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發生這個錯誤?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魏孫鴻

1998年,爭取連任的台北市長陳水扁敗選了;敗選之夜,「選總統、選總統」的呼聲,響徹雲霄。回頭看看那個時間點,實在不知道國民黨在2020年是不是看錯了什麼?還是哪裡誤會了?

韓國瑜選總統從根底就是一個錯誤,這與草不草包沒有關係、這與喜不喜歡他也沒有關係。關鍵點是,這樣的錯誤對國民黨而言有戰略性的致命影響。韓國瑜勝選高雄市長那晚,誰喊了「選總統」?一個二百五都沒有!沒有人會在那樣的時地中,要一個沈寂了十八年、剛剛當選高雄市長有著一拖拉庫政見要兌現的人,去幹那件事。那麼後來何以如此?

勝選之夜沒人要他選總統,又欠了高雄市民無數個交代得一一履踐的韓國瑜,卻選總統了。的確,黑韓產業鏈存在,但試問捧韓產業鍊沒有嗎?媒體老闆或許是當King Maker上了癮,也或許是要向誰表個功,對那個剛剛上台的市長極盡追捧,且對所謂的韓粉極盡煽動。

原本,國民黨中央理當擔任煞車的角色,讓勝選後的韓粉冷靜下來。這其實一點都不難,只要能理解自己在民調上的不可能,然後開誠布公地找來當時算得上咖的人跟幾位新上位的大諸侯好好一談,問題就迎刃而解。

何以發生這個錯誤?

圖片取自:(FB 韓國瑜)

可是學歷史的當家人卻師心自用,全然忘記韓國瑜贏了高雄市,原本就是國民黨意外的戰略成功。如果當家人腦子沒進水,應當清楚20年來在南臺灣找不到的突破口,一夕之間找著了,不但找著了,而且那個突破口還叫高雄。此時,要韓國瑜好好經營高雄、做出政績,看看2022年能不能讓嘉義、屏東、甚至臺南變天,才是大腦正常運作的黨領導人該有的思維。況且,學歷史的人應該對史料有著強大的分析能力。民進黨2008年一敗塗地,卻可以在2012年再敗選的兩年後就把馬政府打爆,之後於2016年全面執政,哪來的資源?哪來的氣?如果沒有南臺灣那半壁江山,成嗎?搞通這一點,好不容易拿下高雄的韓國瑜,豈能輕言離去?去年年初我們就說過,退一萬步想,韓先生要真選上總統,國民黨必然又要丟失高雄。如此一來,韓國瑜的施政一樣痛苦,且最為倒楣的還是被夾於民進黨奪權抗爭中的國家與人民!

但,蒙了心的領導人,對媒體老闆去年初起的拱韓大戲作壁上觀,心裡撥著自己的算盤。等到韓粉被激到過火後,再搞出首富出馬的戲份,就必然攪爛這一局了。韓粉從那時候起,拼老命地對內掃射、開砲,溫良恭儉「不讓」的對象成了同黨之人的結果,不只造成自己這一方嚴重撕裂,更嚇跑了巨量的中間選民。

這,怪韓粉嗎?當然不能!原本這樣的力量,在2018年底之後,應該是蓄勢待發,成為本次大選的助力。可是就因為一個好野人跟一個野心家的自私,一瞬間使其將討厭蔡英文轉變成討厭韓國瑜,且給了黑韓產業鏈源源不絕的燃料。

這帳,要算得清清楚楚,國民黨再來談改革、才可論團結。否則,下一次誰當家又來這套,或者媒體老闆繼續要搞,那改革、團結不過又是一場玩笑!
韓國瑜:中華民國政治人物,2018年5月21日,韓國瑜接受中國國民黨提名,投入2018年中華民國直轄市長及縣市長選舉,參選高雄市長。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