階級是可以改變的(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最近郭台銘和蔡英文很無聊的在「鬥嘴鼓」,郭台銘說蔡英文讀台大時就開車上學而那時他是在騎機車送貨;蔡英文則說為何郭台銘的工廠工人很多人都會想不開(意思是不想活而跑去跳樓),在我看這兩人中蔡英文是中華民國歷任總統李登輝以外最有做為最有能力保護台灣的總統,而郭台銘是國民黨內當今最有能力開創財經新局的人,這兩人當前分別在政治與經濟方面都有非常傑出的表現與成就,而今為了競逐總統而淪為「鬥嘴鼓」的小丑角色,實在令人很訝異也很失望;其實在吾人看來兩人階級成份相差無幾,筆者於民國62年就認識蔡英文尊翁蔡潔生老理事長,他和郭台銘一樣都是白手起家致富後都很樂善好施熱心公益大公無私,他和郭台銘一樣都很有生意頭腦,民國五十年初他看到國民黨敗退台灣後搬來很多車輛所以他就從屏東跑來台北開修車廠,他又看到美軍協防台灣也帶來很多「美規」轎車,他就要修車廠工人學英文專門修美國人車輛,他在台北中山北路開修車廠,中山北路三段四段是美國人專門活動區域,由此到士林天母甚至陽明山的美國人車輛就大部份找他的修車廠修車保養,因而賺了很多錢;蔡潔生又看清楚蔣介石的「反攻無望論」(這句話是雷震講的),蔡潔生就把賺來的錢拿去買土地等著國民黨政府調高地價(因為蔣介石必須讓帶來台灣的的兩百萬軍民吃飽穿暖,否則領導中心會倒掉),國民黨此一「反攻大陸政策」害蔡潔生及其他地主賺了很多錢(這包括上海來的嚴慶齡在新店買了很多土地又在苗栗三義買了更多土地到現在只要安分守己過日子,嚴慶齡子孫吃二十代都吃不完);蔡潔生賺了錢就在台北和屏東大做公益事業照顧屏東鄉親,他為了最小的寶貝女兒讀台大方便通學就買了一部國產車給她代步,因當時從陽明山到台北市區的公車非常少,現在專門跑文化大學的260路公車是李登輝當市長時開出來的,因當時李登輝兒子李憲文在華岡讀博士班、他的大女兒李安娜也在華岡讀企研所碩士班,筆者當時讀經研所碩士班而且擔任第十五屆「華岡研究生幹事會總幹事」,所以對260路公車之通車過程非常了解;蔡潔生買車子給小女兒通學代步還規定只能用於「通學」不能開出去玩,所以蔡潔生買車給小女兒通學代步是關愛不是溺愛,他要是溺愛小女兒以他的財力絕對可以再聘請一位司機兼保鑣隨侍在側的,所以蔡潔生這種關愛子女之父愛相信郭台銘也有,郭台銘的父親若不幹小警員而跑去營商成功,郭台銘也就不用睡媽祖廟不用一面讀書一面打工不用騎機車送貨了,一種米養千百種人,一枝草一點露,每個人的命都不一樣,但要看他的奮鬥過程來斷定他的生命意義與價值,如果蔡英文拿她父親的錢去做生意若是做到非常成功人家也會說她是靠父親長輩的庇蔭而成功的,但她和兄姊拿著父親留下來的錢去幫垂死掙扎的民進黨周轉而帶著民進黨走過死亡的幽谷救起了民進黨;然後她又上山下海走進深山部落與海邊漁村鄉野農家去探訪民情而贏得人民的支持進而當選中華民國第一位女總統,這段過程是蔡英文自己奮鬥打拼出來的,她父親從沒參加過競選也非政治人物,所以郭台銘若要接地氣就要去接台灣人民的正派正義正直之氣、不要去接國民黨邪派之氣、更不要接馬英九與韓國瑜騙人之氣-以永遠做不到的「六三三」和「高雄成為台灣首富」(他自己已在議會承認他的十二項政見只有兩項能兌現),如果郭台銘去接馬英九與韓國瑜這種不正派之邪氣,那郭台銘就與這般人同流合汙了,一代天驕的「現代版成吉思汗」就墮落風塵就蒙塵了。

所以郭台銘和蔡英文應是同一階級的,筆者雖贊同馬克思很多政治經濟理論,但不贊同他的「階級鬥爭論」更不贊同毛澤東的「黑五類與紅五類」之分類來互相批鬥;其實「階級」是可以變動的,有一次周恩來答覆赫魯雪夫的詢問說「是的,我出身在資產階級家庭」,赫魯雪夫很得意的說「我出身在無產階級家庭」,周恩來接著說「不過、我們都背叛我們原來出身的階級」(意思是說周恩來變成無產階級而赫魯雪夫變成資產階級);所以啥階級都不重要只要君子愛財取之有道都會被人民尊敬的,不要兩代公務員卻積財千百億那就很難堪了,人民想尊敬都很困難的;郭台銘和蔡潔生都是以正當手法克苦營商而致富也都能大公無私的樂善好施,蔡潔生的子女也都能繼承父親志業愛鄉土愛社稷大事從事公益活動絕不為富不仁為德不卒;從上述可知、郭台銘說蔡英文讀大學開車通學是在掀起階級鬥爭、是很無聊不正派的做法,沒啥意義;至於蔡英文說郭台銘的工廠為何那麼多勞工想不開?