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郭台銘談「經濟學」(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自夏商周建立朝廷管理國政以來(這是從甲骨文記載考證所得、之前尚無文字記載故不知有無朝廷管理國政之史蹟)在中國二千多年歷史中尚無郭氏稱王稱帝之紀錄,這對名列中原百家姓第十一名的郭氏來說是件有些遺憾之事;一千多年前唐朝「汾陽王」郭子儀是離帝王龍椅最近之人在平定「安史之亂」後原有機會自己稱帝,但他舉監軍太子李亨登基為唐肅宗而將為躲避安史之亂而逃到四川的唐玄宗李隆基「提升」拱成「太上皇」,肅宗則封郭子儀為汾陽王,除了沒有龍椅和黃袍外一切禮制有如皇帝,文武百官臨朝時只有皇帝和郭子儀坐著其他文武百官不是站著就是跪著(郭子儀對皇帝不必行跪拜禮),肅宗自己拜郭子儀為「尚父」,並告訴太子自他(指肅宗)之後的帝位都是郭子儀「成全」的;郭子儀的兒孫後來在李氏唐朝出了很多大將軍、尚書令(位同宰相),也出過駙馬、皇后、皇貴妃、太后,郭子儀之外還有兩位子孫被皇帝封王;真是「姊妹弟兄皆列士」「李家天下郭家治」,這是史上郭氏離帝位最近的一人,至今在海峽兩岸都未再出「帝王」人選;直到最近郭台銘宣佈參加中華民國總統國民黨黨內初選才又出現「帝王之相」之人(其實郭台銘因親手創建橫跨歐亞非澳四洲的鴻海國際大企業集團已被日本人喻為現代版的成吉思汗),所以若郭台銘能夠榮登九五之尊的總統寶座,身為郭氏子孫的筆者亦與有無限至上的光榮焉。所以吾人希望郭台銘能開大門走大路正派正義正直正當正氣方正不歪的打一場高水準高尚光明的選戰,勿像馬英九韓國瑜之「術仔」之流用做不到的政見詐騙選票、「親中誤台」(韓國瑜規模較小只有「親中誤高雄」),那就非常「術仔」了。基於此,對於郭台銘一些言行小瑕疵,吾人也就「不吝指教」了。

郭台銘最近自喻是「一個」經濟人、蔡英文則是「半個」經濟人,意思是他比蔡英文更懂經濟更會讓台灣經濟發展起來,這是有很大語病的;筆者自四十年前華岡經濟學研究所學成下山迄今,每日都在閱讀與經濟學相關書籍,可謂「以經濟觀天下、從世界看台灣」,讀書為文寫字凡四十年,颳風下雨國內海外上窮闢落下黃泉從不間斷,讀書之用功堪比郭台銘經營事業之勤勉,奮力不懈,所以自認對「經濟」之理解力應不亞於郭台銘和蔡英文兩位台灣首屈一指菁英,故敢野人獻曝以「愚者千慮必有一得」以補「智者千慮必有一失」之缺憾。

「經濟」之範圍非常廣也非常早發,雖然「經濟學之父」亞當史密斯於1776年發表「國富論」才開啟學術界有系統的研究經濟學,但「經濟活動」可說是自有人類以來就有的行為,有巢氏、神農氏、伏羲氏等都是各種經濟行為的典型代表,二千多年前夏朝的李冰父子在成都開鑿都江堰不但整治水利建設平息水患也引河水終年灌溉農田發展農業經濟;都江堰到今天還在造福成都平原之民眾,逾二千多年歷史而不衰,它既為水利建設亦為農業經濟與民生經濟建設;周公的井田制度也是一種社會經濟制度;再來是秦始皇「修建」萬里長城(這之前的各諸侯就有分段興建、秦始皇只是將其加大加高再銜接起來),這萬里長城雖是國防建設也是經濟建設,如今「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現在每年有六千萬觀光客在各段萬里長城旅遊(與香港每年觀光客等量齊觀),為中國賺進大把觀光財,可見萬里長城也是一項經濟建設;所以大凡農業、工業、漁業、畜牧業、林業、礦業、電業、科技、天文、地理、歷史、江湖河海、教育、文化、勞動、國防、政治、法律、社會、語言、治安、金融、保險、國際貿易、僑務、外交、交通、通訊、航業、海洋經濟、人力資源、營建、動植物、醫藥衛生、長期照護、體育運動、觀光旅遊、都市計畫、市地重劃、農地重劃、都市更新、社區營造、物業管理、企業管理、行銷策略、廣告策略、品牌管理、風險管理、仲介經紀、城鄉交流、族群融合、文創、音樂、宗教、影視、新聞傳播、殯葬禮儀、甚至五行五術(正派的)還有國內尚未開放而國外已在發大財的博弈、賭場、賽馬等都是與經濟發展有關,而郭台銘所專精的科技、模具、國際貿易等只是其中的一小部份,當然這小部份正隨著國際化、科技化、全球化而逐漸膨脹擴大其影響力與生產力,如過去(大約四十年前)台灣電工器材公會比營造公會還略小一些,但隨著全球化與科技化的膨脹發展,電工器材公會又改名為電機電子工業同業公會,至2010年其產值已佔工業總產值54%左右,可算是台灣的「命根子」產業;所以若說郭台銘精通於此就說他是「一個經濟人」那就以偏概全了,因為這些僅佔台灣整體經濟之一部份而已嘛!

