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大的冤獄!獵捕伯勞案非常上訴範本(上)

過度執法的禁獵與被踐踏的狩獵人權(4)

天大的冤獄!獵捕伯勞案非常上訴範本(上)

獵捕伯勞鳥的捕鳥神器「鳥仔踏」,全身上下不見任何「槍砲刀械」的影子。

墾丁國家公園成立前,抓伯勞鳥是恆春半島的全民運動。每年八月下旬開始吹起第一波微微的東北風的那一天,伯勞也乘風而至。現在伯勞一樣準時報到,居民的心卻大大不同,除了極少數不怕死的例外,大多數人只能忍氣吞聲的嚥口水。

記者是這樣報導的:「近幾年,每年被查獲的獵捕候鳥案約一至二件,與廿多年前一年取締數十件甚至近百件相比,件數大為減少。」

您可知道這三十年來這些上千件獵捕伯勞鳥刑案,全都是被造假冤枉的!為了替鄉親伸冤,為了不要讓林務局人員、警察、檢察官、法官、媒體人員繼續為虎作倀,筆者為坐過牢的獵鳥人準備了一份資料,要求檢察總長向最高法院提起非常上訴。打贏官司的話,就能把坐牢的損失連本帶利要回來,一天是三到五千元。

大家只要把姓名、案由「違反野生動物保育法」、加上這份資料作為理由填好,另外還要準備一份終審判決書影本雙掛號寄給最高檢察署(10048)臺北市中正區貴陽街一段二三五號,檢察總長收。

二十幾年前,大光有位老先生在電視鏡頭前被捕時已經是八十幾歲,他在屏東監獄服刑時是犯人中年齡最大的。有一天法務部長葉金鳳來監獄視察把他叫出來在媒體前再次羞辱他,「以後回去看電視時不要只顧看布袋戲、歌仔戲,要看政府的政令宣導。」筆者特別希望他的家人能為他提起非常上訴。

也呼籲那些前一晚就興奮趕到恆春,清晨守候在田邊扮演「螳螂捕蟬,黃雀在後,記者在旁」拍攝警察抓捕鳥人現場畫面的電子媒體,能做平衡報導,你們當年把這畫面放送到多少電視螢幕前,今天也應該由你們做相同的補償性報導。

根據統計,過去十年間,全縣觸犯《野生動物保育法》的案件為四四七件,其中恆春人獵捕伯勞的案件佔了大多數,有這麼多的人因此身陷囹圄。

於是,恆春人獵捕伯勞的行為成了院、檢、警三方面的業績提款機,定罪率百分之百,警察的筆錄、檢察官的起訴書、法官的判決,幾乎都已形成範本,抄來抄去就可以送出,輕鬆寫意。

把獵捕伯勞鳥的行為治罪是天大的冤獄,其一,這是地方流傳幾百年的通俗文化,就像原住民獲得法律允許的傳統打獵文化;其二,成千上萬過境的伯勞鳥完全無瀕臨絕種的危機,無保育的價值;其三,跟罪行較重的獵捕灰面鷲相比,恆春人獵捕伯勞鳥的捕鳥神器「鳥仔踏」,根本不是什麼「槍砲刀械」之類的凶器,那是人類以發明的智慧結晶與鳥的鬥智,根本無犯罪的嫌疑。

因此,把民眾因為捕捉伯勞鳥科以刑罰送進牢裡,是天大的冤獄,怎麼為這些冤獄者鳴冤,甚至爭取冤獄賠償,是一個社會公義的集體訴訟行為。警察的筆錄、檢察官的起訴書、法官的判決,可以抄來抄去形成範本,顯見裡面的差異性不大,為冤獄者提起非常上訴的訴狀也可以有樣學樣,抄來抄去以範本模式提供參考採用。

以下是為獵捕伯勞案申請提起非常上訴範本,鄉親們如果覺得有道理的話,請轉告受難者或是他們的家屬。
布袋戲:布袋戲又稱作手操傀儡戲、手袋傀儡戲、掌中戲、小籠、指花戲,是一種起源於17世紀中國福建泉州,主要在福建泉州、漳州、廣東潮州與臺灣等地流傳的一種用布偶來表演的地方戲劇。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