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受社會脈動 陳忠信:80年代是驚蟄的年代

「80年代,我定位成『驚蟄』的年代」,曾任美麗島雜誌主編的陳忠信這樣形容那些年,即使知道從事這份工作有被捕的風險,但當年感受到「社會在動」的氛圍,他還是毅然投入。

陳忠信畢業於東海大學數學系,從黨外時期即以筆名「杭之」為文,被視為政治理論健將。陳忠信在1979年僅30歲,就被延攬到美麗島雜誌擔任主編,卻也因為這份工作被捕,在獄中度過4年歲月。談起那段時光,陳忠信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說,「處在那個年代,也許你會勇敢一點」,會不自覺受到刺激,當年那就是一種「大時代的氛圍」。

黃信介信任年輕人,大開大闔的時代

1979年8月創刊的美麗島雜誌,封面上除了「美麗島」3個大字外,還寫著Formosa、The magazine of Taiwan’s democratic movement,也就是自詡為台灣民主運動的代表刊物。時任美麗島雜誌總經理的施明德認為,不該只有編輯部、業務部,更要在各地成立服務處,就像是國民黨的民眾服務社一般,在他們腦海思考的就是地方黨部的概念,正在組織「一個沒有黨名的政黨」。

當時張俊宏是台灣省議員,掛名總編輯,雜誌社內原本還有另一名編輯,「張俊宏找我過來,一切放手讓我們去幹」。陳忠信重新規劃內容,連施明德、多年後出任副總統的呂秀蓮所寫的文章,都曾被他丟掉過;美麗島雜誌發行人黃信介在雜誌中掛名的文章,也出自陳忠信之手,「是到雜誌印出來後,他(黃信介)才知道自己講過這些話」。

陳忠信接受中央社專訪時表示,黃信介說要信任年輕人,真的是大開大闔的時代,在與國民黨抗衡的大目標底下,很多地方不會計較這些雞毛蒜皮的事,「真正很信任年輕人,他們就在後面扛責任」。

風聲傳要逮捕寫信給愛妻:我一定會回來

當時雜誌第一期的社論標題是「民主萬歲」,刊頭寫共同推動新生代政治運動,培養新生代、建立合理社會,是當時反對運動共同的訴求。陳忠信說,當時統獨議題因為環境關係沒有檯面化,但雜誌中曾出現過一篇寫連體嬰的詩,當時剛好有張忠仁、張忠義連體嬰兄弟的新聞,詩裡即以如果沒有分割就死掉,分割會有獨立的生命,用來影射、隱喻台獨。

美麗島雜誌8月創刊後發行了4期,平均每期創下10萬本的銷量,第5期編輯作業接近完成,預定12月發行,就發生了美麗島事件。陳忠信事後推斷,當時政府應該是認為,管外面組織發展的是施明德,管編務的就是陳忠信,把這兩人抓起來,暫時可以癱瘓黨外活動。

當時早有風聲傳出,政府要逮捕陳忠信與施明德,陳忠信簡單寫下一些鼓勵、安慰的話,也對妻子承諾「我一定會回來」,並把這封信交給經常在雜誌社出入的田秋堇,並說如果他出事,就把信給他太太。這封信至今還保存在陳忠信的家中。

當年從事這份工作,陳忠信坦言,沒傻到不知道會有被抓的危險,但好像也不怎麼在意;他曾在公墓旁租房子,有次東海大學的教官遇到他時對他說,「陳忠信,你的鄰居都不講話的,你也不要講話」。陳忠信笑說,鄰居當然不會講話,因為都是死人,但他不會因此退縮。他說,當時整個時代的氛圍是有反抗性。

陳忠信將80年代定位成「驚蟄」的年代,因為「驚蟄」在24節氣中,是指天氣轉暖,上天以打雷方式驚醒冬眠中動物。他說,此時蟲開始蠕動、百鳥競飛,台灣經過多年的戒嚴與白色恐怖,1977年發生「中壢事件」,確實社會有在動的氣氛。
驚蟄:驚蟄,古代中國與現代日本稱「啟蟄」,是二十四節氣中第三個節氣,指太陽到達黃經345°時,在公歷每年3月5日或3月6日。《月令七十二候集解》:「二月節……萬物出乎震,震為雷,故曰驚蟄,是蟄蟲驚而出走矣。」 ...更多

新北「技糕一籌」蛋糕賽 總獎金60萬元 (6 小時前)

【記者葉柏成新北報導】「技糕一籌 新北稱霸」將於3月21日登場,新北市政府勞工局今〈20〉日在醒吾科技大學舉辦校際交流熱身賽,現場13位參賽學生各展創意及所長,呈現多樣化、具個人風格作品,最後由醒吾… 詳全文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