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是國家的調查局

國安局官員涉嫌利用總統專機夾帶9800條香菸入境,被海關查扣存放於私貨倉庫。

國安單位的特勤人員利用元首出國訪問的機會,搭便車走私香菸,成為駭人聽聞的國際醜聞。

這個案子之所以引爆,是兩個「匪夷所思」的單位恰巧湊在一起所促成的。第一個匪夷所思是國安單位,竟然膽大妄為到讓這個案子成立了;第二個匪夷所思是這個案子竟然給調查局破了,那不只是太歲爺頭上動土,更是大水沖倒龍王廟。

國安特勤人員是護駕皇上的「殿前侍衛」,保護元首的禁衛隊,他們只要搬出護衛元首的任務,誰敢不買帳?幾乎沒有人可以介入他們值勤的空間,以至於形成「絕對權力,絕對腐敗」的溫床。關於這樁特勤單位集體違法的情節與各界的撻伐見諸媒體,不再贅言。

倒是第二個匪夷所思的調查局,值得好好探討。因為調查局是被雙線管理,上面有兩個老闆,一是在專業的工作領域上屬情治單位,必受國安會、國安局一條鞭的指揮監督,另外一條鞭,則是調查局受法務部、行政院的行政節制。照理說,調查局接獲這條檢舉線報,準備採取行動之前,應該可以理解如此大公無私辦下去的後遺症,絕對是滔天巨浪,尤其是以情治界「小老弟」的身份去查辦「老大哥」的違法亂紀,這個樑子可就結大了。

如果以彼此的倫理關係以及考慮到後果,按照以往絕不可能「窩裡反」的慣例,一定是循指揮系統分向兩邊──國安局及法務部呈報,讓總統府去應變,透過國安會調查此事,懲處或勸誡相關人員,就在內部處理完成而銷案,神不知鬼不覺吃掉此一「動搖國本」的滔天大案。

然而,故事情節並未照以往的劇情發展,反而是槓上開花,掃遍各相關單位。其中最大的關鍵、最該感謝的是民進黨一直窮追猛打的「馬英九洩密案」。在檢調單位經歷過兩次「洩密案」的慘痛教訓後,幾乎不敢再向各級長官反映手上線報,只能硬著頭皮蠻幹到底,誰要是向任何長官提到相關案情,就準備丟官、吃牢飯。

這兩次慘痛教訓,一是前調查局長葉盛茂在任內涉嫌將艾格蒙聯盟調查陳水扁家族洗錢的情資洩漏給陳水扁,以及隱匿扁媳黃睿靚瑞士帳戶情資等案,因此兩度入獄,代價超重;另一則是前檢察總長黃世銘將監聽柯建銘與王金平的關說案情,主動向馬英九報告,最後也是因為洩漏承辦案情吃上官司,下場很慘,馬前總統只是倖免於法戒。

有了這兩起前車之鑑,試問誰還敢向主子洩露案情討主子歡心?說起來也是天網恢恢,民進黨被「疏而不漏」栽了個大跟頭。

幸好現任調查局長是蔡英文總統自己找人,把檢察體系的呂文忠調派到調查局當局長,如果局長是由調查局本部內升,可能又惹出一堆調查局故意給蔡總統難看的傳言。

調查局在面對涉入國內黨爭、政爭的質疑時,最常說的一句話就是「調查局是國家的調查局」,經過此一案例,大家應該相信調查局的效忠國家,不涉黨爭。

接下來就看偵辦此案的台北地檢署,是不是「國家的台北地檢署」,因為在起訴馬英九的洩密案時,整個台北地檢署已經充分揭露他們的心證與政治立場,或許各界可以藉此次偵辦私煙案的下手輕重,再次檢驗北檢的自我定位。【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
陳水扁:陳水扁(1950年10月12日-),臺南市官田人,生於中華民國臺灣省臺南縣官田鄉西莊村(今臺南市官田區西莊里),律師出身,民主進步黨籍政治人物。曾任海商法律師、中華民國第十、十一任總統(2000年-2008年)。歷任民主進步黨第十屆主席、民主進步黨第十一屆主席、臺北市議會議員、立法委員、臺北市市長、中華民國總統等職。由於涉及貪污而被判刑20年,三審定讞發監執行,2015年1月5日核准暫時出獄,進行保外就醫。2015年8月3日第4次延長保外就醫至11月4日止。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政治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