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順貴贖罪的機會

  • 分享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祈懷秋

詹順貴已經和蓋深澳電廠畫等號,現在觀塘案如果他繼續屈從、順應、甚至促成政府執意要蓋的主張,他將來離開官場幾乎可以告老還鄉,無顏也不必再參加任何環保團體的活動了。

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要蓋在觀塘工業區,因為當地有很多特殊的生態景觀,例如大潭藻礁,還有保育類柴山多杯孔珊瑚,除了當地搶救大潭藻礁行動聯盟,還有很多學者和環團都很重視這個開發案。10月3日的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的環評會議流會,其中詹順貴請假缺席,引起各方的猜測。過去深澳電廠的開發案,環差會議在8比8平手的狀況之下,詹順貴投下關鍵的贊成票,讓蓋深澳電廠過關,這是因應非核家園的缺電,政府明知燃煤電廠會帶來嚴重空汙也非蓋不可,在那一個歷史的時刻,攸關台灣的能源和空汙,詹順貴做了選擇贊成蓋高汙染的煤電廠。過去台灣較大的環保抗爭活動,詹順貴無役不與,贏得環保人士的敬重,但是當上環保署副署長,順應政府的政治考量,投下關鍵的一票,他讓大家失望至極,因為角色反差太大。

輿論說詹順貴從過去的「環保律師」質變了,從此被貼上「環保殺手」、「環境殺手」、「背叛環保」的標籤,他受傷很重,選擇繼續坐在環保署副署長的職位,必須投下長官要的關鍵票,所以理當承受外界的指責,他背叛台灣的環保、也背叛他的專業和良知,這是抉擇的代價。帶著環保的理想進入官場體制內,從過去一場又一場的環保抗爭活動,變成手中握有公權力的官員。他以為一個了解環境的專業人士,進入環保署可以改變環評制度,或許他不曾想過這個職位是長官的恩賜,他的職責是執行長官的意旨,不是單純的捍衛環保和實踐理想。賴清德要蓋深澳電廠,詹順貴主持會議就是要讓環評會議通過,很多環評委員得知深澳電廠環評通過,晚上都睡不著覺,不知道詹順貴當天是否睡得安穩?

詹順貴贖罪的機會

(圖片取自:FB詹順貴)

現在的觀塘工業區要蓋中油天然氣接收站,詹順貴知道又是過場戲,政府只不過是要環評委員通過表決來替政府政策背書,有良知的環評委員拒絕出席投下違反專業的一票,但是三度流會之後,總有一天可以通過,因為官方代表必須照著行政院的意旨投票,陸續再安排找一些意識形態接近的環評學者出席,至終就會通過。從環保署長李應元二度擔任主席,就可以知道政府會很粗暴的護航主導,讓這個案子過關,深澳電廠不也是這樣嗎?更何況這個觀塘案的影響層面以及社會反彈的聲浪比蓋深澳電廠小太多,對行政院而言是小事一樁。

行政院說觀塘案已經有縮小面積等配套措施,希望環評委員能夠理解,希望能夠盡快地通過這個開發案,這就像賴清德講說深澳電廠會用乾淨的煤,請大家安心一樣。10月3日的環評會議,詹順貴說是請假沒有請辭,這些都不是大家關注的焦點,社會大眾期待的是詹順貴表態,他比任何人都清楚這個觀塘開發案會帶來環境的破壞,他的立場和專業意見為何?他是否要積極的表態,否則態度消極的閃躲不是長久之計。他說:「仍會繼續為維護環評程序公正、公開而努力,讓環評制度回到正軌,不會輕言放棄。」

詹順貴在當環保律師的時候說過:「經濟發展的核心目的,是要讓人民過得好。而如果沒有乾淨的空氣,乾淨的水,以及乾淨無毒的食材,一切都將是空談。」用他說過的話與他共勉之,不想再受良心的譴責,不想再背叛專業,不想再被環保人士唾棄,觀塘案就是他贖罪的機會。
李應元:李應元(1953年3月16日-),臺灣雲林縣崙背鄉客家人,美國北卡羅來納州立大學醫療經濟學博士,曾任外交部駐美副代表、行政院秘書長、行政院勞工委員會主委、民主進步黨秘書長、第三、四、八屆立法委員,現任第九屆民進黨全國不分區立法委員。將於2016年5月20日進入蔡英文政府任行政院環境保護署長。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