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春談老問題(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2020年新春時節卻在中國大陸鬧出一個全球性大事件簡稱為「武漢肺炎事件」,這個經中國國家衛生健康委核定的正式標準名稱「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一般相信是自2019年12月1日即已在中國湖北省武漢市產生,但武漢市的衛生健康委卻到1個月後的12月31日才正式證實;這個月的隱瞞疫情竟對全世界各國造成極為快速的傳染與難以彌補的傷害;迄今為止單單是湖北省就有病例約6000人、已有132人死亡,預計全中國可能已逾萬人罹病等待醫治,至於死亡人數則未見公佈,現在全中國僅剩西藏地區未見淪陷不過也已開始防疫工作。目前封城者有包括武漢在內15城市(人口超過四千萬人),湖北省已幾乎成封省狀態;首都北京市已停止對外陸路交通,所有陸路運輸工具停止省際運輸服務;上海市亦禁止長途客運進出;「武漢肺炎」不僅傳遍全國,甚至全球許多國家包括台灣、日本、韓國、泰國、新加坡、越南、美國、加拿大、法國及中國兩個特區澳門、香港都有疫情爆發;香港也禁止湖北省旅客或14天內到過武漢的遊客不得入境;最猛的是北朝鮮在一週前已關閉邊境,蒙古國亦在前天宣佈關閉邊界,等於停止與中國之民間交流;台灣行政院長蘇貞昌又繼查驗非洲豬瘟的強大魄力後又再使出巨大的雷霆萬鈞之力對抗「武漢肺炎」,他不但第一時間親自進入機場視導並當場要求交通部長林佳龍研究停飛中國航班之可行性,六天前華航已宣佈二月底以前所有至中國航班全部停飛,交通部觀光局亦宣佈停止出團到中國的所有旅行團,同時不准所有武漢旅行團進入台灣;蘇貞昌並且於1月24日宣佈不准再出口口罩以確保台灣人民之安全用量與維護健康之積極作為;大年初二晚間武漢市長周先旺出現在電視上公開說在疫情被證實前已有500萬人離開武漢,現在城裡只剩900萬人,這500萬人逃到何處都是這次全球性疫情一個大破口也是一個人類大災難;蘇貞昌這次強力的防疫政策與及「台灣優先」最高戰略贏得台灣人民很大的肯定與讚賞;有中國大陸網民說:「為何他們(指台灣人民)能當公民而我們只能當賤民」,其實這是台灣人民犧牲多少自由甚至生命才從國民黨蔣幫集團爭取到的,現在台灣連總統都由人民自己投票選舉產生,全國公職人員(含民意代表)都是「公僕」,若不好好幹就會被「噹」被處罰甚至被罷免;但中國的官員是騎在人民頭上的「官爺」,只有他們能大聲吆喝人民,人民若大聲對官爺說話,可能就會找不到人或是很久很久才知道被羈押何處?啥是公民啥是賤民?都是自己選擇的,自由民主不會自己從天上掉下來的,毛澤東說「革命就是鬥爭不是請客吃飯」;像前天出來開記者會的湖北省長王曉東、省府秘書長別必雄、武漢市長周先旺若是在台灣早就引咎辭職下台了,別說一種疫情境以「武漢」為名還傳到世界各地,這麼丟臉的事若在台灣大概只有馬英九可以處之泰然不當一回事,其他在台灣所有首長官員應該都沒臉再面對人民面對民意代表面對媒體記者(尤其是國際記者)及專家學者出身的名嘴,在這些第二權與第四權的嚴厲監督下,台灣官員(公僕)是每天都要如履薄冰「剉咧等」的。

