巷仔內/第三勢力難逃邊緣化命運?

巷仔內/第三勢力難逃邊緣化命運?
▲立委黃國昌日前曾對時代力量同志表示,「如果時力決定當小綠,將義無反顧離開」。(圖/記者林柏年攝)
藍綠兩黨的總統初選都已塵埃落定,如果沒有意外,2020年總統大選,將是現任總統蔡英文對決高雄市長韓國瑜的局面。然而,對於很多藍綠兩方都投不下去的民眾來說,總會期待台灣出現第三勢力,不管是現今的柯文哲、時代力量或是其他方向;然而,綜觀台灣的民主歷程,第三勢力總難逃邊緣化的命運。

先大致看一下台灣曾經標榜「第三勢力」的幾個政黨。要說起台灣政治曾經的第三勢力,就不得不提上個世紀90年代成立的新黨。新黨全盛時期是1994年到1995年,曾獲得15席省市議員席次與21席立委席次,成為立法院的關鍵少數。但從1997年開始,新黨不斷陷入內閧,2000年後,便逐漸邊緣化,目前在枱面上的公職人員僅有潘懷宗、侯漢廷兩名台北市議員。

其次是2000年成立的親民黨,主體是宋楚瑜2000年總統大選的競選團隊,其中有不少原國民黨及新黨政治人物。2001年的全盛時期,立法委員達46席,但到目前為止,立院僅剩3席、地方議會席次也僅有8席。2001年成立的台灣團結聯盟,以前總統李登輝為精神領袖,全盛時期有12席立委,2005年的任務型國代也有21席。但到目前為止,該黨僅剩5席地方議會席次。

仔細分析曾經的第三勢力,可以發現,不管開始時聲勢有多麼浩大,但隨時間進展,所謂的第三勢力都必須面對「站隊」或「合作」,不管其對象是國民黨或是民進黨,只要對重大議題或者重要的選舉沒有自己的論述,那麼,就很容易被「合作」的大黨同化。即使堅持自己的論述,很難談論政黨忠誠度的選民,也會因為「西瓜隈大邊」的效應,漸漸失去舞台。

所以,從前陣子時代力量立委黃國昌對黨內滿足於「小綠」格局一事表達不滿,可以看出時代力量也面臨路線選擇的問題。從民進黨聘任前太陽花學運領袖林飛帆為副祕書長一事來看,民進黨很明顯在吸收當年太陽花學運的支持者,以及年輕族群的支持者。換言之,如果時代力量不能跳脫「小綠」,隨著民進黨整合綠營戰力,2020年時代力量的立委席次很難再維持5席這個數字。

另一方面,台北市長柯文哲若決定要參選2020年總統大選,也必須仔細考量一個問題,雖然柯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吸引年輕族群的選票,但缺乏俗稱「陸軍」的組織戰力,很難在總統大選、區域立委選舉這種全國性的選舉上占到優勢,反倒可能耗損「空軍」戰力。以柯文哲2018年台北市長的選情來看,究竟是不是要投入總統大選,恐怕真的得仔細地、慎重地思考一下。

那麼,到底台灣有沒有政治第三勢力的空間?從過去的經驗來看,經營第三勢力,可以用「短多長空」來形容,簡單地說,對兩黨不滿的民意絕對存在,但很難企求這些民眾對所謂的第三勢力有著「忠誠度」,而且隨著各種政治議題的發酵,第三勢力也很難始終都擁有不同於兩大黨的政治論述。而只要與某一黨有相似的政治論述,在實務上就很容易被打成小藍或小綠,失去原有的支持民意,最後導致邊緣化。

此題有解嗎?以目前國民黨愈來愈難維持大黨的格局來看,並不是不可能。但這樣的改變,恐怕需要五到十年的逐漸變革,並不是一蹴可幾的。
韓國瑜:中華民國政治人物,2018年5月21日,韓國瑜接受中國國民黨提名,投入2018年中華民國直轄市長及縣市長選舉,參選高雄市長。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