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個人眼中有1000個李敖 我遇見第1001個他

  • 分享
李敖過世後,媒體上曾經出現各種不同面向的他:有寫他不同階段情史的,有批判他作品與人品風格的,也有論述他英雄末路淒慘生平的,無論眾人如何評斷,對此一代奇人的離去,總多不免一絲悲涼。

多年前,我因採訪工作與李敖結識。當時他剛出獄不久,我輾轉打探到他位居臺北東區的住所,當下決定無預警的直闖而去,希望能第一個專訪到他。

雖然我的意志很堅定,但對他是否會將我拒之於門外,我可毫無把握。不料,出來應門的就是李敖本人,他對我的到訪有些驚詫,但只一句「你夠厲害嘛!」接著就笑容可掬的引我登堂入室了。

他是時代的對抗者

其實,我的初識李敖應追溯至高中時期的課堂上,但他可不是老師講臺上的正規課程,而是課桌下書中的偷偷邂逅!

當時,臺灣仍屬戒嚴時期,李敖是神秘禁忌的代表,他的書是不可觸及的禁書,利用上課時間認真的在課桌下偷偷傳看閱讀他《傳統下的獨白》,也算是我們這群好學生對突破傳統的一種儀式,更是對那敢於用文字抗辯時論、不甘向體制妥協勇士的另種崇敬!

因此,可想而知,當我首度能面對面採訪到這個曾經心儀仰慕的神秘時代對抗者時,就剛踏出大學校門的我而言,心情可真是既緊張又興奮!

李敖曾經毫不隱諱的說,他是喜歡美女的好色之徒!記得那天我一踏進他家,就真切感受到了!李敖的神秘宅邸裡,只要有牆面的地方就全是高高的書櫃,可見之處盡是成千上萬、琳琅滿目的書和雜誌,這點倒很符合他作家的本色!

但牆面上另外唯一可見的裝飾,掛的卻全是裝框的美國《閣樓》(Penthouse)雜誌上的色情裸女海報。尷尬的是,他不但向我得意的一一展示那些裸女圖片,還要各個品頭論足一番的問我意見。我想,當天他面對我這個手足無措的小菜鳥記者時,應也過足了促狹的趣味!

過往我就聽聞過李敖很善於收集資料,記得在他那寬大的住宅中,除了書和裸女海報,另外一個特色是各個房間都擺放著一台大大的影印機器,他告訴我,這麼做是為了自己能快速又方便的在那裡翻到資料,就可以馬上影印。

那個年代還沒有3C產品,想拷貝個東西並不方便,李敖為了能隨時從書庫中翻找資料和影印,影印機便成了他寫作時重要的工具,只是,每個房間都要擺上一大台影印機,也只有誇張的李敖會如此吧!

李敖極擅長使用資料的習慣,後來在他主持電視脫口秀的節目中,亦常成為他佐用的文史道具。

他是專情的好色之徒

大家都知道,李敖不但擅長資料的收集和彙整,他還超愛打官司。據說,興訟打官司曾讓他增加了些資產,而他和前妻胡因夢的婚姻觸礁亦起源于他和蕭孟能的官司糾紛。
李敖:臺灣作家、作詞人、政治評論員、政治人物、文化批評者、中國近代史學者。2018年3月18日上午10時59分,在臺北市榮民總醫院因腦瘤病逝。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