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選民結構與選舉形勢之變遷

資料來源:中央選舉委員會

就2018年縣市長選舉的得票數而言,中國國民黨獲得6,102,876票,民主進步黨獲得4,897,730票,民國黨則獲得91,190票。

2018年的議員選舉,中國國民黨的得票數為5,000,893票,得票率為40.39%;民主進步黨的得票數為3,844,201票,得票率為31.05%;時代力量的得票數為308,371票,得票率為2.49%。在議員當選席次方面,中國國民黨當選席次為394席,民主進步黨當選席次為238席,無黨籍及未經政黨推薦之當選席次為234席,時代力量當選席次為16席,親民黨當選席次為8席,台灣團結聯盟當選席次為5席,無黨團結聯盟當選席次為席,當選席次為席,當選席次為席,當選席次為席,當選席次為5席,綠黨當選席次為3席,民國黨當選席次為3席,勞動黨當選席次為2席,新黨當選席次為2席,中華民族致公黨當選席次為1席,社會民主黨當選席次為1席。

結果與2014年的地方公職人員選舉結果,二者有高度的相似性,那就是民眾分別對於當時的執政者,都投下了不信任票,並使得藍綠的政治版圖發生了翻轉。

2014年的地方公職人員選舉,乃是台灣政治史上首次辦理「九合一選舉」。該次選舉,台灣的地方執政版圖發生大幅翻轉,馬英九所領導的中國國民黨遭遇空前挫敗,縣市長席次由15席驟降為6席,而在野的民主進步黨則由原本的6席擴大到13席。

然而2014年及2018年的台灣地方公職人員選舉,其結果若只是視為藍綠政治版圖的變動及擺盪,顯然仍無法洞見中間選民崛起的本質。本文的目的,即在於針對中間選民崛起的現象及原因進行初步分析,期能在藍綠對決思惟之外,提供另一個觀察台灣選舉的新視角。

貳、台灣政治板塊的演變

台灣自施行民主選舉至今,其政治板塊的演變大致上可分為三個時期:1996年之前為一黨獨大時期;1997-2017年為藍綠輪替時期;2018年則開啟了中間選民時代。玆分述如下:

一、一黨獨大時期:1950-1996

1996年以前,台灣的政治選舉基本上均維持國民黨一黨獨大的格局。無論是縣市首長選舉、縣市議員、鄉鎮市長、鄉鎮市民代表、村里長等選舉,其結果均為國民黨一黨獨大。

在1986年民主進步黨成立之前,大部分的非國民黨參選者,均以無黨無派或者黨外之名義參選,然而當選者比例並不高。直至1986年民主進步黨成立,台灣才逐漸步入兩黨政治。民主進步黨並在1986年底舉行的第一屆增額立委、國代選舉當中,取得23個席次,並從此逐步擴大其政治版圖。

在一黨獨大時期,黨外 (非國民黨) 政治人物的大本營,其實並非後來民眾所認知「綠大於藍」的農村地區,反而是一般認為「藍大於綠」的都會地區,尤其台北市乃是孕育黨外政治菁英的最主要基地。

舉例而言,台北市的首任及第二任民選市長,即分別於1951及1954年由無黨籍的吳三連以及高玉樹當選。其中高玉樹並於1964年再度獲選為台北市長。其後,國民黨將台北市升格為直轄市,取消市長民選,台北市才重回國民黨的政治版圖。

在地方民代方面,台北市也是孕育黨外及民主進步黨政治菁英的大本營。例如,康寧祥、黃信介、陳水扁、謝長廷等人,其政治生命的第一個舞台,均在台北市。

在此一時期的農村地區,除少數特例之外,反而是國民黨的鐵票區。此一時期雖然尚未發生藍綠對決現象,但若以藍綠的概念來觀察,台灣反而是南較藍,而北較綠,農村較藍而都市較綠,與1997年之後,南綠北藍的現象完全相反。

一黨獨大時期的標幟性選舉乃是1995年的總統大選。在此次選舉當中,李登輝獲得54.0%選票,而民進黨的彭明敏則僅獲得21.1%的選票。由於林洋港、陳履安也都屬於藍營,因此此次總統大選的藍綠之比,大致上為8比2。

表二、1996年總統選舉開票結果

總統候選人
副總統候選人
許信良:許信良(1941年5月27日-),生於今桃園市中壢區。曾任桃園縣縣長、民進黨主席,也是早年黨外運動重要領導人與代表人物之一。2000年脫黨參選中華民國總統落敗,2008年重回民進黨。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延伸閱讀
最新政治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