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中國第三個新區-龍安新區(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繼中國完成西部大開發的幾個重大建設後又開始準備興建6200公里的中國第三大河流-紅旗河之後,前年4月1日中國國務院又宣佈準備開發中國第三個新區,這是習近平主政以來開發興建的第一個新區:龍安新區(另外的深圳特區是鄧小平時代規劃興建、上海浦東新區是鄧小平時代規劃江澤民主政時執行完成),這也是中國在經濟起飛發展時開發的第一個北方內陸新區;這個新區位於北京市天津市和河北省省會石家莊三角中心點的保定市附近,也是在中共最後一個革命基地西柏坡附近,所以此地亦有中華人民共和國龍興之地,亦是「新龍脈」之地;此新區初期開發面積五百多平方公里(約等於二個台北市面積),全部開發完成約二千平方公里(與首爾差不多),比浦東新區(約1430平方公里)還大,與深圳特區(2050平方公里)差不多、亦約等於新北市(2053平方公里)之大小,預定20年開發期,預計花費四萬億人民幣;其目的為紓解北京市與天津市發展壓力、建設以高新科技和新文創為主的典範城市,亦是習近平主席理想的社會主義烏托邦城市,讓中國青年有一個發展專長與築夢理想的城市;所以中國政府將此新區定位為「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集中承載地」「高水平社會主義現代化城市」「現代化經濟體系之新引擎」。

龍安新區於2017年4月1日經國務院公佈實施,迄今已有1300多家大型企業辦理註冊準備進駐;公佈當天房地產價格就大幅起漲,但為河北省政府大力阻止強力停止所有龍安地區之房地產交易,甚至停止辦理離婚登記以防假藉離婚來炒作房市,司法單位甚至嚴厲取締軍公教人員在龍安新區購置房地產以遏止炒作房市歪風更為民眾表率(這一點國民黨真應好好學習效法);中國大陸媒體說「上世紀八十年代看深圳、九十年代看浦東、21世紀就要看龍安」;40年前中國要開發深圳時中國人沒錢炒作房市,港澳人士大多不信深圳會開發成功(相信者如李嘉誠、包玉剛、董浩雲董建華父子都發了大財)故鮮少人去炒作房市;開發上海浦東時就有很多港澳台人士前去炒作房市但大陸人士還是少人前去炒作;現在龍安新區開發時中國人有錢的已很多了,因此四月一日一公佈,大家以為是愚人節在開玩笑,但四月二日發現是真的已經是一分鐘一個行情,還有官員涉入其中參加炒作大業,結果司法單位手到擒來雙規雙開的七人;現在國務院新的政策是多利用「住房公積金」興建公有房屋以租售雙軌並行制廉價租售給到新區創業就業之年輕人,習近平說房屋不是建來炒作的而是建來服務人民的,讓在這裡創業或就業之年輕人減輕住房之負擔而有更多的能力用在工作或創作上,這是社會主義新城市應該具備之新觀念;這也是台灣政府所必須要學習的,韓國瑜當選高雄市長後一大群建商在賴正鎰理事長率領下數度到高雄考察,我就很為台灣尤其是高雄年輕人擔憂,對高雄市非常陌生且啥事都一知半解的韓國瑜如何經得起這些房地產大亨的炒作與愚弄,韓國瑜一讓這些房地產大亨發了大財那高雄年輕人想買房子就難上加難困難重重了,除非韓國瑜能學習近平的作法叫這些建商建房子廉價租售給高雄年輕人,如果韓國瑜能做到這點我就挺身支持韓國瑜競選總統。

其實我很多年前就撰文建議政府以五十萬人口為度在中北部「營建新首都」,可惜都無任何反應,只有狗吠火車無動於衷;但四十年來中國已在不到一萬人口的小漁村開發出深圳千萬人口的大都會區,又在長江口上海浦東開發出國際大都會級的「浦東新區」(約可容納七百萬人),現在又在北京天津附近開發「龍安新區」,準備興建一座與韓國首爾一樣大小之新都會區;而韓國政府亦在2014年將中央政府大部份部會遷到漢城(首爾)南方160公里的「世宗特別市」(新首都),僅留青瓦台(總統府)、國會、國防部、外交部在首爾;連非常貧窮的緬甸都在2005年於深山中興建一座台北市18倍大的新首都「奈比都」,現在人口已達百萬人之譜,對於疏解六百萬人口壓力的仰光發生很大的作用;連緬甸軍政府(2005年還是軍政府)都有這種遠見與智慧,可見台灣國民黨政府有多混,真如陳庚金教授說的「能撈就撈、能混就混」,當時在陳庚金教授身旁的韓國瑜也哈哈大笑「沒有表示反對」;韓國瑜最近還說「這三十年政府都在混」,韓國瑜說的沒錯-這三十年國民黨政府都在鬼混,連2000年到2008年陳水扁總統主政時代也是朝小野大,國民黨混到孫總理的五權憲法變成四權,監察院因國民黨不派出監察委員人選硬是讓監察權停擺三年多,由此可見這三十年來國民黨有多會混了。

