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大傳奇(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今天過後2018年就要化成一股雲煙隨風而逝變成歷史往事-往事如煙、年華似水;但難以風化的可能是留在歲月的傷痕與歷史的遺憾,在2018年眾多大事紀中最令人難以忘懷的可能是11月24日的九合一地方大選和一個月後的聖誕夜教育部長葉俊榮批准前台灣大哥大「獨董」管中閔(當選後才辭掉的)接任國立台灣大學校長,這兩件事真是台灣2018年最大傳奇之事,故應記錄下來讓台灣歷史評鑑,也許後人會認為2018年的我是少見多怪食古不化頑固不靈,但至少今天在我看起來事有蹊蹺是非常的傳奇。

說真格的、我是很不肯定台灣的民主政治制度的,台灣這一套制度無法真正選出愛台愛民之人才來為台灣人民服務效力,尤其在國民黨「黑金」操作之下一些地皮流氓黑道紛紛擠進議會國會甚至當起地方最高行政首長,真的比中共那套「民主集中制」還差很多,在中共那套「民主集中制」運作下,黑道地皮流氓絕對無法擠進權力核心;像馬英九吳敦義之流絕對無法用「六三三」和「宇昌案」騙到總統副總統的大位、至今卸任還在花人民納稅錢供養,最可惡的是人民花納稅錢供養馬英九還要被馬英九侮辱謾罵;台灣人民何其無辜?何其可憐?所以與其讓國民黨繼續羞辱下去、而民進黨又無能治好台灣,那就讓共產黨來治理也不會再比現在差吧!至少就像故總理周恩來夫人鄧穎超在擔任全國政協主席說的「就把台灣交給台灣人民治理,國民黨就回來參加國家治理工作」,若真如此、至少台灣人民就甭再花錢養那些逃到台灣躲避赤禍的國民黨蔣幫集團(如今的蔣幫遺孽),也甭再花錢養馬英九還要被馬英九謾罵街頭吧!

當然最重要的是台灣人民要如詩經所講的「莊敬自強、處變不驚、慎謀能斷」要堅持台灣的自主性與自由民主人權之最高價值;台灣人民本來是有非常勤奮刻苦耐勞向上之美德的,可惜被國民黨蔣幫集團以資本主義制度管理六十多年後,原來的美德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切向錢看,所以中共將人民管制不來台灣旅遊,一些餐飲業旅遊業就「處變大驚」,其實台灣的觀光人口總數還是增加的,但國內的旅遊業餐飲業就無法「慎謀能斷」,以致一個對高雄毫無概念毫無見地只有胡說八道幾句口號(就像馬英九的「六三三」一樣)的韓國瑜就能打敗在高雄深耕二十年對高雄非常了解的陳其邁,我敢鐵口獨斷高雄人這次「自殺式」的投票,後面還有很多苦頭要吃的,大家就繼續看著韓國瑜無俚頭的鬧劇表演吧!

12月25日就職之前韓國瑜夫婦搭著遊輪遊覽美麗的愛河和觀賞兩岸美麗的市容,然後去愛河邊露天會場舉行就職大典,這場景讓我想起1841年大英帝國搭乘輪船來接收香港然後在1997年7月1日凌晨英國威爾斯王子和末代總督彭定康交接完主權後搭船離開香港的情景;當天韓國瑜夫婦也是一副戰勝者的姿態搭船來接收高雄市「主權」,但他們夫婦可能不知道愛河和兩岸的美景是民進黨政府二十年以全國數一數二的治理佳績拚出來的,二十年以前的國民黨治理時代高雄市又醜又臭又髒亂的,吳敦義整治愛河是如肉包子打狗、錢丟到哪裡都無影無蹤的,他建設捷運更是有心無力、他幹了八年多的市長還不如陳其邁代理幾個月的市長把海邊的圍牆打掉了讓高雄港市合為一體了;做市長是要多做少說的,不似韓國瑜和吳敦義一樣說的很多做得看不到;現在高雄是一個很國際化的大都會了,但這些都是陳菊和謝長廷兩位五任市長打拼出來的,所以現在才有很多大企業家願來高雄投資還有很多遊客願來高雄旅遊,因為民進黨兩位市長和兩位代理市長都把基礎建設做好了,他們在打拼做這些時,國民黨的中央政府甚至還在杯葛他們;韓國瑜一上任第一次行政院會就到行政院吵著要爭取做黃線捷運的經費,而且還「一毛都不能少」,台北做那麼多捷運也是中央補助的,但高雄民進黨政府在做捷運卻被國民黨的中央政府杯葛(所以柯文哲在笑高雄負債高是很愚昧的);如果韓國瑜沒得到中央政府的補助而可建出黃線捷運才算有真本事,不要只出個嘴巴炒炒新聞拉拉觀光客賺點攤商的小錢,那高雄就會像「昔日」(不是今日后)的馬尼拉只賺一點觀光財,卻不能像新竹或日本的筑波(兩者都是東方的矽谷科技大城)賺科技大錢;所以韓國瑜若真要讓高雄成為台灣首富就要把握正確方向,光靠嘴巴喊口號是無效的,陳菊和謝長廷已為高雄基礎建設奠定非常紮實的基礎,韓國瑜只要在後面撿便宜就可成大功立大業了,若連這樣好的基礎都無法讓高雄發大財,那韓國瑜就遜斃了,比郝龍斌和馬英九兩位外省權貴子弟差太多了。

