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民與韓國瑜政治婚姻的宿命 因希望而結合 因失望而分手

韓國瑜參選總統的國政顧問團正式成軍,檢視這支上百人的韓團大軍,大都不是韓國瑜的人馬,而是國民黨整合藍軍的專業菁英,加上顧問團團長前行政院長張善政的組織號召下組成。

這支後援與參謀部隊能發揮多少戰力,目前還不能論定,基本上,不外是選前提供純建言、參與政策白皮書制定、協助候選人電視辯論的觀點題材講稿、適時在造勢場合登台為韓助講、抬轎,以及以「影子內閣」成為當選後的當然閣員。但是,最終還是要看韓國瑜的意願,要給他們何種定位?何種授權?怎麼運用他們的「智囊功能」?如果是聊備一格而投閒置散,實質意義就不大。

令人擔心的是,「用」與「被用」之間的契合程度與互信基礎,基本上,這個國政顧問團應是理念的結合與團隊的專業分工。然而,首先要面對的就是團長張善政曾經對外大剌剌的建議「韓國瑜不要再講九二共識」,大家最想知道最新的發展是「韓國瑜不要再講九二共識」、「張善政要講九二共識」,還是「張善政繼續不講九二共識」,不論如何磨合,最後一定有一個人會信用破產!如果一翻兩瞪眼,難免演出「因誤會而結合,因瞭解而分開」的婚姻戲碼!

團長如此,一百多人的團員難道就沒有理念與認同上的矛盾?這些都屬於高知識分子的菁英,真能說服自己去支持一個剛選上高雄市長的人馬上拋棄糟糠之妻,去「重婚」或「再婚」總統大位的人,而全心全意的輔選?

就在百人國政顧問團成立的前夕,曾經是韓國瑜參選市長團隊重要成員的前高雄縣長楊秋興,在臉書重砲攻擊昔日全力支持的韓市長「不賢、不信、不睦」,最後自請退黨。當然,楊秋興的格局不能與陳宏昌相提並論。他從支持到反對的核心思想乃是「支持選市長,反對選總統」,其與韓國瑜分合的心路歷程就是「因希望而結合,因瞭解而分開」。

政治圈有句名言「偉大是被陌生包圍的」,當你近身觀察任何一位政治人物,沒有一個是偉大的,他能近乎凡人就不錯了,如果更深入了解其操作政治的手法可能更不堪。

韓國瑜能從高雄興起,席捲全國,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分階段的與高雄市民與全國民眾「因希望而結合」。

韓參選高雄市長時,高雄人因為討厭蔡英文施政以及對民進黨在高雄廿年「一黨霸政」的反彈,而寄希望於「貨出得去,人進得來」的韓國瑜。雙方因強烈的希望而結合,一舉奪回民進黨專政的高雄。但是,這種結合,在韓國瑜參選總統後,瞬間轉變成「因失望而分手」,韓在高雄的支持度持續下滑,小自國高中生在畢業典禮上利用與市長合照的場合以行動劇反諷韓的移情別戀,大至於罷免連署已超過廿萬人,這就是「因失望而分開」的後遺症。

然而,韓馬上跳脫高雄泥淖,擴大戰區,轉移戰場,讓高雄以外的民眾接續「因希望而結合」的戲碼,視之為拯救台灣的希望,而這些支持者沒有高雄人「被騙婚」的切身之痛,甚至認為高雄人可以犧牲而認同韓國瑜更上一層樓,這些全國性的支持聲勢明顯壓過韓在高雄的危機,韓的區域性危機被全國性的轉機所取代。

問題是,當韓的市政與國政無法圓滿銜接、無縫接軌、兼籌並顧時,希望的破洞越來越大,選民何時發酵出「因失望而分手」的情緒,決定這場選舉的成敗:選民失望的情緒越小,分手的時間越晚,就越有利於韓國瑜的選情。【臺灣公論報記者王精誠/報導】
民進黨:民主進步黨(英語:Democratic Progressive Party,縮寫為DPP),簡稱民進黨,為中華民國主要政黨之一,是繼日治時代的臺灣民眾黨後第二個實際參政的臺灣政黨,為臺灣最大的本土派政黨。曾在2000年至2008年之間執政,並成為臺灣歷史與中華民國歷史上首個透過政權和平轉移執政的政黨,現為臺灣最大在野黨。以民進黨為首的泛綠陣營,和以中國國民黨為首的泛藍陣營並列為臺灣兩大政治聯盟。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最新政治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