在回來看「龍安新區」未來之發展真是無可限量、有無極限的發展極限,雖然它不似深圳和上海浦東有深水港之開發之利,但它周邊的北京(2171萬人)天津(1547萬人)石家莊(1070萬人)保定市(1155萬人)滄州市(745萬人)廊坊市(456萬人),就連「龍安新區」內的雄縣(400萬人)安新縣(42萬人)容城縣(25萬人)加上附近十幾個小鄉鎮總數也有500萬人,故此地區人口總數就將近七千萬人,這些都是「龍安新區」發展的人力資源也是人脈之源,人脈就是金脈就是錢脈就是物脈,所以龍安新區之發展絕不亞於深圳或浦東,也難怪中國很多人已將「龍安新區」視為「新首都」,不過中共當局將其界定為華北的「矽谷」,以發展高新尖端科技和新文創產業為主,中共中央興建此新都會區並提供廉價之物業讓中國年輕人盡情發揮;中國政府將利用「住房公積金」興建大量房子(香港稱為公屋)廉價租給中國年輕人,這是「龍安新區」發展之特色,也是習近平所說的「社會主義的新典型城市」(有點像北朝鮮的作法,只要你有本事,國家就提供土地建房子讓你盡情發揮發展)這也是習近平主政以來展現新的領導風格,建立與上海浦東及深圳完全不同的發展格局,所以他要嚴厲禁止炒作房市,他一定要強勢的把社會資源用在社會主義城市建設與社會經濟發展之上,誰要阻礙社會經濟之發展誰就要倒大楣,在中國這是很容易推行的政策,在台灣若要施行起來可能就要動搖國本,因為一大堆國民黨退將都在炒作軍宅一大堆國民黨要員都在住豪宅,再看看蔡英文雷厲風行改革年金制度就要動搖國本了,一群專門負責打敗仗看到共軍不是投降就是逃亡的蔣幫遺孽就出來喬裝「八百撞士」到處亂撞、最後竟然彗星撞地球提前終結年金支領;其實兩岸統一之後這些蔣幫遺孽退將又還有優渥的年金可領嗎?韓國瑜說過去三十年台灣都在鬼混不就是在說這些人嗎(當然包括韓國於自己),中共實施一黨專政讓國家進步神速,台灣實施民主政治卻讓國民黨「能撈就撈能混就混」也讓民進黨爭權奪利無所不用其極;所以台灣是否應該研究實施「內閣制」或「邦聯制」或「多黨聯合政府制」只要能讓台灣進步發展人民安居樂業的都可以拿來研究;至於韓國瑜講「台灣安全、人民有錢」這種空話就免了,因這和蔣介石的「反攻大陸、殺朱拔毛」一樣空洞廢話連篇,都是騙反攻預算經費用的:啥是「台灣安全」?啥是「人民有錢」?如何定義?這只有頭腦簡單知識淺薄的人會隨便說一說聽一聽罷了!就像那些一天到晚拿青天白日滿地紅國旗戴國旗帽穿國旗裝的人一樣滑稽一樣滑頭,因為只要中國大官來了他們又藏起來了,這不是很可笑嗎?

中國開發第三個新區「龍安新區」引人很多遐想也有很多看法,中國已開發很多人工島又開發三座新的大型都會區,這些都值得台灣見賢思齊,希望「有為者亦若是」。(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國民黨:中國國民黨(簡稱國民黨、KMT),是中華民國國父孫中山等革命黨人所創建的中國原生政黨,亦是中華民國與亞洲歷史最悠久的政黨之一。其前身最早為成立於1894年的檀香山興中會,而後分別改組為中國同盟會、國民黨及中華革命黨,1919年10月10日經中華民國國父孫中山改組後改為現名。 2000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敗選後,該黨首次成為在野黨,至2008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重掌執政權至今。中國國民黨與其分離出來的親民黨和新黨等政黨構成的泛藍陣營,和以民進黨為首的泛綠陣營並列為現今中華民國兩大政治聯盟。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