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從成醫喋血案 探職場霸凌的可怕


▲林光宇說,若非親身經歷過,否則很難想像職場霸凌的可怕。(圖/記者陳聖璋攝,2019.06.22)
職場霸凌有多可怕,沒親身經歷過的恐怕難以想像!成大醫院體循師林光宇在喋血案爆出前,忍受長達1年9個月的職場霸凌;今日新聞專訪林光宇,談職場霸凌的可怕。

林光宇娓娓道來,「隨著霸凌的日漸加劇,上班成為最痛苦的折磨,無法避開,想逃又逃不了!」林光宇說,個性使然,不想麻煩別人,也不會將負面情緒帶給家人,因此周遭所有人都不知道他遭受職場霸凌,而他一直忍著、壓抑著。


▲公懲會判決成醫喋血案被告林光宇休職半年,今(108)年底即可復職,回成醫上班。(圖/記者陳聖璋攝,2019.06.18)

林光宇身處的職場環境較為特殊,醫療院所是相當封閉的職場環境,案子發生後,成大醫院無所不用其極封鎖相關消息,更下達「封口令」,設法阻絕真相;林光宇指出,他遭到霸凌時,曾向陳彩鳳及時任心外科主任的羅傳堯反映,但這兩位主管都不處理,甚至羅傳堯還說,「你可以去找院長啊!」


▲持刀傷人案發生後,成大醫院下達封口令,阻絕任何相關資訊外洩出去(圖/陳聖璋攝,)

從上而下,主管帶頭集體霸凌,林光宇被排擠、孤立,發生同事呂宜蓁以三字經對他辱罵近20分鐘的事件後,林光宇的情緒與心理遭受嚴重衝擊,開始出現心理創傷症候群,導致心情低落、鬱悶,不想上班(不想待在那個環境)、不想看到這些人,開始失眠,因而向精神科求診,林光宇至今仍須依賴藥物才能入睡。

集體霸凌的情形更為嚴重,除平日工作多所為難外,主管開始指派難度極高或沒人願意做的工作給林光宇,再藉機指責他表現不好或無法完成任務,對林光宇而言,上班變成是無盡地極端痛苦地獄;林光宇認為,當羅傳堯對他說,要他去找院長,他就已絕望了,知道自己在成大醫院根本沒有任何申訴的機會。

林光宇回想案發當下,「我只記得刺出的第一刀,之後完全記不起來」,過程大約10幾秒,當林光宇回過神,只發現褲子被扯破,就走去換褲子,根本沒有繼續追殺陳彩鳳的事;至今,他還是想不起來過程中發生了什麼事。

父親是碼頭工人,母親是家庭主婦,林光宇與弟弟、妹妹生長於傳統保守的一般家庭,林光宇的老婆任職於衛生所,家庭生活美滿;認識林光宇的人都清楚,他個性內向、溫和、客氣,待人和善、不喜歡麻煩別人,當聽聞林光宇持刀傷人,皆十分震驚。

林光宇表示,他非常喜歡他的工作,對他的工作有熱誠。若非如此,他可能無法忍受那1年9個月的職場霸凌;不難想見,職場霸凌可以改變一個人的性格、扭轉一個人的自我意識,甚至摧毀一個人的心靈意志,這是多可怕的一種力量。


▲安南醫院精神科醫師唐心北表示,心理創傷若沒有妥善處理,可能會對腦部海馬迴或杏仁核造成傷害。(圖/記者陳聖璋攝,2019.06.24)

安南醫院精神科醫師唐心北指出,遭受霸凌者其創傷經驗持續時間夠長、壓抑時間夠久,可能會產生更嚴重的後果,有些會出現人格扭曲或偏差,傷害自己甚至結束自己的生命;研究顯示,心理創傷若沒有妥善處理,可能會對腦部海馬迴或杏仁核造成傷害。

唐心北強烈建議,遭受霸凌者,應先與親朋好友討論,並尋求精神與心理衛生專業人員之協助,向精神科求診或接受心理師的諮詢;林光宇坦承,暴力或傷人的行為不對,傷了陳彩鳳,他滿懷愧疚,如果有機會,想當面向陳彩鳳致歉。

林光宇的案子絕非個案,職場霸凌所帶來的衝擊、影響及傷害不容小覷,政府及相關單位、勞資雙方皆應積極重視職場霸凌問題。

職場霸凌有多可怕,沒親身經歷過的恐怕難以想像!成大醫院體循師林光宇在喋血案爆出前,忍受長達1年9個月的職場霸凌;今日新聞專訪林光宇,談職場霸凌的可怕。 林光宇娓娓道來,「隨著霸凌的日漸加劇,上…(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