你以為「one」永遠念「萬」嗎?

原來one的變音是歷史的偶然

在語言的發展歷程上,重讀的母音經常會變成雙母音。譬如拉丁文的bona (意為「好」,母音o重讀),這是形容詞的單數陰性形,到了義大利文就變成buona (o → uo),到了西班牙文就變成了buena (o → ue)。在中古英語時期,one也經歷了類似的雙母音化(diphthongization),這樣的現象主要發生在英國的西南部。

根據歷史文獻所載,one的母音發生了一系列的變化,所以整個字的發音,從古英語的ān演變到中古英語的ōn(ō表長音的o),這個ōn的發音還保留在only、alone、atone等字眼裡。然而,one (once也是)卻因歷史的偶然,走了一條不同的發展軌跡。

在中古英語時期,one的母音經歷了雙母音化,整個字的讀音從[ōn]變成兩個音節的[uōn],後來u弱化成為w,整個字的讀音變為[wōn]。經過母音大推移(Great Vowel Shift)成為[wun],再弱化為[wUn],最後進一步弱化成[wΛn]。在英國西南部,類似的雙母音化還出現在其他的詞語裡,如oats(燕麥),那裡不讀 [outs] 而讀 [wΛts]。歷史的偶然告訴我們,只有one和once的雙母音化廣泛流通,最後成為英文的標準,其他類似的音變仍停留在方言的層次。

【教授不點名】你以為「one」永遠念「萬」嗎?

再談拉丁血緣的「一」:uni-

再談一個相關的現象。許多人都知道uni-代表「一」,如unicycle(獨輪車)、uniform(一致的;制服)、unilateral(單邊的;單方面的),不過追根究底,末字母的i只是個連結母音(connecting vowel),真正核心的成分是un,而這個un(讀如「物嗯」)則與one、an同源。

這個表「一」的un是個拉丁文的字根,法文、西班牙文、義大利文的un、una、une、uno等也都源自於此。這個un的字根還隱藏在許許多多的單字之中,如union(聯合,un + -ion「名詞後綴」,字面「聚眾為一」)、unity(統一,un + -ity「名詞後綴」,字面「單一」)、unique(獨特的,un + -ique「形容後綴」,字面「唯一的」)。

問題越是簡單,想用三言兩語講清楚,似乎就越加困難。萬物之始的「一」,我嘗試在英文裡解密,雖不完美,但祈尚可。

*本文收錄於英語島English Island 2019年9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