其實中華民國各院各部會都與經濟有關,(所以「經濟部」應該改名字如「工商部」);如勞動部-勞動力不管從古典學派或社會主義經濟觀點都非常重視勞動力,蘇聯總書記列寧說「全人類第一個生產力就是工人、就是勞動力」,他又說「政治是經濟的集中表現」,所以整個政府甚至政黨政團都可說在從事經濟活動;關於人力教育訓練方面,毛澤東曾說「我們要從落後的中國變成先進的中國就要靠不斷的學習」;周恩來也說過「我們要為中國之崛起而讀書」,學習、訓練、教育、讀書就是教育經濟的基本功,沒有這套基本功則教育就淪為「有教無育」、而無育就無成就白教一場,一個國家社會要發展一定要有高品質的教育教導出高水準的人力資源,國家社會才有大力發展之機會;勞工教育水準高才能生產高品質的產品,軍人水準高才能操作高水準精密武器,國防戰力才能強大;孫文說「國防與民生工業合一」就是要將國防產業與民生工業相結合也就是現在蔡英文總統大力推動的「國防產業自主」以強化自己國防生產自主性,其實「國防」與「經濟」是兩條無異曲線就是國防戰力越強大其經濟發展力也越強大,反之則可能因忙於抵禦外侮而疏於經濟發展,台灣和以色列都是最好的例子;「法律」與「經濟」亦是兩條無異曲線,法律越完善完備則經濟會越發展,反之則可能衰退,最近香港特區政府欲通過「逃犯條例」,不但引起二百萬港人上街頭抗爭又發起「罷工」「罷課」「罷市」引起社會極大之不安定還嚇跑很多大財團將資金移到新加坡,對香港的「亞洲金融中心」發生不小的動搖,可見惡法或惡政對經濟發展都是不討好的因素,可能嚇跑很多資金也讓境外資金不敢進來,故政治一定要清明才是發展經濟最大的動力;所以政府是個政治體亦是個經濟體,所以郭台銘說蔡英文是「半個經濟人」就以偏概全了,蔡英文現在管理的國防、法律、政治、政府外交都是郭台銘較陌生的領域也是郭台銘要認真學習的,在我看若國民黨要走正派政黨路線(這是以前沒走過的)那郭台銘是很可能會代表國民黨迎戰蔡英文的,兩人都是台灣菁英(一個是正派的企業家一個是正派的政治家),都各有專精但絕非郭台銘講的「一個經濟人」對上「半個經濟人」,郭台銘若以此基調來定競選策略就會失之毫釐差之千里必輸無疑;蔡潔生先生要這個小女兒讀法律系原是要她來協助管理家裡的營建事業的(沒料到她卻管到國家大政了),營建業是「火車頭產業」依照行政院主計處統計其關聯產業多達120多種,現在連很多科技業都是營建業的關聯產業(河海工程或水庫清汙都用衛星定位處理),所以蔡英文對產業經濟應該不會太陌生,而且她還花十多年代表台灣與一百多個國家談判加入國際貿易組織,對國際貿易亦是談判高手,郭台銘一定要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才能為郭氏爭取第一個「九五之尊」大衛,俾光宗耀祖光耀門庭;郭台銘加油!

(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蔡英文:學術界出身,是臺灣的學者及政治人物,先後畢業於臺灣大學法學院、康乃爾大學法學碩士、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法學博士。現任民主進步黨主席。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