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起香江》從林鄭月娥、翁山蘇姬到蔡英文──亞洲政壇三個女人的故事

潮起香江》從林鄭月娥、翁山蘇姬到蔡英文──亞洲政壇三個女人的故事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去年因推出逃犯條例修訂案,而引爆了一個香港自回歸以來最大的政治炸彈。(圖/翻攝自林鄭月娥臉書)

作者/鄭漢良

好萊塢今年角逐奧斯卡最佳電影有一部名叫《小婦人》的作品,內容講述一個母親和四個女兒在南北戰爭期間的生活,裡面有母女、姐妹以及男女之間的複雜感情和愛情交集。今年我們的亞洲政壇也有三個女人的故事,可她們絕對不「小」,因她們的權力足可影響千千萬萬的民生福祉。她們分別是林鄭月娥、翁山蘇姬以及蔡英文。自回歸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名義上是「港人治港」750萬港人的首長,去年因為推出逃犯條例修訂案而引爆了一個香港自回歸以來最大的政治炸彈,從去年年中至今,一共有接近7000港人因參與政府形容是暴動的反送中運動而被捕,其中幾乎一半是學生。為期七個多月的騷亂,成千上萬青年冒著前途甚至生命的盡毀,走上街頭反對修例和爭取民主。在更大的層面而言,他們其實就是向全世界最強大的一黨專政集團說不。港人從錢孔看世界的「刻板形象」,一下子掃個精光。

踏入2020年,林鄭月娥要收拾這個由她一手搞出來的殘局,一點也不容易。問題有兩個面向:第一,她有沒有這個能力;其次就是她可不可以做個真的特首,真正的港人治港。

不少人懷疑林鄭的能力,特別是她出身香港英殖民時代的公務員官僚制度。在她之前,香港已經有一個「公務員」特首曾蔭權。從外形(喜歡打英式ascot領巾)到骨子裡都是一副港英餘孽德性的曾蔭權,循規蹈矩一輩子,回歸之後居然也抗拒不了一些小恩小惠,最後還落得個貪腐罪名嘗了一下鐵窗風味。在他任內最遭到詬病的,就是香港樓價從他開始脫韁,到了今天仍然不受控制。

因此當北京再捧出一個公務員林鄭月娥做特首時,已經有人不甚看好。與北京關係深厚的恆隆地產主席陳啟宗去年九月接受大陸觀察者網上平台的訪問,在22分鐘的訪談中,他毫不諱言指出香港目前需要一個「強勢的政治領袖」,由一個公務員班子來管治香港簡直是一個「最荒謬」的想法。陳說:「公務員是最沒有國家認同以及政治想法的一群......英國人緊緊的鎖死了香港的政治,只有當他們離開時才釋放。」陳又說:「當他們寫基本法的時候,他們腦裡面想的(特首),是一個行政職位,事實上是一個政治職位,而讓公務員來出任行政長官,我說這是最荒謬的事情。」

如果林鄭本身有限,再加上她是北京指揮香港777個選舉委員會委員選出來的特首,她能否真正發揮她的領導才華,也受到很大的質疑。例如路透社早前的報導就指出,提出修改逃犯條例的,不是林鄭而是中共的中紀委。中紀委動這個腦筋並非沒有道理,因為職能就是抓貪官的中紀委,往往對窩藏在香港的貪官污吏和過氣紅頂商人毫無辦法,最難看的就是居然派出強而有力部門的人員,親自到香港四季酒店綁架一度是遊走中共政商兩界遊刃有餘的明天集團老闆肖建華返回大陸。

說林鄭是「大婦人」,或許有人認為過於抬舉了。但翁山蘇姬卻肯定不是一個小婦人。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新年外交第一砲,目標就是緬甸,可見這個位處中國大陸西南的國家對北京未來推廣的國際大格局何等重要,而翁山蘇姬再一次在國際政治上使出她的渾身解數。

潮起香江》從林鄭月娥、翁山蘇姬到蔡英文──亞洲政壇三個女人的故事

習近平這次訪問緬甸,還有相當程度的「雪中送炭」意義。(圖/翻攝自YouTube)

緬甸對中國的重要性從地理上就自不待言。今天中國從外輸入的能源儘管已經開始多元化,包括從俄羅斯修建天然氣管等,但仍有七成以上的原油經過狹窄的馬六甲海峽,一旦馬六甲海峽出事,大陸的經濟也命懸一線。位處緬甸西南端的皎漂(Kyaukpyu)海港,卻剛巧可以幫中國打通印度洋之門,大幅降低馬六甲海峽的重要性,而且緬甸也是中國一帶一路計畫中的一條路,陸路加上印度洋的海路。

美國總統歐巴馬2012年訪問緬甸,燒熱了仰光政府與西方之間的關係,在此期間,緬甸與中國的關係一度驟然降溫,談好的中緬合作項目密松水壩,突然停擺,中方人員還要捲鋪蓋回國。緬甸軍方2015年「還政於民」,翁山蘇姬的NLP黨成為與西方打通關係的一條重要橋樑,但黨內也有不少親北京份子。換言之,今天緬甸的外交,正是遊走中國與西方之間,從中為本身謀取最大的福祉。
翁山蘇姬:翁山蘇姬,生於緬甸仰光,是緬甸非暴力提倡民主的政治家,全國民主聯盟的創辦人之一、主席兼總書記。1990年帶領全國民主聯盟贏得大選的勝利,但選舉結果被緬甸國家和平與發展委員會(軍政府)作廢。其後21年間她被軍政府斷斷續續軟禁於其寓所中長達15年,受各界人士與國際特赦組織持續援助,在2010年11月13日緬甸大選後終於獲釋。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