韓國瑜還有一件大傳奇讓吾人非常驚奇就是他就職當天在電視上看到他母親說第一次到高雄來,那麼要不是寶貝兒子在高雄混上市長寶座,已經逃難台灣亡命七十年的韓母就無緣光臨台灣第一大港都,真的很可惜,也很令人驚奇而不勝戚淒難過。

2018年終的另一大傳奇就是管中閔被前教育部長批准就任國立台灣大學校長,我不是反對大財團的「獨董」擔任國立大學校長,但在參選前要揭露出來,尤其還是台灣大哥大的副董事長擔任遴選委員去選舉擔任台灣大哥大的「獨董」者擔任台灣大學校長,而兩人都隱藏在台灣大哥大之任職身份,直到被爆出來才辭職,害台灣大學校長被台灣大哥大兩位董事玩弄於股掌之間,台灣大學也淪為台灣大哥大的附庸大學,筆者是台大女婿也是台大學生家長更是台灣忠實的納稅人,台灣大學淪為如此不堪的地位真是情何以堪。

這次為了管中閔出任台大校長問題耗損三位教育部長,可見台大校長地位動見觀瞻,台大校長之國際學術地位確實不同凡響,其校友在國際各行各業之傑出成就都是台灣之光之象徵,故我常說台大一校堪比十座高雄市之城池,所以耗損三位教育部長實也不為過;只是我實在愚鈍真搞不懂按照現行體制國立大學校長之任用權不是在教育部長嗎?由學校組織遴選委員會遴選只是校長遴選辦法之一,如果這組遴選委員會選出的人選教育部長不滿意就再選一個或再組另外一組遴選委員會來遴選新的校長報給教育部長核聘就可也;難道遴選委員會選出來的校長教育部長都必須接受然後核聘,那就改成國立大學校長由遴選委員會選出後就可上任,就像縣市長一經投票選出則中央選委會就必須接受並發給當選證書讓其就任;所以顯然這兩種邏輯概念是不同的;如果教育部長對國立大學校長之選拔毫無置喙餘地則對各校遴選委員會只能照單全收,不管這個人選是幹何狗屁倒灶之事、教育部長只能來者不拒,這種邏輯概念對私校董事會選出的校長人選都有問題,何況是國立大學校長乎?

至於台大這次國民黨這方(主要是馬英九政府江宜樺內閣)所標榜的「大學自主」應該也不宜超越學術研究之自主的,如果啥狗屁倒灶之事都涵蓋在「大學自主」之內也是很恐佈的;不過今天國民黨人在高喊「大學自主」也讓我非常大的驚奇;當年國民黨蔣幫集團將蔣經國辦的「中央幹部學校」與國民黨中央辦的「中央政治學校」合併為「政治大學」並內定37歲無教授資格亦無博士學位的蔣經國為教育長,遭到內定政大校長的陳立夫之反對,結果陳立夫被黨國放逐到美國養雞十多年;所以如今國民黨人為惡鬥爭取台大校長而揭櫫「大學自主」也是很令人為之驚奇,故亦算是2018年之大驚奇之一也。(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管中閔:現為國立臺灣大學人文社會高等研究院院長、候任國立臺灣大學校長。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