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C應帶動傳播媒體生機的加速器

NCC應帶動傳播媒體生機的加速器

文/蘇元和

2020年台灣總統大選開票日,外界從傳播媒體的鏡頭前,看到這場連任之路獲得壓倒性的勝利,也感受到勝選陣營支持者的喜上眉梢與歡呼聲響,然而,接著將回歸到理性與務實政策上,本文要探討的是鏡頭背後的傳播媒體的未來。

蘇貞昌內閣依憲政慣例總辭後,因過去的表現獲得連任總統肯定,蘇內閣將繼續以「勝選內閣」之姿衝衝衝,但傳播媒體的主管機關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選後,其組織與定位也隨之有了檢討聲浪。

面對5G時代加速數位匯流發展,一向扮演棒子、監理角色的NCC,更必須重新審視管制傳播媒體的政策,尤其是隨著數位浪潮而崛起的境外OTT大軍來臨,及傳統電視媒體廣告量大幅下降,主管機關對傳統電視媒體的層層管制,恐怕只會加劇傳統廣播電視媒體生存壓力,也會使其逐漸失去國際競爭力。

因此,媒體需要的是主管機關能於惡劣大環境下施於肥水政策,能孕育有利於數位新時代的傳播媒體發展與生機的市場環境,且加速鬆綁不合時宜的法令與調和競爭平台之間的管制,這將是NCC未來必須持續正視的課題。

本文不探討「假新聞」與「反紅媒」的監理範疇,事實上,前者涉及屬於新聞媒體製作的規範與新聞倫理的最基本原則,而後者涉及屬於國家主權、安全的層級,非市場環境的問題。

不過,數位化時代,NCC對於頻道的監理,也應轉換符合時代潮流的思維力,尤其是有線電視全面數位化之後,頻位數已擴增,廣電事業執照申請換發、特許制度有其檢討的空間,因此,降低規管密度,如改採登記制,也是未來NCC應當重視的一環。

此外,雖然NCC為了使業者產製多元內容以及本國內容,創造就業機會與本地文化傳播權,而有了自製比率、新首播率等規範,然而,傳播媒體政策最忌思維僵化,與缺乏彈性與配套措施,以及忽略市場環境運作的實況與變化。尤其是,傳統媒體面臨收入遠小於高製作與採購成本之際,經營者獲利模式備受挑戰,而過多的棒子政策,只會讓大象更難轉身。

事實上,市場的機制本來就會導引業者及時地調整的經濟行為與市場策略。健全傳播媒體產業發展更需要棒子與胡蘿蔔並行的政策。此外,依據企業規模與體質,採分層監理,制度將更趨於靈活。

另一方面,有線電視基本頻位僵化已成為媒體發展的沉痾,卻不見主管機關有大刀闊斧的作為,反而凸顯墨守成規的NCC似乎成就與助長媒體壟斷頻位的共犯。而一個蘿蔔一個坑的頻位調整的規則,也是阻礙媒體活絡發展的絆腳石,尤其是NCC自詡為健全產業發展的分組付費,恐怕將因僵化的頻位異動規範,反而有損政策的美意。

媒體除了是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的一環,其在自由市場經濟運作下,排頻大權卻掌握在行政機關手上,主管機關反成了市場運作的主角,實則違背了市場經濟的基本法則,而消費者行為、選擇與偏好更不該是由行政機關拍板說了就算,那麼,在市場機制運作之下,市場參與者自然地會去提供消費者需要與想要的產品與服務。

最後,過去政府極力打造DIGI+的政策目標與推動數位經濟創新發展,但別忘了,數位匯流浪潮當頭之下,如何讓台灣傳播媒體走出寒冬,迎向回暖的大環境,也是政府當務之急。

圖片來源:TDC NEWS
CPR:心肺復甦術(Cardiopulmonary Resuscitation, CPR)是一種救助心跳停止病患的急救措施,通過人工保持腦功能直到自然呼吸和血液循環恢復。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