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動高雄市的城市悔改運動

因為定期選舉所啟動的政權轉移,有兩個基本功能,就是興利與除弊,就政治發展的內涵而言,兩者不可偏廢,而政權轉移後的高雄市要除掉哪些弊?

客觀檢視高雄市在民進黨長達二十年治理下的亂象,其脫序、混亂、敗壞、腐爛程度之嚴重,離譜到了極點,簡單的說,就是讓高雄成為第一權到第五權徹底癱瘓的墮落大城,天高皇帝遠、諸法皆空的失聯都會。

由謝長廷到陳菊一脈相傳的第一權行政權,固不論矣!第二權的議會也不惶多讓,包庇護航、議長賄選,毫無監督制衡的功能;第三權的司法檢調,這麼多年來,不管市井有關貪贓枉法的弊案眾口喧騰,但是,檢調幾乎未曾辦過一件真正的大案,形同弊絕風清之下的虛設單位;第四權的媒體,在主政者有效的控制與籠絡之下,也成了專報喜、不報憂更不揭弊的市政啦啦隊。

最突兀的,應該屬民主社會的第五權社團組織,高雄市的社團組織活力旺、火力也旺,民間社團的政治意識極強,當吳敦義在任時,這些各式各樣大大小小社團,動輒串聯,狠批、狠鬥吳市長,吳敦義做什麼都不對,什麼都不做也不對,幾乎到了每事反、挑骨頭的地步。

可是,謝長廷上台後的這廿年來,高雄的民間社團完全偃旗息鼓,民進黨對人民團體的操控、運用、餵養,確實有他獨到的地方,把人民團體的自主性、獨立性、公益性、對抗性,質變為執政黨的支援團體,完全沒有第五權的價值、功能與影響,民進黨在野時是驅逐艦,到了民進黨執政時,就變成護航艦。

沉澱下來,用心思考,仔細回顧,高雄真是一個被包裝得金玉其外而敗絮其中的爛蘋果。

如果以民進黨「轉型正義」的概念來反思,大高雄縣市在經過民進黨長達二十年的執政,一旦,政權轉移,就該來一次徹底的「轉型正義」,徹底追究不法與導正長期執政所積累的弊端與不正義,尤其是陳菊主政期間的空前舉債與完全看不出來的建設,留下許多想像空間與市井傳聞,問題是檢調單位不動如山,毫無作為,而新當選的韓市長強調「愛與包容」,不主動追查前朝昭然若揭的弊案,逼得市議會必須將弊端已經非常清楚的「氣爆案」與「慶富案」自行啟動調查,其他待查、可查的弊案更不在少數。

如果以「轉型正義」的思維來啟動改造高雄,太過於政治化、清算化與鬥爭化,那麼,是否可以啟動一個較柔性、軟性,少了兵戎相見的煙硝味,但是,卻能更深層的喚醒民心,徹底改造這座人間迷城,那就是推動高雄市的城市悔改運動,從第一權到第五權推動自省式的改革運動。

香港的知名企業家李嘉誠說過一段哲理:「雞蛋從外打破是食物,從內打破是生命。從外打破是壓力,從內打破是成長。」如果,我們不希望別人從外打破高雄,而讓自己從內突破,那就是自我成長的重生,城市悔改運動就是內化的自我改造。

平情而論,高雄市第一權到第五權的墮落,只是這座大冰山浮出水面的冰帽一角,市民才是這是座冰山沉溺海中最嚴重的共犯結構。為什麼透過一票一票、票票等值的民主政治,怎麼會形塑出這麼光怪陸離的人間迷城、大冰山?是民主制度出了問題?還是選民的素質成了所有弊端的溫床?

城市悔改運動,對於高雄市而言,是一個極具啟發性的社會改革運動,高雄市正可藉此,進行一次「醫治這地」的全方位城市改造運動,讓所有的市民以「戴罪之身」的心情,親身參與改造這座城市。【臺灣公論報 記者/王精誠】
謝長廷:謝長廷(1946年5月18日-),中華民國政治人物,出生於臺北市延平區打鐵街(今大同區赤峰街)人,美麗島事件辯護律師、民主進步黨的創黨十人小組之一,也是民主進步黨黨名命名者、黨綱起草人。曾任臺北市議員、立法委員與高雄市市長。民進黨於2000年執政後曾擔任行政院院長,2008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的民進黨總統候選人。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