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兩傳 這位創意流氓有法國味

他曾是台灣廣告界極具爭議性的人物之一,二十多年前以「新新人類繼續喝茶五千年」的口號,讓開喜烏龍茶成了台灣甚至是華人世界罐裝茶飲料的濫觴,他打下的市場連自己都無法挑戰,於是轉戰歐洲,繼續帶著茶與世界溝通,同時也在去年秋天帶回法國百年麵包老舖Paul,其精心布置的Salon de Th?生意之好,在台北已蔚為風尚。與生俱來的台客江湖作風及後天被牽引出來的法式優雅,兩股氣質在葉兩傳身上陰陽調和得很好,讓他的精采故事源源不絕地溢出。

葉兩傳 這位創意流氓有法國味

走進他在Paul樓上的辦公室,映入眼簾的是布滿著「洞」的玄關,辦公室靠落地窗的那一面,也是以「洞」為概念的裝潢,室內外的採光有些穿越了洞、有些映出影子、有些被牆擋住了,葉兩傳說是看過風水,不管是財還是運,得有洞才會流動,帶著東方味的空間,與樓下法國麵包店截然不同。

他將推至法國的茶品牌取名叫「老子曰」(Lao Tsu Say),特別強調早在10年前就已向歐盟註冊了這個名字,同時也是公司名稱,老子曰曰什麼呢?他笑稱自己可不是什麼老子學說的專家,只是在法國多年,感受到那裡跟中國傳統精神最能夠呼應的竟然是老子的「陰陽」之道,連書報攤都有在賣小小本老子學冊子。拍照時藉著公司獨特的洞洞牆,他可以時而站在明處、時而躲在暗處,形成很有趣的畫面,「沒有站在陰影裡,怎麼看得到光亮?IT、金融產業紅了好幾年,他們曾經握有很實在的東西,如今手上的股票、Money一夕之間貶值、甚至消失,但正因為沒有了,他們會開始思考如何無中生有。」他從不把自己當成餐飲業者,而是文創者,「我是搞文化創意產業的人!」他很大聲地說。用延伸自老子的實、虛、無、有之道,在歐洲市場與日本的「禪說」作戰,「沒想到了歐洲,才發現敵人是鄰居。」日本茶葉在Le Bon March?百貨公司超市努力地被推銷,葉兩傳認為品質更好的Formosa Tea沒有理由會輸?憑著這口氣,現在他的茶在Le Bon March?也買得到。

葉兩傳 這位創意流氓有法國味
排除許多餐飲、百貨廠商,葉兩傳獲得百年老店Paul的台灣經營權,上自麵糰下至一磚一瓦都從法國空運來台,一開就大紅,每天人潮不斷。


握權也要臥美人膝

不得不說,光看外表,皮膚黝黑、留著一頭長髮、聲音相當宏亮的葉兩傳,實在有點像隨時準備出去與人幹架的流氓,他也不諱言,從小在老台北商業重鎮大稻埕長大,眼裡所見盡是江湖大亨、流氓混混,風花雪月的英雄故事聽多了,漸漸累積出一身強悍的力量,他哈哈大笑:「你可以說我異想天開、膽大包天,但我的確隨時都準備要打仗,沒在怕的啦!」而且無論到哪裡,他都可以變身為自己和產品的超級業務員,身段之柔軟、優雅,令人難以置信,那是他身體裡法國人的成分。他說很多事情都是有伏筆的,回想起來,高中老師一句「男人要醉臥美人膝、醒握天下權」影響他至深,不管事業做得多大,葉兩傳永遠都記得要醉臥美人膝,所以他把法國當情人來愛、把Paul麵包店當愛情來經營、向所有睡過的女人致敬和學習。「人生際遇往往都是不小心,但我對每一段不小心都超小心呵護,先是機運,再來是選擇,然後是整合,慢慢累積出我的核心價值。」

將茶文化傳遞出去
  
雖然學歷看起來很Local,葉兩傳在屏東農專時可是相當認真學習務農,踩過土地、辨識過種苗,畢業後沒成為動手的農夫,卻成為動腦的廣告創意人,他很感謝自己選擇去讀農專,造就他把苦幹實幹當成理所當然,滿腔熱血、想法的人要碰的釘子可多了,但他的字典裡似乎沒有不可能。對他而言,在開喜時代所創立的罐裝茶飲料市場是人生的第一場革命,「我問我自己,我能再次革命嗎?到了國外,我不想只做超市裡賣的Souvenir,我要的是新型態的泡茶文化,將泡茶這件事國際標準化,將這個訊息傳遞出去!」他將Mariage Fr?res這風靡巴黎、東京的精緻Tea Boutique當成假想敵,以「What Else?」的Nespresso全球熱賣的咖啡膠囊為目標,期許自己有一天能成功將中國茶摩登推上世界,像立頓創辦人Thomas Lipton爵士在1924年以賣茶身分登上《Time》雜誌封面那般風光,「我比任何人都有責任也有條件做這件事。」葉兩傳真的有夢,或許台灣人太久沒做夢,忘了如何做夢。

Photographs by郭政彰
《詳細內容請看2009年2月號GQ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