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一隻鷹、一隻貓和一隻蝴蝶來說,《蒙娜麗莎》會是什麼樣子?

  • 分享
草根影響力新視野 劉超 編譯

如果一隻蝴蝶、一隻貓和一個人都盯著《蒙娜麗莎》看,他們會看到什麼?雖然我們可能永遠也不會知道答案,但一項關於動物視覺的新研究卻提供了一些線索。

即使是對一個人來說,“蒙娜麗莎”的神秘表情也會隨著你看這幅畫的地方而改變——如果你直視她,她似乎並沒有笑,但如果你看這幅畫的另一邊,她會笑。

事實證明,她不斷變化的外表可能是由於人類視覺敏銳性的怪癖。一些理論認為,達芬奇有意地在“蒙娜麗莎”的嘴巴上畫了一些筆觸,這些筆觸在你的周邊視覺中更加清晰可見,通過這些筆觸,你可以看到一個物體的細節,而不是盯著它看。

視覺敏銳度不僅在人的視野中有顯著的變化,而且在不同的動物和昆蟲之間也有差異。事實上,根據5月份發表在《生態與進化趨勢》雜誌上的一篇新的評論文章,擁有最壞和最好視野的動物看待世界的方式有一萬倍的不同。

大多數動物對世界的瞭解要比我們少得多。“除了敏銳度,我們基本上不是任何感官系統的巔峰,”杜克大學生物學博士後研究員埃莉諾說:“我們真的很接近頂端了。”她的同事收集了數百篇學術論文,以全面瞭解數百種動物、魚類和昆蟲對世界的看法。研究人員通常用所謂的“每度迴圈”來定義視覺敏銳度,也就是動物在1度視覺世界中可以看到多少黑白相間的平行條紋。

對於一隻鷹、一隻貓和一隻蝴蝶來說,《蒙娜麗莎》會是什麼樣子?

對於人類來說,我們的視覺世界有一度是我們伸出手臂豎起大拇指時拇指的大小。人類每度可以看到60個週期,這意味著我們可以在一個縮略圖中分辨出60條條紋。與此形成對比的是,貓每度只能看到10圈(低於這個標準,人類被認為是失明的),而可憐的蝦甚至不能在每度0.1圈的範圍內看到一條條紋。另一方面,根據一份新聞稿,楔尾鷹能以每度140圈的速度捕捉到遠處的獵物。

研究以兩種方式測量動物的每度週期。首先,他們解剖了動物的視網膜,實際上測量了被稱為光感受器的光敏細胞的密度,並將其轉化為每度的迴圈。他們還把動物放在一個有黑白條紋的圓形容器中進行行為研究。如果他們旋轉坦克,如果動物能感知到條紋,生物就會開始旋轉,因為它會感覺好像在移動。如果動物看不見條紋,它就會看到坦克的牆壁是純灰色的,並保持不變。通過改變條紋的頻率和大小,研究人員可以辨別出它們的視覺有多清晰。

埃莉諾和她的團隊將各種研究中的每一度資訊輸入到他們先前開發的軟體中,這些軟體可以根據動物的眼睛來創建圖像。雖然有些圖像,比如蝦的圖像,非常模糊,但埃莉諾警告說,這可能不是動物看待世界的方式,因為在視覺資訊到達大腦後,會有很多後處理。

如果一隻鷹用同樣的軟體觀察人類的視力,“它會認為我們的世界是模糊的——而它不是,”

該軟體“只是告訴你有什麼視覺資訊可用,”因此,一種目光短淺的動物盯著一堵磚牆,可能看不到單獨的磚塊,但它也不會看到牆是模糊的。大腦會對圖像進行足夠的處理,使牆壁變得清晰,但細節卻不存在。

因為在動物王國中,每個物種對世界的看法有如此多的差異,這些視覺上的差異可能在交流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視覺傳達主要是用色彩視覺來研究的。

她補充說,我們仍然有很多不瞭解動物是如何看待世界的。“事實上,我甚至不能告訴你你的感知世界是什麼樣子的,而你是我這個物種的一員,所以我們當然不能完全猜測一隻動物的感受。”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