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式民主鯨吞蠶食民主制度

高雄新任市長韓國瑜正式宣告將趁勝追擊,更上一層樓參選大總統,起手式是陸續在台北、台中舉行「黃袍加身」的造勢活動,以及對外宣稱接替他的人選已經有腹案了,先安內再攘外。

韓國瑜這部三級跳的灰姑娘傳奇,真是讓所有參政從政的政治人物羨慕得垂涎三尺,怎麼有這麼好的機運?真是百年難得一見,可是從負面的角度來看,如此速食而消化不良的韓式民主正在鯨吞蠶食民主制度。

剛選上市長就跳槽參選總統,而且帶動將近十位剛選上的市議員集體跳船,對民主政治最大的衝擊是任期制以及對政治人物的期約誠信。

民主政治的任期制本是剛性的契約制,但是,歷來已經被政客玩弄破壞得變成聊備一格的彈性制,從最負責的任期制到最不負責的態度,可以表列如下:一是作滿作完連選得連任的兩期八年任期,像郝龍斌;二是第二任幹滿任期過半的兩年,避免改選勞民傷財,以及便於指定代理人,但是,當這已經讓政府提前進入看守狀態,例如陳菊;第三是第二任未幹滿任期過半的兩年,必須進行勞民傷財的改選,如果柯文哲選總統即是本例;第四是幹滿第一任的四年任期,未再續任;第五是幹滿第一任過半任期的兩年,不必改選;第六是最等而下之的,就是未幹滿第一任過半任期就走人,必須改選,像韓國瑜。

韓國瑜這種剛上任就要另謀高就,實在是對民主制度任期制與契約制最大的斲傷,縱使有千般委屈,也要打落牙齒和血吞,從政當家,誰沒有千般委屈?縱使有鴻鵠高志,也要登高必自卑,把眼前的下一步走好,誰沒有總統大夢呢?就怕一失足成千古恨!

而且,不只韓國瑜拍拍屁股走了,高雄市議會的國民黨籍議員有樣學樣,剛選上議員就要升格進軍立法院,登記參加黨內初選的議員有七位之多,截至目前為止,已知有李雅靜、陳美雅、陳麗娜、黃柏霖四位議員將代表國民黨參選立委,如果來一支全壘打,壘上清空,市議會將少了四位議員。根據現行地方自治法規,直轄市議員席次出缺若未達選區名額二分之一以上,不再補選,亦不遞補,所以未來如果議員轉戰立委成功,議會遇缺不補,席次將少四席。

其後果分兩方面,第一是泛藍在市議會的穩定多數將變得相對不穩定;第二是選區的選民服務與市政監督變成空檔,除非比照韓國瑜把總統府搬到高雄上班,也把立法院遷到高雄,或來一個「高雄分院」,方便就診?

根據《遠見雜誌》最近公佈的「二○一九社會信任調查」,其中最不信任的對象依序為排名十四的新聞記者、排名十三的民意代表、排名十二的政府官員和十一名的法官。看來敬陪末座的民代不受民眾信任,又加了一條過河拆橋的刻版印象。

反對韓國瑜參選總統最大的原因不是別的,而是眾所擔心韓國瑜走後,高雄又將被民進黨「桌上取柑」,輕易奪回執政權。所以,為了要讓選民放心讓韓去當總統,韓國瑜必須提出「非贏不可」的接班人。所以,韓在五月廿四日公開聲明「心裡已有人選,只是現在不能說」。這樣就不對了,你心中已有屬意的接班人,當然要對外公佈,看看接班人是否接得下「高麗棒子」,保證不會痛失江山,如果的確是跟韓一樣的強棒,穩贏不輸,大家才能放心放韓走人,千山獨行,就不必相送了。

這個「見好才放」的邏輯絕對說得通,問題是,韓國瑜一旦公佈他的接班人選,後果將更嚴重,那就是鯨吞蠶食民主制度,你豈可搞私相授受的黑箱作業、膩友政治的暗室交易?這下就兩難了,公佈接班人不對,不公布也不對。
陳菊:中華民國政治人物,現任高雄市市長。世界新聞專科學校畢業、國立中山大學公共事務碩士。曾為美麗島事件的政治犯。曾任第幾屆國大代表、臺北市社會局局長、高雄市社會局局長、行政院勞工委員會主任委員、及第13屆代理民進黨黨主席。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政治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