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報專欄--失信於民的政府還能幹什麼?

本報專欄--失信於民的政府還能幹什麼?

葉俊榮日前宣布「勉予同意」管中閔就職台大校長。(新新聞) 對於政府來說,「信」是最重要的無形資產,有之則推動政策易,無之則寸步難行,此所以商鞅要花大把金子來移木立信,否則變法根本就行不通。老實說,民進黨從2016年全面執政之後,就開始逐步破壞自己的信譽,年金改革失信於軍公教,一例一休失信於勞工,農業政策失信於農漁民,轉型正義流為東廠鬥爭,失信於全民,拔管更失信於學術界。民進黨九合一大選慘敗,正是因為失信於民。

民進黨或許對這一點還沒有深刻體會,應該再來點當頭棒喝,才能有所警醒。這幾天的台大校長案恰好提供了極佳的例子。教育部葉俊榮部長日前在記者會中宣布「勉予同意」管中閔就職台大校長,但是他所說的理由,其實在他就職教育部長的第一天就已存在,換言之,他早就可以同意,而之所以未同意,就是因為上面有人不同意,才要他來處理。那場記者會實在是太突然了,對於如此轉折,葉俊榮也說不出一個具有說服力的理由。

教育部同意管中閔就任,但對於當初所列舉的理由,並沒有反省認錯,可見這是情勢所逼。如果沒有九合一的慘敗,如果沒有接下來的2020大選,民進黨會同意管中閔就職嗎?不少人都認為同意管中閔就任是清理戰場,但這種處理方式真的能把戰場清理乾淨嗎?在個人看來,民進黨的處理方式可能得不償失。

對於教育部的決定,各界關心的是蔡英文與賴清德是否事先知情並同意。外界的懷疑,其實也說明了對民進黨的不信任,但這樣的懷疑並非空穴來風。首先,這種做法恰好證實了過去反對管中閔就職根本就是府院高層的意思,否則教育部為何要採取突襲的方式。民進黨過去的卡管、拔管,那可是跨部會的合作,當時法務部次長蔡碧仲的積極參與,相信大家都還記憶深刻,更證明了教育部只是執行上級交待的任務而已。

其次,教育部真的是突襲嗎?如果真的要突襲,那葉俊榮為何不在選前突襲,因為那樣或許還更有利於民進黨的選情,而且葉俊榮可以獲得更高的聲譽。試想,如果葉俊榮真有這樣的膽識,早在選前就可以做了,甚至於,他在接任教育部長時就應該講清楚他自己的立場。可見,他在接任教育部長時,事實上是接下了拔管的任務,這樣的人讓我們怎麼期待他忽然就有了膽識,敢違背高層意思而放行管中閔。

民進黨立委抱怨葉俊榮事先未與他們溝通,但這正是這一齣戲的必然,因為一旦事先告知,恐怕第二天的記者會就無法舉行了。民進黨政府之所以堅持拔管,可見背後有一股很強大的力量阻止管中閔就職,而且是讓民進黨政府忌憚的力量。因此,要清理戰場,就必須同時化解這些反彈的力量,或者找一個替罪羔羊來承受放管的後座力。蔡英文與賴清德表現得好像一付不知情,也不認同的樣子,然後由葉俊榮辭職,來擋子彈。對葉俊榮來說,結果只是回台大重執教鞭而已,差別不大,但對民進黨高層來說,則是清理戰場。

當然,民進黨政府矢口否認這是自導自演的一齣戲,但民進黨已經失信於民,即使是舌燦蓮花,恐怕都無法說服民眾。管案反映的是一個失信的政府是如何的進退失據,民進黨自以為清理了戰場,但戰爭已經失敗了。一個失信的政府,還能夠有所作為嗎?民進黨如果在管案上勇敢地承認錯誤,或許還有機會,現在這一齣戲,反而壞了自己前程,這不是得不償失嗎! (作者清道夫,台灣資深媒體人)
 【大華網路報】
蔡英文:學術界出身,是臺灣的學者及政治人物,先後畢業於臺灣大學法學院、康乃爾大學法學碩士、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法學博士。現任民主進步黨主席。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