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幾隻老鷹有這麼嚴重嗎?到底誰在違法!

不殺生,是宗教情懷;不喜歡血腥畫面而反對打獵,那是文化;至於百姓因為獵捕野生動物而被關進大牢,那是法律。

法律不是悲天憫人的宗教,也不是寬鬆的文化涵養,而是極嚴明的科學,必須明確舉證、周詳論辨。

恆春半島兩位滿州鄉親潘先生因為獵捕十月過境的灰面鵟鷹,遭法院分別判處二年九個月以及六個月的重刑。這種以重刑威嚇鄉下人的司法藍波行徑,不是始自今日,而是每年照表操課,於今為烈。從文化對抗與法律執法的角度來看,這種做法實不足取。尤其,在法條及情理法上均站不住腳,因此,想為他們及歷年來恆春半島因此被污名化甚至坐牢的鄉下人鳴冤。

這個案件的詳細背景,請參考司法院法學資料庫的判決書查詢:

一、屏東地方法院一○六年原訴字第二號判決書

二、高等法院高雄分院一○七年原上訴字第十二號判決書

我們對這案子有些疑問,茲從四點進行「無罪」的法理論證。

壹、法律條文與檢方、法官的思維

一、《刑事訴訟法》第一五五條 (自由心證主義):證據之證明力,由法院本於確信自由判斷。但不得違背經驗法則及論理法則。無證據能力、未經合法調查之證據,不得作為判斷之依據。

二、《野生動物保育法》第四十一條 (非法獵捕、宰殺行為之處罰)第二項規定:「違反第十八條第一項第二款規定,未經中央主管機關許可,獵捕、宰殺保育類野生動物者。」同法第十九條 (禁止使用之獵捕方法):「獵捕野生動物,不得以下列方法為之:五、使用獵槍以外之其他種類槍械。」

本案檢察官起訴以及法官依法審判的罪行,主要是「非法獵捕保育類野生動物罪」。其次,則是院檢都認定空氣槍不屬於「獵槍」,因此,追加「使用獵槍以外之其他種類槍械」,再加上「非法持有空氣槍罪」,一共三罪併發。

貳、關於經驗法則、論理法則與判決不合理之處

一、非法獵捕保育類野生動物罪

有關觸犯《野生動物保育法》第四一條第一項第一款之非法獵捕保育類野生動物罪部分:

1、判決書中於事實及論罪兩節均陳明被告「明知」「灰面鵟鷹族群數量並未逾越環境容許量」原文如下:「潘××(甲)(乙)明知灰面鵟鷹(學名:Butastur indicus)係經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公告列為珍貴稀有保育類野生動物,族群數量並未逾越環境容許量,非經主管機關許可,不得以獵槍以外之槍械獵捕…」。

《刑事訴訟法》第一六一條責成檢察官負起舉證責任,承審法官自亦責無旁貸。被告既已明知其族群數量並未逾越環境容許量,此構成罪刑法定要件之細節,諸如時間、地點、族群數量、環境範圍等證據自應一一載明於筆錄,以據此形成心證。
霸凌:霸凌(英語:Bullying),指的是一種長時間持續的、並對個人在心理、身體和言語遭受惡意的攻擊,且因為霸凌者與受害者之間的權力或體型等因素不對等,而不敢或無法有效的反抗。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