台灣的直播大帥「館長」陳之漢說這是台灣和中國最大的不同點,如果今天台灣是中國的一省,那台灣就淪陷了;館長這個說法吾人只同意一半,吾人之管見是台灣今天不是中國的一省而沒有淪陷是因民進黨執政尤其是最強行政能力的蘇貞昌擔任閣揆所以台灣才能不淪陷,今天若是國民黨執政尤其是馬英九執政,台灣要想不封島都很難,談這事就讓我想起2003年的SARS傳進台灣時馬英九正是首都台北市長,由於他的超級顢頇無能又無知,將所有罹煞者全部關進市立和平醫院與社會大眾隔離,害裡面的醫護人員全部與罹煞者共處一室相互感染,結果一些醫護人員為求生命安全只好紛紛四處逃難,有些已經感染者就這樣全國到處傳染,最後台灣災情非常慘重共計因死於罹患SARS者共87人;其實當時台大醫院教授級醫學博士高明見醫師(後來擔任親民黨立法委員、考試委員)曾提出高見就是只要個別隔離開來治療即可,高明見醫師此一高論透過台灣大學上報到教育部通令全國各級學校實施;我中學的姊妹校美和技術學院(現已改制為美和科技大學)曾發現有一位女學生罹患SARS就是用這種方法全校放假一週然後全校大消毒三次,女學生送醫隔離治療,未久就痊癒返校上課,全校平安無事無人傷亡;這麼簡單又實用的治療方法,卻未被當時超級無能又無知的馬英九市長所採納,結果造成全國慘重傷亡,現在講到「武漢肺炎」就讓人想起十七年前的SARS就不由得再想到那個超級無能又無知的馬英九,但國民黨還是提名他以「六三三」那些他用八年甚至八十年都做不到的政見來詐騙選票,可見國民黨多麼惡質惡劣多麼詐欺不善良;馬英九第二任再提名一位「白先生」吳敦義搭檔競選,我就深惡痛絕深感國民黨已無好好服務台灣造福人民之誠意,只想「能混就混、能撈就撈、能騙就騙」,吾人就開始主張國民黨蔣幫集團應該早點從台灣消失;這次吳敦義主席又以特殊方式提名一位眷村小混混出身的韓國瑜競選總統,吾人更深覺國民黨已無藥可救無在台灣存在的必要,若要存在則改為「財團」經營企業就可;事實上吳敦義此次提名韓國瑜競選總統亦讓中共當局非常不能苟同,韓國瑜荒誕離譜荒謬的事幹太多了、不正經的話也講太多了,中共當局早在去年十月就看破韓國瑜手腳也看衰國民黨在台灣存在的意義;其實中共早就應該放棄逃到台灣的蔣幫集團,因為這些人絕大部份恐共怕共成性,一聽到「共產黨」就兩腳發軟兩眼發黑,明明是天下紅一片但逃台的蔣幫集團卻是黑成一片,君不見包括吳斯懷中將在內的國民黨一群退將集體整隊跑到習近平總書記面前正襟危坐聽訓就可見一般,這些人在共產黨面前是沒啥骨氣正氣義氣的就差一點沒嚇死斷氣而已,所以中共根本不用花任何心思在這些人身上,一手拿金條一手拿鐵條就可;吾人早就說過中共對台應該做的是對台灣人民多花點心思,只有擺平台灣人民才算對台工作成功,而擺平台灣人民其實也很簡單:第一、消滅共同的敵人國民黨蔣幫集團,這個集團在中國屠殺數千萬人,因而被中國人民追殺亡命台灣孤島,惟在台灣亦未見有任何反省就讓十四萬台灣人民從戶籍資料中消失,許多隻身跟國民黨蔣幫集團逃到台灣的外省人也難逃蔣經國特務之殘害殺戮變成台北市六張犁山坡上亂葬崗的孤魂野鬼;國民黨在中國作惡多端在台灣也無惡不作,所以兩岸應該聯合消滅這個唯利是圖自私自利喪盡天良的幫派,這是兩岸人民開始合作的起點,以此作為培養兩岸人民深厚情感之開端。第二、為對台灣人民釋出善意,中共應該撤除面向台灣的一千多顆飛彈並停止對台之文攻武嚇,停止對台灣之外交圍堵(包括不圍堵台灣加入世界衛生組織),將這些對台灣不友善之經費轉用於改善中國大陸人民之生活水平(包括醫藥衛生、口罩等)。