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豫元:外交生涯42年我思我見(文化大學特聘教授王鳳奎記錄整理)

  • 分享
王豫元:外交生涯42年我思我見(文化大學特聘教授王鳳奎記錄整理)

(編按:中國文化大學推廣教育部特聘教授王鳳奎九月廿九日在他主持的「華岡大師講座」課程特別邀請傑出校友中華民國前駐教廷特命全權特任大使王豫元在該講座以「外交生涯42年我思我見」為名對該校有關研究所碩士班一百多名同學發表一小時半的演講及半小時的答詢,以鼓勵該校學子。本報在徵得王鳳奎教授的同意後,特別將王教授的現場筆記刋載如下與讀者分享。)

9月29日是本學期華岡大師講座的第一場演講,邀請到的演講者是前駐教廷特命全權特任大使王豫元校友,王大使同時也是文化大學1986年當選的傑出校友。我們的結識得感謝文化大學校友總會丁楷校友的引薦,他還特別做東安排餐會,讓我得以近距離先認識王大使,而我對王大使的第一眼印象:英俊挺拔、隨和幽默,平易近人,是一位內外兼修的專業外交官,很有大使的範兒。

王大使雖然健談,又懂得聆聽與回應,與他聊天是非常愉悅的事,即使貴為大使身份,他絲毫沒有架子,餐會席間我們幾乎無所不談,也對他的生平與外交生涯有初步的認識。在他答應我的演講邀請後,他問及該對學生講什麽題目,我告訴他什麽題目都可以,但我最想聽他的人生經歷,我相信這是最能激勵文化學弟妹的題目,後來他將題目定為「外交生涯42年我思我見」。

在演講開始之前,我帶王大使前往洗手間,他告訴我其實他幾天前就前來學校勘察演講場所,這是他在擔任禮賓司長養成的習慣,一定要在活動前瞭解場地的進出動線,包含洗手間的所在地。他笑著說,他不知道曾經有多少次親自帶國內外總統與副總統一起上洗手間。

演講一開始,王大使就說他準備了上百張的圖片,今天是以圖演講,因為他認為「百聞不如一見 」,往往「一幅畫勝過千言萬語 」。接著就秀出一張文化大學古色古香的教學大樓圖片,上面寫著一連串他在文化就學期間對他影響最深的幾位老師名字,包含段茂瀾、梁鋆立、吳南如、胡品清、鄭震宇與周道濟。其中他最感恩的是當時政治系周道濟主任,是周主任鼓勵他畢業後從事外交工作。另外他特別佩服曾任外交部人事處長及駐巴拿馬公使的鄭震宇老師,鄭老師在二次大戰前留學英國,所以很喜歡講英國的文學及歷史,開口閉口都是莎士比亞丶蕭伯特的名言或是邱吉爾的二戰演講。他風度翩翩,每天西裝畢挺,冬天一定戴一頂呢帽,華岡經常風風雨雨,他自然常帶一把長黑雨傘,十足的英國紳士派頭,每天提個鼓鼓的老舊真皮公事包,裡面塞滿了書,及一堆用橡皮筋捆紮的三乘五索引卡(index card),卡片上面都是寫滿英文名言,隨時在翻閱,他的英文造詣丶風度、氣質、學問及強烈的愛國心深深地啟發了王大使從事外交工作的興趣。並受他的影響也開始背誦邱吉爾的二次大戰演說。圖片上還有三位鄭震宇老師常常提到的英國政治人物名字: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納爾遜(Horatio Nelson)與帕麥斯頓(Henry John Temple Palmerston),他認為這幾位人物所説過的話使他受益良多啟發他日後成為職業外交官。

當王大使開始秀出這幾句影響他外交生涯甚钜的語錄,我還感受不到其重要性,但在演講的過程中,王大使不斷地提到這些語錄,似乎這幾句名言都在驗證及引導他外交生涯所遇見及發生的事件,因此對他的感受及影響特別深。其中他還提到邱吉爾不僅是政治家,也是大文豪,許多人並不知道他是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邱吉爾於1940年5月10日受命組閣,時值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納粹德國已入侵法國與比利時。這是5月13日邱吉爾對下議院的演講中提到的名句:

「我能盡心奉獻的別無他物,只有熱血、辛勞、眼淚和汗水。」(I have nothing to offer but blood, toil, tears and sweat.)

在二次大戰1940年7月10日到10月31日四個月的不列顛空戰中,英國皇家空軍在極為劣勢及死傷慘重的情況下,成功地擊退納粹德國空軍的侵犯,邱吉爾在感謝英國空軍的貢獻演講說出:

「在人類的衝突戰役中,從來沒有那麼多的人對這麼少的人虧欠那麼多。」 (Never in the field of human conflict was so much owed by so many to so few.)

英國海軍中將納爾遜(Horatio Nelson) 為制止法國拿破崙侵入與佔領英國,1805年在特拉法加外海與西班牙無敵艦隊及法國艦隊開戰前,為激勵英國海軍官兵作戰士氣,透過旗艦「勝利號」戰艦升起一條旗語:
華航:中華航空(簡稱華航)是中華民國 (台灣) 的國家航空公司,也是台灣規模最大的民用航空業者,以經營國際客運及貨運航線為主,航點遍佈亞洲、大洋洲、中東、歐洲和北美洲。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政治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