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生而自由」 劉曉波一生捍衛普世價值

  • 分享
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民權鬥士、《零八憲章》起草人之一,這些都是劉曉波為人所知的「稱號」。然而,13日傍晚因不敵肝癌,劉曉波病逝於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享壽61歲。

在爭取中國人民自由過程中,劉曉波表現出堅毅不拔、冷靜沉著與絕不屈撓的高貴精神,使他跟南非黑人民權領袖兼總統曼德拉(Nelson Mandela)以及前蘇聯人權運動家沙卡洛夫(Andrei Sakharov)並列──是良心犯(prisoner of conscience)卻也同時是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香港民眾痛哭失聲。(湯森路透)

劉曉波病逝前,包括德國總理梅克爾(Angela Merkel)、英國與歐盟領袖及台灣總統蔡英文等人,都曾出手營救,多次呼籲北京放人,尊重劉曉波至海外求醫意願,但一概遭習近平政權以劉曉波身體狀況不適出國回絕,甚至警告外界勿干預內政。

《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評論,中國要讓全世界忘記劉曉波,忘記他無懼高壓、誓死捍衛人權的精神。

西方的漠視成為幫凶

為了國家經濟利益,許多自詡捍衛自由的西方國家其實不敢對中國處理異議人士的做法多作批評。

當1980年代中國正要從世界的舞台崛起時,西方領袖無不爭先恐後追捧,期望和中國聯手對抗當時的蘇聯(Soviet Union),也因此他們對中國所定義的「政治犯」不願多作評論,就怕觸怒中國政府。

不過1989年鄧小平血腥鎮壓天安門事件使西方國家的態度轉變。批評中國監禁異議人士成了風潮(fashionable),這其實也是因為彼時的蘇聯已搖搖欲墜,西方各國才敢如此發聲批判。

中國迫於國際譴責,試圖透過「偶爾」釋放異議人士來挽回聲譽,看到中國如此回應,西方領袖自是甚感滿意,同時也想透過國內人民的抗議表達他們仍對天安門事件憤怒不滿。

他们不用枪去杀人,他们利用大自然、利用疾病等来杀人是他们长期以来的策略。这样他们既能避免强烈的谴责,又可以达到消灭异议人士的目的。这是非常残忍的做法,有病给你拖着,直到把你拖死为止。

— Wei Jingsheng魏京生 (@WEI_JINGSHENG) July 14, 2017

到了1990年代中期,中國經濟開始飛速成長,異議人士的人權也因此被商業利益所犧牲。中國變得太富有、太強大,導致其他國家不敢招惹。各大跨國公司無所不用其極想在中國市場插上第一面旗。

美國、英國與其他國家設立「人權對話(human-rights dialogues)」,避免人權議題上的意見分歧影響商業協議。

.@usatoday editorial: China's shame: Liu Xiaobo is first Nobel Peace Prize laureate to die in chains since Nazi era https://t.co/thtYqFZPlC pic.twitter.com/PUECrvyfqa

— Jill Lawrence (@JillDLawrence) 2017年7月14日
劉曉波:中華人民共和國作家、文學評論家、人權運動家、《零八憲章》的主要起草人之一、2010年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畢生致力於宣傳政治改革及終結中國共產黨的一黨專政,提出著名主張「三百年殖民地」論。後在獄中罹患癌症,遲至2017年6月7日才獲准保外就醫,5周後即於中國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逝世。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小編特輯
我是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