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利馬安親班不當體罰達20多年 學生指控如納粹罪犯集中營管理 另有學生遭禁閉黑暗地下室出現恐慌症 教育局裝瞎永遠看不到

【記者方笙楠臺北報導】臺北市議員李慶元11日在市政總質詢時指出,文山區一家「比利馬兒童課後照顧中心」,涉及不當體罰學生,時間竟然長達20多年。一位現已30多歲的A先生指控,當初在安親班時,被楊姓業者的太太用竹條打手心、屁股、腳背,他形容,該業者的管理宛如罪犯集中營,就像納粹一樣。另外,目前還在就讀永建國小的學童,也遭獨自禁閉於黑暗的地下室,而出現恐慌後遺症。李慶元議員說,有些當地居民都知道該安親班長期體罰學生,唯獨教育局始終查不到有不當體罰的案例,他痛批,教育局一直在裝瞎,永遠看不到,難怪安親班學童受害事件層出不窮!

李慶元議員表示,他在近日接獲民眾陳情,指出鄰居的小孩在比利馬安親班遭到處罰,人單獨被關在地下室,不開燈,結果造成學童心理極度恐慌,後來還產生後遺症。於是,家長趕緊把他帶離該安親班。目前這位小朋友就讀永建國小中年級。

更誇張的是,李慶元議員透露,連他弟弟的一雙兒女,當初在比利馬安親班,同樣也遭到不當體罰。「後遺症」就是,他們連經過比利馬的教室,都會露出害怕的神情!

他引用他弟弟的話語:「問過了,孩子姐弟都上過比利馬安親班,確實是會體罰,小時候他們經過比利馬會害怕。」而該安親班體罰的方式為:「夫婦兩人,女老闆用的是言語羞辱及木棍打手心,我字寫太醜時會罵我靠腰、什麼鬼東西,然後把我的寫字簿丟在地上,要我撿。」;「男老闆就比較暴力會賞耳光,直接往你頭上八下去,用恐嚇的語氣逼你寫作業。印象深刻的是有次他在對我發飆,突然有客人來,他馬上笑臉盈盈過去招呼,回來的時候說,不要以為他們能救你!」;「老實講對一個9歲小朋友來說真的是非常的恐怖!」

李慶元議員說,一位現在30多歲的A先生,小5的時候,在比利馬待了一年多。他說,楊姓業者的太太,經常拿竹條毆打他手心、屁股、腳背,他形容,這家安親班的管理,如同是罪犯集中營式的管理,就像是納粹一樣。

還有一位親眼目睹比利馬業者不當體罰學童的太太,她表示:「我的姪女大班時,我親眼看到她被打,我還對業者大吼;我朋友的女兒跟我大女兒一樣大,現在30歲了,我也看到楊翔雲老婆打她。當時煮飯阿姨也看到了,還跟楊翔雲老婆吵架;永建國小的倪雨平校長,曾因有學生向他投訴被打,還利用中午時間親自跑到安親班去了解狀況;還有一位陳OO,天天被打,他媽媽後來就把他轉去景美的安親班了‥‥‥。」

最可笑的是,李慶元議員最近才針對比利馬業者使用暴力、長期濫搞違建、不當體罰等召開記者會,孰料,沒隔幾天,楊姓業者竟然跑去問轄區試院里的里長廖欽銅,是不是他11歲的孫女跟李慶元爆料比利馬有體罰學生?簡直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李慶元議員說,當地的居民有人知道比利馬業者會不當體罰學童,但大多選擇隱忍不說,最大的關鍵就是,楊姓業者會用恐嚇言語及濫訟的手段,「逼迫」家長。家長怕麻煩,只好選擇沉默,把小孩轉到其他安親班了事。

李慶元議員說,當初比利馬業者樓上的陳姓夫婦,只因該業者大肆濫搞違建,住家樑柱發生大裂縫,深怕危及建築物,才向市府陳情。結果,在97年跟105年,陳姓夫婦竟然都遭到比利馬業者毆打成傷,訴訟官司迄今才大致落幕。有了陳姓夫婦這個「可怕經驗」,其他家長聽了都避之唯恐不及。

李慶元議員要求,教育局應徹底調查比利馬安親班不當體罰的狀況。包括20多年來曾經在該安親班待過的學生,以及目前仍在上安親班的學童。尤其,比利馬的學生,大多就讀永建國小,教育局有心,只要到校查訪,就能了解現況。李慶元議員痛批,教育局等單位迄今查不到體罰的個案,顯然是教育局有心包庇,在裝睡,或者是背後壓力太多,不敢查?

比利馬安親班不當體罰達20多年 學生指控如納粹罪犯集中營管理 另有學生遭禁閉黑暗地下室出現恐慌症 教育局裝瞎永遠看不到
李慶元:李慶元(1958年8月29日-),中華民國政治人物,為台北市議會第八至十二屆議員。曾任中華民國國民大會第三屆國大代表、世新大學兼任講師、記者、廣播、電視節目主持人。 ...更多

社群回應
PChome會員回應
人氣社會新聞