第三、多增加兩岸人民交流之機會以增進兩岸人民之情感與了解,要多善意的了解後才能和平相處、才能推進兩岸統一的進程。第四、政府政策應由人民自由意志之支持而產生,應多提升人民政治生活之公共參與機會、也多給媒體自由表述之機會,例如這次「武漢肺炎」聽說在2019年12月1日就在民間流傳,但被衛生官僚壓下不准上報,直至12月31日已經紙包不住火才由官方證實,但已難以收拾,據武漢市長承認這段時間約有五百萬人逃離武漢亡命天涯各地,這就是現在世界各地眾多國家城市遭殃罹病的原因;2020年一月十四日澳洲發生大火燒山,澳洲政府在國際社會對台灣極為友善也無飛彈對準台灣更無三不五時文攻武嚇威脅台灣,台灣政府基於國際互助與人道支援捐贈十萬個較高級的N95口罩給澳洲醫護人員與救火英雄英雌;若中國不在其之前隱瞞疫情而讓台灣「共罹難」,也許台灣政府基於人道考量還能捐贈中國一些口罩,如今台灣自己自身難保(可能還有很多友台國家地區需要援助),台灣政府最高當局當然要以照顧台灣人民為第一優先,因為這個政府是這些人投票支持出來的,若有一天政府沒有口罩給需要防護的人民,這個政府就會岌岌可危了;這就是台灣的民主政治之真諦:「以民為主、台灣優先」;若台灣政府未經人民或民意機關同意就拿物質去援助對我敵意甚濃的國家,這個政府也是自找麻煩,就是沒有被推翻也會在下次選舉時自掘墳墓自找死路,因為,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

至於有大S跑去日本買了一萬個口罩捐給武漢,他們是基於人道關懷或商業利益都全OK,吾人也稍微了解大小S姊妹及其家族在中國有巨大的商業利益,其僅僅捐贈一萬個口罩其實是非常少之又少非常不符比例原則的,若是我在中國有那麼大的商業利益至少會捐贈五十萬個以上才差不多,當然人道關懷是無價的,捐多捐少都很可取很偉大,這就是台灣公民社會的高尚素養;對於那些在中國有巨大商業利益或政治利益的人或團體,吾人亦鼓勵他們基於人道關懷到日本或其他國家多買一些口罩捐贈給中國;當然最重要的是中國要撤除對準台灣的飛彈、停止對台的文攻武嚇、改善台灣的國際活動空間、停止杯葛台灣加入國際組織、加強兩岸人民與政府之交流,如果這些都做到而台灣政府還不捐贈口罩給中國,那我這支大砲會對準台灣中央政府每天照三餐轟他三砲、直到轟垮為止。

唉!這些都是說過很多次的老問題,新春期間還在談這些老問題真的很無趣,可是「武漢肺炎」正在全球各國各地肆虐無忌,中國的疫情還有興無減,若不再老生常談、野人獻曝一下、「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愚人千慮必有一得」,希望我這愚人千慮能給疫情多一點改善的機會,善哉!善哉!(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
林佳龍:林佳龍(1964年2月13日-)為臺灣政治人物,原籍雲林縣麥寮鄉,出生於臺北市萬華區。民主進步黨籍,美國耶魯大學政治學博士。曾任總統府副秘書長、民主進步黨秘書長、行政院新聞局長、行政院顧問兼發言人、國家安全會議諮詢委員、立法委員、國立中正大學和國立臺中技術學院政治學系助理教授等職。2014臺中市(直轄市)第二屆市長選舉,當選台中市市長,同年12月25日就任。 ...更多

人氣政治新聞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