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法反制:修訂兩岸人民關係條例力阻兩岸和平嗎?

近日立法院三讀通過《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五條之三(以下簡稱「兩岸政治協議條款」),明定兩岸協商簽署政治協議,應經國會「雙審議」,並舉辦全台性公民投票通過後,始能簽署、換文、生效。由於立法院「雙審議」要求「全體立法委員四分之三出席,及出席委員四分之三同意」,加上全台性公民投票更須達「有效同意票須超過選舉人總額之二分之一」始能通過,此一立法院「雙審議」及公投同意的門檻設計,形同比修憲程序更為繁瑣。

首先,兩黨對條例修正並無政黨共識,高門檻淪為反制策略性技術設計。由於國民黨與民進黨對本法案並無共識,一旦國民黨贏得總統大選及同時掌握立法院絕大多數席次,取得完全執政地位亦可能重新修法。但民進黨採取「四分之三出席、四分之三同意」的高門檻設計,即使國民黨取得十六分之九席次,但民進黨籍立委若選擇消極不出席的「立法怠惰」行為,恐四分之三立法委員出席皆十分困難。換言之,上述雙「四分之三」門檻高於目前民進黨掌握席次,超出其政治實力。民進黨針對國民黨以後執政設計出高門檻程序障礙,即使其淪為反對黨亦可發揮反制影響力。

其次,以修訂《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替代制定《兩岸協議監督條例》。民進黨未取得執政時曾力主制定納入「兩國論」的《兩岸協議監督條例》,當時時代力量亦附和其訴求,然自民進黨執政不再有力推動《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以其同時掌握行政權與立法權,若要通過前述法案並無困難,然卻捨棄原先主張而變通為修訂《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事實上,兩岸當局因無「九二共識」的「共同政治基礎」,馬英九時期所簽署二十三項協議幾乎不可能再現。民進黨不承認「九二共識」,根本無法完成簽署任何協議可能性,恐怕即使通過《兩岸協議監督條例》,亦將陷入無通過任何協議可監督困境。

再者,新修訂關係條例強化民主程序制度性規範。民進黨當局質疑原《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五條規定,兩岸政治協議簽署計畫僅需報請行政院長核定,事後再將協議送回立法院備查即生效,若需要立法的則送立法院修法,這樣立法程序設計固然過於簡略。然民進黨當局所研議版本則是矯枉過正、窒礙難行。行政院所提出修正案,設計協議簽署須經三階段流程,事前經立法院審查;簽署期間平行監督,談判期間隨時監督,並擁有中止權利;簽署後由總統核定、立法院審查、公投投票決定之。這在立法上實在是從一極端擺盪至另一極端。

最後,《兩岸人民關係條例》是在《憲法》授權下,以法律規範中華民國「自由地區」與「大陸地區」人民交流的秩序,自不應另訂比修憲更困難的程序。應先藉由修憲方式,依據《憲法》明文規定兩岸政治協商的程序,否則以一般的立法程序企圖創設等於甚至高於既有修憲程序的做法,實屬窒礙難行。 故當前修正《兩岸人民關係條例》之內容,並無法滿足社會對監督兩岸經濟議題協商的期待,此實已逾越《憲法》的授權。

民進黨當局試圖在法律層次上設定比照修憲程序的門檻及更複雜「國會雙審議」過程,此做法並未符合政治實務需要與立法原理。儘管民進黨當局曾表述「兩岸關係不是外交關係」、「兩岸協議不是國際協定」,但若要加強對兩岸政治協議的監督,只要立法規定兩岸政治協議比照或准用條約締結程序,由立法院進行實質審議即可,並無需要「國會雙審議、人民單公投」複雜程序。若兩岸政治協議內容涉及修法或修憲,則應在完成修正程序後始生效。

民進黨當局對兩岸政治協議監督所設定門檻及程序,其嚴格程度,遠遠超過國際協定與條約締結程序,藉此排除任何兩岸政治協議通過之可能。然而,這樣反制做法真正能維持兩岸和平穩定嗎?實令人難以理解。

柳金財(佛光大學公共事務學系助理教授)
國民黨:中國國民黨(簡稱國民黨、KMT),是中華民國國父孫中山等革命黨人所創建的中國原生政黨,亦是中華民國與亞洲歷史最悠久的政黨之一。其前身最早為成立於1894年的檀香山興中會,而後分別改組為中國同盟會、國民黨及中華革命黨,1919年10月10日經中華民國國父孫中山改組後改為現名。 2000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敗選後,該黨首次成為在野黨,至2008年中華民國總統選舉重掌執政權至今。中國國民黨與其分離出來的親民黨和新黨等政黨構成的泛藍陣營,和以民進黨為首的泛綠陣營並列為現今中華民國兩大政治聯盟。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