飽受電話及簡訊騷擾長達2年 美女議員劉惠娟幾乎崩潰

飽受電話及簡訊騷擾長達2年 美女議員劉惠娟幾乎崩潰
▲因為愛慕彰化縣議員劉惠娟,油漆工人不斷的傳簡訊打電話示愛,警方傳喚騷擾者到案說明。(圖/記者陳雅芳翻攝)
幾乎崩潰!長達近2年,彰化縣美女縣議員劉惠娟幾乎每天飽受電話及簡訊騷擾,對方不但常傳示愛簡訊,還打電話來求愛,有時一天撥打30通,從早到晚轟炸,讓劉惠娟的身心不堪其擾;為此,劉惠娟向員林市東山派出所報案。

警方不到1小時便將這名愛慕人士請到警局說明,賴男到案後供稱,他不認識劉惠娟,去年中秋節在一場政見會場拿到劉惠娟的名片,被她的聲音吸引,開始暗戀她;有空就會打手機問候她,有時晚上喝了酒,特別想聽到她的聲音,就打手機給她,聽到她「喂」聲音就趕快掛斷,有時控制不住,就傳簡訊向她示愛。

警方調查,賴男是不斷打電話和傳送曖昧簡訊,造成他人困擾,沒有肢體接觸,所以不構成性騷擾防治罪責,傳喚賴男到案說明時,他主動交出手機;賴姓油漆工人對造成劉惠娟困擾也認錯並表明歉意,詢問製作筆錄後,依刑法強制罪嫌函送彰化地檢署偵辦。

飽受電話及簡訊騷擾長達2年 美女議員劉惠娟幾乎崩潰
▲因為愛慕彰化縣議員劉惠娟,油漆工人不斷的傳簡訊打電話示愛,警方傳喚騷擾者到案說明。(圖/記者陳雅芳翻攝)

劉惠娟是縣議會公認的美女議員,已當媽媽,在基層跑攤時常帶笑容,讓民眾感覺很親切;劉惠娟指出,身為民意代表,手機和住址都是公開透明,尤其手機不能關,也不能換號碼,即使是不明的來電也要接。

飽受電話及簡訊騷擾長達2年 美女議員劉惠娟幾乎崩潰
▲彰化縣議員劉惠娟是縣議會公認的美女議員。(圖/記者陳雅芳翻攝)

劉惠娟說,剛開始接到賴男不願透露身分的問候電話,她也只能很客氣的回應,後來在深夜不斷接到不講話的「未顯示來電號碼」的電話,接了就斷,掛了又來,有時一天超過30通,從深夜打到第二天凌晨2點多,讓她無法好好睡覺休息,非常困擾;最近更一再接到語意很曖昧,甚至直接騷擾的簡訊,她實在無法再忍受,只好報警處理。

飽受電話及簡訊騷擾長達2年 美女議員劉惠娟幾乎崩潰
▲彰化縣議員劉惠娟是縣議會公認的美女議員,讓民眾感覺很親切。(圖/記者陳雅芳翻攝)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