這也是很無聊,郭台銘全球工廠勞工超過150萬人(比台灣現在部隊人數多了好幾倍),不是一萬五千人更不是一千五百人,其中有十幾人想不開無法經得起辛苦勞動之考驗,那應是個人問題與管理問題關係不大,這就好像台灣很多學生經不起功課壓力而自殘或自殺甚至跳樓,若無個別管理因素這也只能視為學生個人抗壓力不足之問題,與整體學生管理或輔導工作關係不大,不必以偏概全,所以蔡英文以十幾位勞工想不開而跳樓輕生來以偏概全看郭台銘統領的150多萬勞工之管理問體,太過無聊且無啥意義,這也是掀起階級鬥爭之下策,不足為取,這兩位台灣菁英選舉選到如此擺爛步,真的不智也很可惜;而且這也可能模糊社會觀點,讓一些邪氣較重的參選人躲過社會嚴厲的監督,例如一直拿不出治國治市策略的韓國瑜一直在胡說八道,以一句「高雄發大財」想再蒙混過關;上任市長不久他才公開說他不會長住高雄、他只是一個「過客」(所以我後來以「過客市長」來稱呼他),但最近他又公開承認願接受國民黨徵召代表國民黨競選總統,選上總統後要留在高雄上班(總統常駐高雄上班的法律問題、政治問題、社會問題暫且擱置不談,光談韓國瑜的心智與心性問題就有太多問題),反正不論是「過客市長」或「高雄總統」一切以韓國瑜個人政治前途為最高考量,與江山社稷關係不大,說不定他選上總統後就學傅作義和中共議和進而和平解放台灣了。

韓國瑜最讓人不放心的正是他所出身的階級,除了他曾留學北京大學多年大陸同學人脈眾多且都已成中國政壇菁英外,另外就是他出身的新北市中和的壽德新村,壽德新村住的都是蔣經國手下最重要的情治人員包括有東廠之稱的警總、御林軍之稱的憲兵官長、軍情局和國安局官長還有一部份的陸軍軍官;居住於此的前黨外時期的街頭小霸王林正杰的父親林坤榮就是派到大陸的軍情局人員;韓國瑜父親韓濟華在抗戰時就已官拜中尉隊副(相當於副連長),來到台灣混到退伍至少也有上校吧,所以前些時候有篇文章說韓國瑜和陳水扁都是三級貧民出身,真是活見鬼,壽德新村若真有「三級貧民」至少還有台灣人民在養,陳水扁父親這位三級貧民只能當佃農和長工維生還要時常舉債度日;所以把韓國瑜當三級貧戶子女真是「羞辱」韓國瑜高貴的出身身份,蓋在當時的壽德新村是沒啥「三級貧戶」的,連一級貧戶都沒有,情治人員都是兩個名字兩本護照兩三份薪水還有很高的工作費,這種不愁吃不愁穿的生活讓韓國瑜能在中學時就去混太保,故而被父母送去讀軍校而養成他今日還玩世不恭吊兒郎當信口開河的個性,這種個性在當立法委員到現在當高雄市長都一成不變,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如果韓國瑜真當上總統中華民國江山不改就很難了,不信大家等著瞧吧!所以階級是可以改變,最難改的是個性,英國大哲學家羅素說「一個人活到四十歲就要為自己的面相負責」,面相顯現個人個性,四十歲以後就很難再改變了。(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民進黨:民主進步黨(英語: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縮寫為DPP),簡稱民進黨,為中華民國主要政黨之一,是繼日治時代的臺灣民眾黨後第二個實際參政的臺灣政黨,為臺灣最大的本土派政黨。曾在2000年至2008年之間執政,並成為臺灣歷史與中華民國歷史上首個透過政權和平轉移執政的政黨,現為臺灣最大在野黨。以民進黨為首的泛綠陣營,和以中國國民黨為首的泛藍陣營並列為臺灣兩大政治聯盟。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延伸閱讀
最新政治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