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府城廣角鏡 〉面對假新聞,官員喊告非治本之道

在真假紛亂的世界,近來政府官員對所謂假新聞提出連串司法訴訟,從總統府秘書長陳菊因私菸案被影射錯誤照片、行政院長蘇貞昌為了丟筆案,到內政部長徐國勇也報警喊告,累計眾多政府官員喊告網民的事件。

政府官員身為公眾人物,掌有行政資源,應有許多溝通管道,面對爭議訊息澄清說明處理方式多元,以提告方式妥當嗎?告人,看似最簡單有效,然而對政黨互信嚴重不足的當下,反而益加製造言論自由的寒蟬效應。

首先,從古至今,假訊息的來源本就是「春風吹又生」,只是,傳統人際上傳播假消息的效力不高。如今,有了網路的加持,智慧型手機成為助力,有心或無意的資訊處理者,太容易的把資訊內容加以修改、後製、轉意、分享,這一連串的「資訊轉變」過程,不用什麼技術門檻,假訊息(或是資訊製造者自認為真實訊息)的「假新聞」,就被上傳到各種社群網絡的流量之中。因此,就資訊製作的過程來看,假消息的「成本」很低,極為容易製造。

既然容易製造大量看起來像真似假的假訊息,為什麼眾網民照單全收,加速分享傳播呢?這當然跟當前大眾媒體式微,各類「自媒體」豐沛能量的擴散有關,例如政治對立的網民以修圖KUSO展現創意,再製訊息,在社群同溫層群組發酵;而大量電視新聞和政論節目又愛引述網路傳言,搶快不查證網路訊息,假訊息變成討論主角,不注重平衡報導,這就讓假消息問題更加嚴重。

外有手機硬體與網路速度,內有自媒體的處理資訊態度成為主流。「資訊文化」的轉變,更是這股假新聞推動的原力,假新聞的繁衍,可說是政治、科技與文化匯流造成的結果。

其次,網民中「資訊素養」與「科技近用」的兩種能力,不成比例。也就是,臉書或Line這類社群程式,精通按讚與分享的技能,卻對「辨識」資訊真假與胡亂再分享的衝動,無法掌控。「我分享、故我在」的這類網民眾多,更讓許多相同的假消息,週而復始的出現。

培養科技社會中人們辨識資訊真假的能耐,靠「網友說」的消息質變來改善資訊社會,當然才是治根之途。如果網民對於資訊都能有「停看聽」的態度,看到奇特的訊息,先停下來思考別分享,多看不同的資訊平台比較,尤其有競爭性或不同屬性的主流媒體;同時也聽自己內心的想法。經過理智的篩選後,假新聞或假訊息的流通就可望減少。阻擋大量「無意識化」分享轉貼與按讚行為,讓資訊質量改變,但假新聞的文化在後真相年代很難躲掉,這是政府要面對的現實。

網路世界中原本現有法律規範,如《刑法》的妨害名譽、公然侮辱、誹謗規定或是《社會秩序維護法》的行政裁罰,這些對於網民造謠和造假,已經有基本的嚇阻作用。而目前台灣網民最常用的Line,已經推出「訊息查證平台」,包含了台灣事實查核中心、MyGoPen、真的假的、蘭姆酒吐司等四大中立查核機構加入,提供正確且中立的查核訊息。至於在公共事務層面,行政院建立「行政院澄清專區」導入Line,讓民眾直接獲取正確資訊。

由民間對抗假新聞的做法,當使用者搜尋的題材可能是假訊息時,就會自動跳出一個資訊欄,展示事實查核機構所呈現的「真實」。靠民間自律的方式,加上提供政府澄清的管道,配合學校與社會涵化資訊素養的培養,才是這波假新聞潮治標治本的「最佳外掛」,政府官員用告人方式處理假新聞,即容易「當機」,不智。
陳菊:中華民國政治人物,現任高雄市市長。世界新聞專科學校畢業、國立中山大學公共事務碩士。曾為美麗島事件的政治犯。曾任第幾屆國大代表、臺北市社會局局長、高雄市社會局局長、行政院勞工委員會主任委員、及第13屆代理民進黨黨主席。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