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次弔詭民調的問題出在母體被控制

總統大選在沒有正式投票之前,所有評估選情的分析工具只剩下號稱科學性的民意調查。甚至部分政黨的提名人初選就以民調決定勝負,選民也參考各家民調關心或決定自己的投票取向,民調已經具備替代投票的「準民主工具」,其重要性不言可喻。然而,這個幾乎已取代民主運作的機制,是否就真如其科學性,不會犯下客觀性的誤差以及主觀性外力作弊手法的介入?由於民調日趨重要,幾乎可以決定國家的前途,然而,相對應的權力義務以及監控民調是否作弊違法,而科以刑責的法律幾乎付之厥如,其因「無法可管」所造成的亂象與影響值得深入探討。

即以這次總統大選來說,韓國瑜與蔡英文的民調支持度,一直呈現大幅度的落後,很明顯與現實的支持度有極大的乖離,最後逼得韓國瑜對民調開了有史以來的第一槍,呼籲支持者接到民調電話就回說「蔡英文!蔡英文!唯一支持蔡英文!」以此反制民調,也就是藉此完全推翻民調的公信力與可信度,大家回到「數人頭」的民主機制,撇棄充滿各種作弊手法的「算電話」。

韓國瑜這招是完全束手無策之下的「避險」絕招,但是,可能把自己陷入更險惡的絕境,因為一旦民調支持度數據歸零,可能正好提供第三組候選人趁機操作棄保,把韓國瑜更加邊緣化。

分析民調之所以出現這種現象,傳統的民調專家還在侈言機構效應、題型設計以及訪員誤導等君子的信度問題,而忽略了在大數據的浪潮下所引發最根本對於「效度」的質疑,也就是整個民調過程中是否以「正確、有效」的方式,達到民意調查調查真實民意的目的。

民意調查過程中要在「效度」上動手腳、出問題,有很多切入點,最根本而最直接了當引導效度失效而達到預設目標的作法就是「控制母體」,一旦掌握民調機制最上游的「控制母體」,就決定民調勝負,甚至可以精準到領先與落後的數據。

自有民調以來第一次被人發現透過「控制母體」而左右民調數據的,就是民進黨這次黨內初選蔡英文與賴清德之爭,那次民調所出現怪異的結果引發專家一致的質疑「問題出在母體」,而讓賴清得輸得心不甘情不願,更讓賴的支持者迄今仍在操作「反英作戰」,因為有人以詐術勝之不武,就有人不服氣、不服從到底。

針對那次民調的荒誕,世新大學終身教育學院院長蘇建州認為民進黨初選的五家民調機構從相同抽樣母體隨機取樣,幾乎是控制了民調產製流程中所有環節的一致性,民調結果如同「從一個模子印出來」。

民進黨的「民調教父」游盈隆質疑,「這是一個史上最離奇、最違反社會大眾直覺的總統初選民調。」

然而,把問題說得最徹底的是前總統陳水扁,「打死也不相信,從未看過五家民調結果是從一個模子印出來,高低差都是二」陳水扁直言「這絕對是抽樣題庫提供者中央黨部的母體出了問題。」

當時,異口同聲質疑「母體出了問題」卻找不到「藏在細節裡的魔鬼」,直到最近,一個被認定是「假新聞」的網路傳言提供了答案。這則廣為流傳的簡訊分析說:韓國瑜的幾場全國大造勢,動則十幾萬人、四十萬人,累計韓粉前往造勢場合的總人數已高達一、二百萬人,這些人在現場時,只要手機沒關機,電信公司的基地台都會截錄在現場用戶的SIM卡資料,電信公司再透過用戶申請手機時所留下住戶的市內電話,交叉比對過濾出這些韓粉。
賴清德:曾任國民大會代表與立法委員,於2010年臺南市長選舉中勝出,為臺南市第一屆直轄市市長。 ...更多

延伸閱讀
行動版 電腦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