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聯合國工作者對索馬利亞的觀察

  • 分享
位於東非的索馬利亞,可能是這世界上最糟的國家之一,他不僅海盜猖獗、恐攻頻繁,官員貪腐,政府幾乎沒有任何功能,經濟崩潰,全國超過半數的居民需要靠國際組織援助,否則難以溫飽。甚至,在當地發生多起針對聯合國、歐盟救援組織的攻擊案件,這些武裝份子,除了仇視西方的因素外,他們更想搶奪的是食物與日常用品,足見物資的嚴重短缺。

長達半世紀的內戰,你能想到最慘的情況都可在此找到。隨著號稱「伊斯蘭青年黨」的極端組織勢力坐大,不僅與蓋達組織關係深厚,更與在中東一帶的的伊斯蘭國有所接觸。在首都摩加迪沙(Mogadishu),不時可以聽到零星的槍響,與每天都再增加的恐攻事件。即便因出差關係住在由歐盟、非洲聯盟、聯合國維和部隊共同保護的區域,也不見得可以掉以輕心。

沿著海岸線的維和營區占地數十公頃,三面由層層高牆、鐵絲網與哨塔環繞,進出皆須嚴格安檢,卻仍然在去年發生汽車炸彈衝進最內圈防線並引爆的悲劇。「他們很聰明,懂得偽造識別證和偽裝UN的運輸車,加上好幾個月前先派出手下應徵營區內的基層打雜工,裡應外合,那次事件死了10幾的非洲聯盟的軍人,以及好幾位聯合國的雇員受傷hellip;」駐紮快滿三年的K說到,語氣雖平淡,但不難聽出仍心有餘悸。

誠然,每個維和任務都具有相當的危險,畢竟大多是政經歷內亂或局勢及度不穩定的地區,像是剛果(MONUSCA)、南蘇丹(UNMISS)、中非(MINUSCA)等任務,過去幾次出差的經驗印象深刻,但都沒有這次索馬利亞來的更為戒慎與緊張。

在這裡,你不能隨意外出,最重要的隨身物品是防彈衣與無線電,以及營區內處處可見的碉堡與避難所, 安全軍官在所有新進人員到的的一天,便會很嚴肅的要你熟記最近的bunker,「緊急事件發生當下,你只有最多30秒可以衝進地下防護室。」我試著練習幾次,算是勉強做到。



索馬利亞會有今天的局面,某程度上,與眾多非洲國家一樣,都與曾經的殖民背景,以及近代軍閥割據、部落紛爭有關。1991年惡名昭彰的西亞德軍人政府倒台後,全境陷入混亂,其間國際勢力與美軍曾一度介入,卻以失敗告終,過程還被翻拍成電影「黑鷹計畫」,描述兩架美軍黑鷹直升機被索馬利亞「暴民」擊落的故事。而一直到2000後,過渡政府與過度議會才在肯亞首都奈洛比成立,幾經轉折,列強折衝,利益分贓下,搬回摩加迪沙辦公。

但想當然耳,連首都一帶都無法掌控的中央政府,對於更遠的省分,幾乎是完全沒有任何實質的作用,目前實行的聯邦制,也是名存無實,為了安撫各系軍閥,勉強維持一個表面上完整國家的作用罷了。

也就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聯合國於2009和2015年非別通過決議案,先後成立代號UNSOA及UNSOS的維和行動,主要軍力來自於非洲聯盟(AU)聯軍,以及聯合國的各相關部門工作者,負責區域維安、政治穩定、難民與人權議題、糧食援助、恢復生產力與重建市場經濟等,希望能協助索馬利亞,盡快成為一個「正常」的國家。

這絕不是一件簡單的任務,更別提舉凡大型組織活動,理想與目標之外大多都存在不為人知的黑暗面。 維和軍隊性侵當地婦女的醜聞、浮報預算與浪費開支的行為也都是近年來聯合國極力改革的項目。「每天的軍事行動,總是耗費大量燃油,但這之中,肯定不全是用在必要的行動上,甚至一部分,變賣流入當地黑市也不是全無可能hellip;」後勤官M在閒聊時這麼說,「搞不好,當地的某部分(地下)市場經濟,還都得仰賴許許多多的國際組織,及其灰色地帶所流出的物資與資金呢hellip;」。

不過話又說回來,相信絕大部分奉獻在此的男女職員,確實都是群直得敬佩的維和工作者,他們得忍受惡劣的環境、相對拘束的生活,以及除了工作之外,百般無聊的漫漫長夜。不少有家庭的職員,朝思夜想盼望的就是每工作4周會有1周的特休,並有機票補助可以返鄉探望親人。這個看似極度優渥的福利,其實,也不過是稍稍彌補那太多難以言喻的辛酸與孤寂。

聯合國與各國際組織的工作,究竟有沒有實質幫助到索馬利亞?從數據來看,不少指標皆有緩慢進步,包含難民的數量、生活在貧窮線之下的人口、教育、醫療、城市中的基礎建設等等,比起2000初的情勢,在現任擁有美國-索馬利亞雙國籍的總統法瑪卓執政下,有機會帶領這個受戰火摧殘半世紀的國度,擺脫海盜與恐怖份子的汙名,重建成現代化的民主國家。
恐攻:恐怖活動是指恐怖份子製造的危害社會穩定、危及平民的生命與財產安全的一切形式的活動,通常表現為針對平民的爆炸、襲擊公共運輸工具和綁架等形式。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小編特輯
我是焦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