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視網路時代挑戰 NCC需與時俱進才能讓台灣跟上國際

匯流新聞網記者胡照鑫/台北報導

今(26)日舉行的「NCC的組織與定位」研討會上,前NCC委員何吉森透徹解析了通傳會目前面臨的困境與問題。現場多位通訊傳播專家、學者及產業代表也都紛紛表達看法。前交通部長賀陳旦認為,網路時代對媒體的衝擊大於其他產業,NCC在管制跟市場機制之間要抓緊不容易,一定要相當程度地與時俱進。

賀陳旦表示,NCC要拿捏通訊跟傳播當中,何者在政策上需要更加重視?像是網路時代就要著重傳播相關政策。「匯流的定義已經不同,不再期待只靠一部法令做好規管。」台灣更大的處境是要不要藉著網路讓產業轉型升級。賀陳旦認為台灣是否比照韓國,再成立單獨的部會,端看未來要不要放大網路監管權力。

台灣數位匯流發展協會理事長吳世昌表示,台灣早年通傳產業其實領先亞洲各國,但是近年來實在落後太多,外界經常批評台灣數位匯流產業從領頭羊變落後群,十分令人感慨,尤其過去幾年來NCC要管得很多,但是資源、預算都太少,才會遭受各方責難。

台灣師範大學公民教育與活動領導學系教授曾冠球表示,獨立管制機關在各國有程度之分,NCC要配合行政一體的價值需求,以目前組織架構來看可能性很低,就算執行,外界會有很多非議。

獨立機關是否應該肩負政策規劃、統合協調等工作。曾冠球認為,NCC現在就是太多身份混淆在一起,應該要切割出來歸屬於其他部會;不妨設立第三級機關執行,由事務官處理,NCC不要又負責行政又負責管制,像是處理假新聞的工作就可以獨立出來。

文化大學新聞學系教授莊伯仲表示,其實NCC需要讓民眾更有感,現在民眾對NCC管轄範圍不熟悉,很多人不滿NCC無法管紙媒跟網路媒體,因為依據法令只能規管廣播及電視,建議NCC多做自我宣傳跟公共關係,否則做再多都是枉然。

卓越新聞獎基金會執行長邱家宜表示,不像公平會跟消保會是扮演白臉,直接保護公民跟消費者,維護市場秩序,NCC規範的都是特許行業,任務是扮演標準跟制度制定者,一但出現衝突還要扮演裁判,NCC本來就是黑臉角色,機構的公正性非常重要。

台灣通訊傳播學會理事長劉柏立認為,NCC應該在成立兩年之內完成修法,但是這部法到現在還躺在立法院,導致目前使用的電信法還是類比時代思維,就是因為修法延宕太久。

劉柏立指出,2005年中國想要修電信法,至今尚未完成,還是使用原有的電信條例,但是目前中國的電信服務、創新應用都比台灣更為進步,都是透過行政命令行使機關權力,他建議NCC要善用主管機關對於法定的認定解釋權,才能縮小各界對NCC期許的落差。

「NCC應該走向獨立但不孤立,這是非常核心的原則。」輔仁大學大眾傳播學研究所所長林維國表示,NCC做了很多可以讓人民有感的政策,包括數位產業匯流跟弱勢族群的保護,台灣多元價值在傳媒的呈現,其實都可以讓人民更有感覺,他呼籲NCC要加強溝通,才不會讓人民感到冷漠。

世新大學廣播電視電影學系教授林佳欣表示,NCC最近因為假新聞被罵得很慘,但從衛星廣播電視法的角度來看,其實是仰賴媒體的自律機制,現在卻因為網路時代的外國勢力介入,打破自律機制效用,不妨仿照法國視聽委員會,透過預算跟人員的增加來對應假新聞現象,否則依照現行組織,會跟不上國際趨勢發展。

台灣有線寬頻產業協會理事長彭淑芬表示,韓國十年來做了很多改革,成功創造影響全世界的韓流;從產業角度來看,台灣到了必須改革的地步。尤其NCC強調不介入商業機制,但是不讓頻道異動就是明顯干預商業機制,標準不一,缺乏量化的管制標準都讓產業無所適從。

彭淑芬建議NCC要思考組織改造的可能性,尤其要拆分權責,行政程序的業務性工作應該拆分出來,讓行政事務跟監理分開。另外,現在各國都看重的網際網路,只有台灣沒有主管機關可管,問題相當嚴重,若不及早因應,台灣媒體就是在數饅頭,面臨消失的危機。
NCC: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簡稱通傳會、NCC)是中華民國有關電信通訊、網際網路和廣播電視等訊息流通事業的最高主管機關,為受行政院監督的獨立機關,2006年成立。該機關的創設係仿效自美國聯邦通信委員會,目的是使通訊及傳播事業的管理能超然於政治力影響。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